1. 爱下电子书
  2. 玄幻奇幻
  3. 斗罗马红俊的一枚魂环系统
  4. 第8章 邵鑫其人

第8章 邵鑫其人

作者:

第二天一早,只睡了半夜的弗兰德与赵无极脸上看不见一丝倦意,分别告知了马红俊与秦明他二人昨夜商定的史莱克学院老师一事。两个孩子倒是没什么意见,马红俊对弗兰德的信任感反而稍稍加深了一些。赵无极看在眼里,却是有些心虚,于是越发迫切地和弗兰德商量起学院的事来。

在赵无极的催促下,弗兰德稍微向邵鑫等人多透了点底,在二人带着马红俊、秦明抵达之前,将史莱克学院搭了个架子起来。

时隔三个多月,马红俊终于看见了弗兰德口中“史莱克学院”的正体,实在是有些难以言喻。虽然只是将马廉三人送到明山城初级魂师学院的门口,可是学院正门落入马红俊眼中,不说是气势非凡,好歹也是中规中矩、正宗之风。而眼前的史莱克,与其说是学院初创,不如说是一个翻版的草鸡村。

赵公明脸色也是黑得很,虽说他提了不少意见,可是与邵鑫三人的信件交流实际上还是弗兰德一力承担的。而邵鑫三人对弗兰德的抠门绝非一知半解,钱花得少了他不会报销,花得多了更不会报销。所以三人一合计,还是在这么个破旧的村子包了快半个村子的场地,将房屋修缮加固一番之后连带着整个村子围了起来,以村子正门做学院正门。

村里留守的妇女们自然没有意见,而弗兰德心里其实也很满意。当然弗兰德知道这事儿不看自己满意与否,而是看宝贝未来徒弟的心情,此时心中也是暗怪自己因为小气没舍得在信件上多加一句“不计钱财,全部补贴”。于是赶紧对马红俊说道:“红俊啊,我知道咱们史莱克学院现下是寒酸了些,但是你放心,不用太长时间,史莱克学院就能赶上甚至超过那些初级魂师学院。”

也许是弗兰德这段时日有意无意在马红俊这边提升的好感度起了作用,也许是乡村般的布局给了马红俊一种亲切感,马红俊并没有什么激动的反应:“也没啥,在村子里我还挺习惯的。”

另一边秦明也是经常跟着赵无极风餐露宿,再加上一路上赵无极明里暗里地灌输了一些“学院不重要,老师才重要”的观念,倒也没什么额外的想法和表现。赵无极暗中观察了一番之后,和弗兰德一样松了口气。

只是弗兰德还是兀自保证到:“咱们史莱克学院不会一直这个样子下去,不仅要翻新扩建,还要扬名四方。”

赵无极对扬名四方没什么怀疑,倒是对翻新扩建不抱希望。

而迎面赶来的卢奇斌和李郁松,对弗兰德这句话是一个字也不信。

打过招呼后弗兰德抢先问出了刚才见到两位魂帝第一眼就生出的疑问:“邵鑫呢?”

寄给大师的信在第一封信收到拒绝的回复之后就全部石沉大海,可是邵鑫确实答应要来的,而且后续信件交流中,明显也有几封是邵鑫的字迹。

李郁松嘴角一抽:“他在村子后门外的小河里钓鱼呢。”

弗兰德大为惊奇:“他晋升魂圣之后不准备修炼了?”

这回倒是卢奇斌叹了口气:“这些年李郁松一个人四处游荡,倒是我和邵鑫虽然各顾各的,却也没有分开太远。他不知道何时喜欢上了钓鱼烤鱼,结果就这么一路从魂帝钓到了魂圣。你传信给我们的时候,其实我帮他猎取第七魂环回来没多久。”

弗兰德两只眼睛瞪得老大,知道邵鑫是食物系魂师中的异类,但是以前这货也没这么离谱吧。来往信件中虽然知道邵鑫成了魂圣,

可弗兰德还以为是他整日苦修的结果。

赵无极也是一脸幻灭,自己带着秦明在各大魂兽森林里挑衅魂兽强者,数次险象环生才跻身七环魂圣,结果别人食物系魂师钓钓鱼就晋升了,赵无极感觉自己白活了。

“邵鑫说这也是一种拟态修炼。”卢奇斌摊开双手,这些年邵鑫的变化他算是第一知情人,早就已经麻木了。

弗兰德第一感觉就是不信,闹呢,糖豆武魂河边钓鱼,说这是拟态修炼?玉小刚来了说这话他都不信!

赵无极心中也是产生了无限好奇:“不如我们这就去见识一下?”

“走走走。”弗兰德拽着卢奇斌拔腿就走,要不是不认识路,他就直接飞过去了。李郁松、赵无极两人也不耽误,各自带着马红俊、秦明跟上。

出了村子后门,没走多远就到了一条小河近前。众人停下脚步,一眼看见了河边一个戴着草帽、披着蓑衣的身影。

走近一瞧,弗兰德还没开口说话,就被邵鑫的鱼竿震惊了。鱼竿主体是普通金属所制,但是其上星光点点,却是“鸡肋”的稀有材料星魂砂!

为什么说星魂砂鸡肋呢,这种材料并不像某些稀有材料一般蕴含自然魂力或者能够储存魂力,可以供给魂师吸收。星魂砂只能算是一种传输魂力的导体,虽说传导效率不错,可是星魂砂的矿产资源并不多。而另一种矿石——定魂金,不仅产量高,传导魂力的效率也丝毫不输星魂砂。所以星魂砂作为稀有材料,却是被普通材料定魂金完爆了。

最终星魂砂被用来掺进除铜板之外的三种货币中,作为金银铜三级魂币的鉴伪材料,才算是保住了稀有材料的声名。而邵鑫,在弗兰德眼中,正握着这么一根钱做的钓竿,魂力凝线攥着鱼钩,专心致志的钓着鱼,一旁还摆着尚未生火的烤架。

看到魂力凝成的那股鱼线,弗兰德和赵无极心中倒是略有明悟,常年长时间维持这般对魂力的精细控制,那么邵鑫的魂力等级提升倒显得不那么突兀了。

邵鑫虽然察觉到身后有人到来,但还是满腔心思扑在钓鱼上。正好一条草鱼咬钩,邵鑫熟稔地溜起鱼来。金属作竿、魂力作线,已经损失了甩竿的乐趣,可不能再放过溜鱼的快乐了。

众人就那么看着邵鑫由坐着到站着,两手握着鱼竿好似演练枪法一般,将一根笔直的鱼竿运转自如,忽刺忽收、左右摇摆。也算是看明白了,不仅金属制的鱼竿弯曲不得,魂力凝成的鱼线基本上也是笔直下垂,可以伸缩、却很少弯曲,所以邵鑫的溜鱼要比普通钓鱼人的溜鱼难度更大。

不过邵鑫经验丰富,溜得鱼儿竭力之后,魂力凝成的鱼线收缩、钓竿一扬,将一只二斤多的草鱼抓在手中,欣赏了一番之后放进了鱼桶,这才转过身来面对众人。

“咦?弗老大你到啦,正好,我今天钓到几条大货,不光有烤鱼,还可以煮上一锅鱼汤,来,坐坐坐,我来招待你们。”

赵无极、秦明和马红俊面面相觑,弗兰德、卢奇斌和李郁松也是面露尴尬。不过最后众人还是吃上了一顿丰盛的全鱼宴,卢奇斌拎了几条鱼去了村妇家,用一半的鱼换回了农家风味的红烧鱼,配合着邵鑫采集河边河底野菜现做的烤鱼和鱼汤,以及所剩不多的咸鱼条,一伙人吃得满口生津,心满意足。

卢奇斌口中的“接风宴”还真成了名副其实的接风宴,就连弗兰德也是难得大方地贡献出了私藏的陈酒,一顿饭下来,众人迅速熟络起来。

赵无极和李郁松勾肩搭背跑去林中打架,还硬拖着弗兰德做裁判。卢奇斌听说秦明自学过围棋心痒难耐,顾不得微醺,非要立刻对弈几局,秦明哭笑不得只好奉陪。邵鑫则是带着马红俊前往索托城加餐:“吃!食物系魂师就是要吃,不是食物系也要吃,吃!都可以吃!”

马红俊和秦明一样没喝酒,只闻酒味倒是不会醉人,不过既然邵鑫是带自己去吃好的,那也没什么好拒绝的。刚才被拖走的弗兰德听说邵鑫要带马红俊进城加餐,挣扎着扔了个干瘪的小钱袋过来,虽说钱不多,可是吃饭是足够了。不得不说,在马红俊这边,弗兰德实在是大方得不像自己了。

不说弗兰德的言行渐渐有了院长气度,邵鑫带着马红俊一边“风驰电掣”,一边问马红俊想吃什么。马红俊当然是毫不犹豫,“鸡大腿”三字脱口而出。结果邵鑫哼了一声,以一副过来人的口气对马红俊说:“小子欸,告诉你一句至理名言,不会吃吃鸡大腿、会吃吃猪下水,今天老师我就带你去涨涨见识。”

邵鑫先是带着马红俊去一家熟食店打包了一大批猪下水,然后有买了些酒带去了烧烤店,期间也没拦着马红俊买心爱的鸡大腿。

两人隔着小桌面对面坐下,邵鑫将度数较低的果酒递给马红俊后,将猪下水铺在桌上,而对面马红俊已经开始啃鸡大腿了。

马红俊这小子刚才吃得鱼最多,吃得最快最干净,这让邵鑫这钓鱼佬的满足感几乎翻倍,只不过这小子还不知道猪下水的好。也好,就让自己带他走进美食的殿堂。

对面马红俊对新买的鸡大腿有些不太满意,虽说一路以来吃到的鸡大腿都比不上草鸡村自养的草鸡做出的鸡大腿好吃,可是索托城的鸡大腿真的只能算是差强人意。所以在邵鑫的不断怂恿下,马红俊对猪下水下手了。

虽说带点腥味,可是搭配调料和酒精,却是完美地融汇成一股奇妙的香味。马红俊与邵鑫风卷残云一般将一桌子猪下水和烧烤一扫而空,二人抚着饱胀的小腹瘫在烧烤摊的小椅子上,肚中和心中都是一样的充实。

歇了好半天,二人才披星戴月赶回了史莱克。

大家还在看: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