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科幻灵异
  3. 星海坠人间
  4. 第13章 梦的延续

第13章 梦的延续

作者:

明月高挂,晚风冷清。

白风感觉今天比上班还要累上许多,回到家洗完澡就睡觉了。

不只是肉体上的疲惫,精神上的消耗更是厉害,几乎一整天都处于一种不安的状态,使他筋疲力尽,没有想到更好的方法之前,现在他只想大睡一觉。

经过再三思量,身上的黑色臭块他决定不拿去化验,心底难于放心,一不小心透露消息,很可能就完蛋了。

人们都经常说自己失眠和胃口不好,白枫不认同,大多数人所谓失眠和胃口不好都是不够累。

例如他今天一躺下立马就睡着了,隐约中他做一个梦,脑袋的吵杂声源源不断。

“启禀将军,怪物已全部集中,大阵也准备好了。”一个看不清面目的小兵在他面前说道。

‘他是跟我说话吗?怪物?什么怪物,你的衣服好奇怪啊!’专家指出人在刚开始做梦时,很分清现实与梦境。

正如盗梦空间所说一样,在自我意识没有发现合理之前,做梦就等于现实,白风处于这种状态,现在他认为就在现实中。

之前所有的认知和记忆全部被压下。

而慢慢地人的潜在意识非常尖锐,很轻易就能感觉不对劲,然而有一点很有趣,那怕你知道自己在做梦,你也不会马上就醒,苏醒需要某种条件或是某种刺激。

那时,记忆会慢慢苏醒。

如今,白风已经察觉到不对劲了,因为他想说的话一句也没有说出出来,敏锐的察觉他现在在共享别人视角。

‘是那个梦的延续吗?’

“嗯。”是那个男人,之前那个目睹宛如地狱的战场的男人。

他的声音还那么沉稳,冷漠不带一丝感情。

说罢,他站起身来,白风感觉视角一下升高,原来他刚才是坐着的,那这个人也太高了,坐着的时候已经和对面小兵一样高了,站起来恐怕有两米高。

拿起旁边的武器,这件武器的长度跟他身高一样,前部有矛头,矛头下方带有半圈圆刃,那是一把戟,上面刻着破天二字,破天戟。

跟随男人的视线,他走出帐篷,步步靠近终于看到所谓的怪物。

所见其处,天空与陆地无一例外皆密密麻麻的黑点。

如此恐怖的战场,白风单从这个人视角而看就惊恐不已,怪物实在太多了。

如果有患有密集的人看到这一幕,估计会当场晕倒,映入眼帘已不止千万只,更不用后面的数量。

有的外形跟犬科动物一样,它没有眼睛却能清楚感觉感受到人在哪里,锋利獠牙轻易刺穿人的皮肤,虽然没有眼睛,但能感觉到它们无比嗜血。

有的像蝙蝠,只是长着和老鹰一样的利爪,身上覆盖着黑色的鱼鳞一般的细小的鳞片,它们在天空中盘旋,虎视眈眈盯着下面的人类,一但看准时机就会像海上鲣鸟以极快的速度府冲而下,许多人防备不及因此饮恨。

还有像成年象巨大的怪物,它们头长巨角,粗壮的四肢带着数不清的骨刺,每一根长达二十厘米,它们仿佛是古代版的坦克,在战场上横冲直撞,不费吹灰之力收割着生命。

战场的怪物远不止这几种,每个都奇形怪异,但却能人类制成极大的伤害。

.......

士兵奋力抵抗,可作用微乎其微,他们刀刃难以刺穿怪物的皮肤。

鲜血残肢到处横飞,一条条生命轻易的逝去,绝望在渐渐蔓延,普通人类似乎完全不是怪物对手,

但他们却没有退后一步。

每一次冲锋都像鸡蛋撞石头,几条或者好几条才换取一只怪物的生命。

好不容易击杀一只像狗一样的怪物,却被天上的怪物偷袭而亡。

恐惧、绝望、痛苦、无力的气氛越来越重。

这样的战斗根本看不到任何一点的希望。

这具身体的主人见证了这一幕没有害怕,依旧拿着兵器向前走去,一步、两步非常沉稳仿佛不被眼前的景象所震动。

突然一只怪物从左边偷袭,他好像完全没察觉继续的往前走。

‘小心。’白枫无声地喊道,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男人根本听不到。

就在那怪物的利爪伸向他时,霎那间一只强有力的左手直接抓住怪物的头,任凭怪物如何挣扎都无法逃脱这左手。

左手猛然发力一捏红白之物飞溅,怪物的头颅竟如同豆腐般碎裂,飞溅的血液洒落在他的手臂上。

白风清楚的感受到一切,除了惊讶,还是惊讶,刀剑不能伤的怪物,竟被这个人轻易用手捏碎头颅,这个人到底是谁?

他的手难道比刀剑更加厉害。

为何那么强大?

前面的怪物似乎感觉到男人的恐怖,前顾后继纷纷向前冲来。

动物便是如此,察觉到危险只有两种选择,一是逃避,二是进攻打死对方消除威胁。

显然,怪物选择了后者。

男人见状,抓住戟末端往后一甩,然后缓缓闭上双目,一动不动像在等死一般。

但白枫在男人体内分明感受他的愤怒,之前的一切他从未忘记,战友在眼前一个又一个死亡的场景在眼眼睑下逐个浮现。

所有愤怒都将在这一刻释放。

白枫看不到男人身上此时漂浮着大量红色雾汽,它们像有生命一样游离在男人身体表面。

他能感受的是男人体内的血液如同岩浆般滚烫,浑身肌肉膨胀血管浮现,握戟的右手指尖因用力过度而隐隐发白。

近了,越来越近了,白枫听到杂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他现在的状态跟灵魂差不多,虽然感受不到肉体的变化,但灵魂察觉危险已然不安定。

吼~

来了,它们来了。

就在此刻,男人忽然猛地睁开,顷刻间万物好像被夺走了色彩,只剩一片血色。

白枫也看到面前的‘景色’,灵魂顿时被砸了一记重锤陷入僵直。

不足两米,目光所见之处已经全是怪物,男人的前方整个半圆只有怪物,它们双眼泛着猩红扑来,掌中利爪口中尖牙齿带着血液,狰狞的模样宛如地狱的恶鬼,一副要把你吞噬殆尽的模样。

这是一副必死的局面。

任何人睁开眼看到这副场景,一定会吓到灵魂出窍。

男人左脚向前用力一踏,脚下顿时飞沙走石,出现一个凹洞。

全身重心由后往前,以左脚为轴猛地转动身体,右手破天戟跟着旋转画出一个完美的半圆。

一声怒吼响彻天地,振动战场所有的生灵,愤怒如同火山般爆发。

“杂碎安敢在我面前猖狂。”

破天戟所过之处,空中乍然出现一条黑色裂缝,周围一切顿时化为粉末,刚杀到脸上的怪物,在瞬间化为血雾,无一幸免。

这一击居然击破虚空。

然而还没有结束,黑色裂缝出的瞬间,一道的血色冲击波一同而出,冲击波化为血刃向前飞去,如砍瓜切菜一路收割前方怪物的生命,留下一条血四路。

而且血刃杀的越多变得越大,最后竟变成一道长数百米的巨大血刃冲上天幕,本来的被怪物遮掩的天空被击穿一条巨大的伤口。

说那时慢,然而这一切发生的过程仅仅只有五秒钟。

残破的战场上,太阳终于透过天空的裂缝洒下温暖又充满希望的金色的荧光,那微弱的光芒是多么美丽,让人不禁侧目。

男人屹立于战场之上,右手持戟,缓缓抬起左手指向前方。

一个大腿被整齐切断的士兵见状,奋力爬向旁边的战鼓,推开阵亡的鼓手拿起被血液浸透的鼓槌。

然后站起来,是啊!他站起来了,用他仅存的大脚插进大地,用尽全力击打着鼓面。

彭彭~

鼓声再次在战场响起,在他的引导,周围鼓噪四起。

除了鼓声还有战旗,一张张残破的战旗被重新树立在战场之上,阳光照耀在上面仿佛弥补了战旗的残破。

男人的手不曾放下,凝视成堆的怪物,怒吼:“杀~”

所有人都听到了,每个人都听到了。

士兵原本麻木不仁的身体,失去光芒的双眼焕发新的生机,他们纷纷把手中的武器举过头顶。

充满血丝的双眼瞪的老大,紧咬的牙齿露了出来,意志透过身体直达灵魂,唾沫夹带血丝喊到:“杀~”

就连只有半边身子的士兵也在举起他手中的武器,用尽全身力量在纳喊。

人类强烈的意志如涛涛巨浪席卷整个战场,大地仿佛在震动,天地为之共鸣。

天空为之变色,传来阵阵雷声,杀意直冲云霄。

“杀~”最先击鼓的士兵跟着喊道,没有包扎的双腿在他每一次用力时,鲜血都会加速流到大地。

那又如何,口中不停喷出夹带内脏的血液,洒落在本就樱红的大鼓上,他不在乎,肉体消耗殆尽那便开始燃烧灵魂。

白风震撼,全身血液在沸腾。

不仅仅是男人强大的力量,还有战场每一位士兵。

这时,战场所有人的意志拧成一团,难道这就所谓的战魂的吗?

忽然,战场周围无数光柱拔地而起,将里面的所有生灵重重包围。

“一个都别想跑。”男人握紧手中的兵器,仿佛在每一只怪物说道。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