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科幻灵异
  3. 雨中迷雾
  4. 第三章:美妙的1天(已修改)

第三章:美妙的1天(已修改)

作者:

路安从后边给他来了一巴掌,猝不及防的把江明洋吓了一大跳,“你没事吧。”

江明洋扯了扯嘴角,没说什么,只是摇了摇头。

只不过女生落地的那一幕在他脑海里一直重复着。

路安看他这个状态,眉头一皱。

这孩子,该不会吓傻了吧。

路安站起来,一把将坐着的江明洋带起,把他拖到事故发生地的最前方。

拖的过程中江明洋一个劲的在挣脱着,然而看着瘦瘦的路安力气大得离谱,硬是没挣脱,被带到了最前方。

江明洋:这人长着一张精明脸,怎么脑子有病啊!

在路安看来,还是这人胆子不够大,需要刺激刺激,练练胆。

被带到最前方的江明洋禁闭双眼,几次挣扎不成,他已经放弃对路安的挣扎了。

“你现在觉得怎么样。”路安关心地问。

江明洋:我MMP!

“我感觉非常好,赶紧走吧!”江明洋只想快点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路安两眼一弯,瞬间就高兴了。

“同学们,请远离这里!”几个老师和保安将一些看热闹不闲事大的无关人员人赶出事发地。

路安把江明洋带出人群,回到架空层,准备新一轮学习。

“我绝对不会像刚才那样,你信我!”路安信誓旦旦,让江明洋重新讲一遍第一题。

江明洋只觉得有这样的队友简直是倒了八辈子霉了,给路安翻了个白眼之后,他老老实实给路安再讲了一遍。

对于路安一言不合就把人往事故现场带的行为,他表示害怕了,生怕等会再来一次。

这回路安是真没犯困,全程听了下来,但是感觉还是有些云里雾里的。

在江明洋讲完最后一句后,路安有所察觉的扭头看一眼身后的情形。

此时现场已经被控制住,在跳楼女生的周围围起了一圈警戒线。

路安转头看的时候,恰好看见那个女生的灵魂正在脱离身体。

先是头部然后再到身体,刚脱离出来的时候是透明的,过了那么一会儿就有了颜色,是黑色与白色混合显出来的灰色。

最后,在灰色是身体上,出现了女生死去是所穿的衣服的颜色。

新魂飘了起来,低头就看见了已经死去的肉体,她一愣,随即发出一声只有路安听到的尖叫,一瞬间,身上衣服的颜色全部变成血红色。

这声尖叫极为刺耳,听得路安眉头一皱。

换了装的新魂浑身上下弥散着红雾,像是察觉到路安能看到她,她猛地朝路安冲了过来。

路安嘴角一抽。

眼看她就要冲到跟前,路安双眼微眯,新生的魂魄瞬间定住,不再往前冲,而是转身冲向两栋教学楼间的绿化带中。

路安转回头,冲江明洋礼貌一笑,“下一题。”

江明洋:……

大课间二十分钟,除了有人跳楼以外,没有再发生什么大事。

等路安和江明洋回到教室的时候,刚好上最后一节晚自习。

平常这个点大家都已经回到座位上准备上晚自习,但是发生这样一件事后,大部分人都没了学习的欲望,聚在一起讨论刚才发生的事。

“跳楼的女生是复读班的,叫王雨,听说她家里有四个孩子,她是家里最大那个,然后她家经济条件不好,是个贫困户。”

“现在流传的一个原因是学习压力大,受不了才跳的楼。”

“不不不,

我有一个跟她同班的同学说是因为她遭到了校园欺凌,受不了自杀的。”

“都不对,如果她家真是贫苦户,还顶着各种压力选择复读,不可能就这样轻易自杀。肯定有别的原因!”

“那你觉得是什么原因。”

“什么原因我说不准,在不知道推断条件是否属实全面之前,任何判断可能都是错的。”

“乒,乒,乒。”

身为学习委员的江明洋走上讲台,拿起书本对着讲桌就是猛拍三下。

发出的巨大声响打断了同学们的讨论。江明洋轻咳一声,提高音量:“都回去安静坐好,现在已经上课了,你们不学还是有人要学的!”

参与讨论的同学们相互间看了一眼,都乖乖的回到座位上坐好并保持安静。

众人回到座位上不到半分钟,班主任就负手顶着一张万年不变的严肃脸走进教室。

班主任对班上的学习氛围颇为满意,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从几个班路过,没有哪几个班能不扎堆讨论的。

班主任走进教室里巡视一圈,最后停在一个叫王芸的女生的位置旁,敲了敲那个女生的桌子,冲她招了招手。

随即两人先后离开教室。

两人离开教室不久,教室里就隐约有了躁动的苗条,江明洋用书一拍桌子,发出恰到好处的声响,把苗头掐灭。

众人只能按耐住好奇心,装模作样的看看书。

路安打了个哈欠,总感觉大课间二十分钟的学习耗光了他的所有精力,现在感觉十分的困。

然后他把台面整理一番,将校服外套折成枕头,趴着睡了过去。

睡梦中,路安走在一片灰雾笼罩的林子里,林子的树和草长相奇异。

脚踩的是一片漆黑的土壤,张牙舞爪的树干是鲜艳的红色,长出的叶子是圣洁的白色,树上结出的果子是深不可测的黑色。

每一棵奇怪树的周围,都有稀薄的灰雾环绕。

这里的一切都与现实世界截然不同,但对于路安来说是那么熟悉而陌生。

路安漫无目的的走在林中,不知道闲逛了多久,来到一片空旷的地方。

在那里,站着一个人形的影子,路安走近一看,发现是那个叫王雨的女孩。王雨面向路安而站,手里捧着着一束绽放的蓝色的花。

至于花的品种是什么,路安不知道。

路安在离王雨还有几步的时候停了下来,王雨看起来神志不清,在看见路安后,机械般把花递了过来。

随着王雨递花的动作,一声声清脆的声音在面前响起。

路安闻声望去,就看见那束花底下挂着一口迷你型青铜钟,青铜钟与铃铛挂在一起,那一声声清脆的声音就是铃铛发出的。

路安:你这是给我送钟?!

……

江明洋坐在路安的后面,看着他就这样睡着,嘴角狂抽。

内心感慨这人心大。

江明洋摇摇头,翻开一张空白的草稿纸,在纸上按时间顺序列出今天发生的所有事。

今天的生活过于刺激,就像坐过山车没系安全带一样,他需要理一理,冷静冷静。

他把今天发生的事一一列出,又把需要解决的问题和要注意点事项列出后,把草稿纸撕下,折成小方块塞进裤兜。

路安这一觉直接睡到放学之后,还是被江明洋一巴掌拍醒的,刚醒的路安有点懵,紧接着面色不善的看着把他叫醒的人。

上一秒他还在梦中还在收拾王雨,下一秒就被这么拍醒了,他还没打爽。

“我不是故意叫你的,是我摇了半天你都没醒。”江明洋眨巴大眼睛,双手一摊,“都放学十分钟了。”

路安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脸色缓和,不耐烦的摆摆手,“走吧走吧。”

两人并排走下教学楼,刚到楼底下,一道人影从天而降,又是一声熟悉的沉闷声。

好死不巧,这人就砸在他们面前。

路安无语:真美妙啊。

江明洋瞪大眼睛:我擦嘞!

尽管现在已经放学十分钟,但教学区里的学生还是很多。

大家迅速围在一起,不由自主联想起大课间的事,顿时感觉周围阴风阵阵,浑身起鸡皮疙瘩。

众人打了一个寒颤,这次不用有人来疏通秩序,都自觉远离了事发地。

路安看了一眼面前这个长气短出的男人,估摸着应该是个老师。

然后路安和江明洋作为事发见证人,被带到了办公室。

前后折腾半个小时,最后两人被放了回去。

走在回宿舍路上,一阵阵阴冷刺骨的风刮过,两旁的树发出沙沙的声响,隐约之间还能听到铃铛清脆的声音。

一听到这细微的铃铛声,路安就想起王雨的那口钟。

顿时心情不好了。

旁边的江明洋脸色一白,一把抓住路安,手指前方,“看那!”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