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科幻灵异
  3. 神秘复苏之遗忘此世
  4. 第2章 恐怖来临

第2章 恐怖来临

作者:

大晚上不睡觉,把所有人聚集起来,就是为了科普“鬼”?

中年人的发言无疑是引起了礼堂内所有人的愤怒。

“砰!”

群情激愤之时,一声突兀的撞击声让礼堂内出现了一瞬间的宁静。

所有人将目光投向了声源处。

那是礼堂的门口。

不知在什么时候,礼堂的大门就已经被台上的中年人眼神示意助手关上了。

这时,紧闭的礼堂大门外,几扇窗口外突然出现许多道奇怪的人影。

礼堂天花板上原本耀眼的灯光不知为何,开始变得忽明忽暗,一闪一闪的样子,犹如风中残烛般,下一刻就会熄灭。

昏暗的灯光映射出窗外一张接一张毫无神采的脸。

窗外的每一个人都像是中了邪般,灰暗的眸子注视着窗内的众人。

“哟?老吴。”礼堂内,一名上了年纪的男人似乎在窗外的人影中寻觅到了熟人。

他快步走了过去,想要打开窗户,询问老吴为什么在窗外朝着室内看?

“别过去!”

舞台上的中年人看见此举,立即喊道。

旁边,中年人的助手也冲下了舞台,想要拦住那名男人的作死行为。

“神经病。”男人对中年人的阻拦置若罔闻。

他走到窗前,打开了窗户。

可就在这时。

一只惨白的手掌突然从黑暗之中伸了出来,抓住了那名打开窗户的男人。

冰冷的手掌拥有着不可思议的力量,竟然强行拉着这个体重一百多斤的男子遁入到黑暗中。

“不!不要!救命,救……”

那个男人发疯似的吼叫,手臂疯狂地向着人群挥舞,却根本无济于事。

没有人敢去拉他,没有人敢去从鬼的手中抢人。

男人的话还没说完,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在黑暗中,甚至连叫喊声都没有再传出来。

与此同时,一股尸体的腐臭味传入大堂内,像是外面的人已经死去好几天了一样。

窗边的墙壁开始变得斑驳发霉,墙皮开始脱落,随后长出黑绿色的霉菌,散发出一股湿晦的霉味。

“这……”

“啊!”

礼堂内,哪怕再神经大条的人,这种时候也察觉到不对劲了。

“啊——!”

“死人啦——!”

嘶喊般的求救声让礼堂的秩序彻底崩坏。

所有人见此被吓得脸色发白,喊着刺耳的叫声之时,身体也在不断地向后拱。

谁也不希望自己成为下一个被鬼奴抓进去的人。

人群的骚乱瞬间引发了各种不受控制的相互挤压。

人们在相互撞击着彼此,甚至有了将对方挤出去送死,以此保护住自己的想法。

慌乱之中,竟然还有人想要从大门处逃出去。

“别开门!”

中年人急忙吼叫,但声音立刻被礼堂内数十道尖叫声淹没,混乱中已经失了神志的人根本不会听从他的命令,也不会想起他先前所说的那些话。

诡异的是,那几个开门逃跑的人出去后就没了动静,连一点声音都没有传出,仿佛眨眼间就失去了踪迹。

礼堂外漆黑一片,浓浓的黑暗使得礼堂内微弱的灯光根本无法看清里面的模样。

由于礼堂大门的开启,外面的黑暗犹如黑雾般瞬间涌了进来,不断压缩着室内的空间。

看着眼前逼近的黑雾,以及黑雾中茫茫多诡异的人影,

所有人的眼中都流露出惊恐之色,不断往舞台方向退去。

先前被他们嘲讽的中年人,此时却成了他们唯一的希望稻草。

李乐平很果断,他在意识到情况不对的时候就带着王妈跑到了舞台附近。

他很清楚,这种时候,在厉鬼面前,唯一能依靠的就只有舞台上的这位驭鬼者了。

靠近之时,李乐平也看清了中年人衣服上用黄金制成的身份牌上写着的名字。

方珺。

“你们看……看那边……”这时,有人手指颤抖着指向大门。

李乐平顺势看了一眼,只觉得全身一凉。

大门处,浓郁如墨一般的黑暗渐渐地侵蚀过来,周围的地面和墙壁开始发霉朽败,铁门长出了铁锈,发出“嘎吱嘎吱”的破烂声。

天花板上电灯发出的光芒越来越弱小,几乎快熄灭了。

昏暗的光线下,一名身穿老旧灰色长衫的人正在缓缓走来。

尽管他的身边跟随着许多满脸死灰,目光无神的人。

但李乐平的目光还是一眼就锁定了它。

这个“人”露出的枯瘦手臂和脖子上布满了尸斑,它迈出的每一步的间隔都是相同的,简直就像是机械般僵硬地移动着,缓缓走向舞台这边。

最瘆人的是,这个人的脸上贴有一张红纸。

纸上什么都没有写,只是颜色似乎褪去了不少,就像是原本鲜红的纸张被漂成了白色,颜色变得黯淡。

随着这个脸上贴着红纸的鬼越发靠近,李乐平只感觉到一股阴冷的气息笼罩在他的周围。

“这一定就是这些鬼奴的源头鬼!”

李乐平瞪大了双目,看着逐步逼近的红纸鬼,心中的恐惧几乎将他吞噬,即使设想了无数次直面鬼的场景,但这恐怖的画面还是大大超出他的预估,险些令他的精神崩溃。

舞台上,方珺目光凝重,从他的外貌就能看出他的身体已经被厉鬼侵蚀到极限了。

继续动用厉鬼的能力,恐怕他还没限制住眼前这只拥有必死诅咒的鬼,自己就先凉了。

但是,他没有选择的余地。

再不行动,礼堂内所有人都会当场暴毙。

立刻,方珺动了。

本就站在舞台最前方的他此刻跳下了舞台,挡在了众人面前。

“唉……”

下一刻,他宛如一个即将死去的人一样,发出了宛若生命中最后的叹息。

令人惊悚的是,他的叹息声是有重音的。

明明只有他一个人在叹息,但是周围却始终回荡着另一道叹息的声音。

那道声音和方珺的叹息声重叠程度很高,几乎就像是两个人在同一时间发出了一道叹息声。

相同时间发出的叹息声,无疑是在说明方珺体内的这只鬼的复苏程度已经很高了。

但这也是方珺能发挥出灵异力量的最强时期,尽管这是以生命作为代价换取的力量。

而就在叹息声响起的瞬间。

对面,脸上贴着红纸的鬼的动作出现了停滞。

仿佛有某种力量正在阻止它继续活动。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