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科幻灵异
  3. 星海坠人间
  4. 第16章 徐莺莺的父母

第16章 徐莺莺的父母

作者:

别样的氛围中,两人埋头干工作。

偶尔一问一答,不知情的人见了,还以为两个人的关系不好。

转眼间,下班时间到了。

“我先走了。”白枫已经收拾东西准备走了。

“你先回去吧,我再多待一会。”

“好,那我先走了,拜拜。”

“拜拜。”

白枫走出实验室后,徐莺莺马上跑到门边,贴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声响。

听到脚步声走远了,悄悄打开门,露出一只眼睛盯着他的背影,直到他完全消失。

然后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喂,他走出公司了吗?”

“他已经上车走人,用得着那么小心吗?又不见不得人。”电话的另一头的声音很有磁性,是个看累年轻男人。

“要你管,我现在就出来,你等下我。”挂掉电话徐莺莺快速拿好东西走出公司,在门口还不忘伸头出去看看了。

路边突然传来一阵喇叭声,是一辆停在路边纯黑的车子,车标是一条龙。

车标雕刻得栩栩如生,好像随时要活过来一般。

龙牌是新崛起的汽车牌子,在国内享有额高的知名度。

他们只生产高端汽车,每辆最低价都在五千万以上。

而眼前这一辆更是限量版,龙牌中的黑龙系列,全球只发行五辆,能买到其中一辆无一不是家境极其丰厚或有权有势。

车窗缓缓降下,坐在驾驶位的是一位年轻男子,高挺的鼻子,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无疑是能当上帅哥称号。

“这里。”男子招了招手,显然他就是刚才接电话的人。

徐莺莺快步打开车门钻了进去,立马抱怨道:“你怎么开这辆车来啊!那么显眼。”

“我随便开的啊!你又不跟我说要开那辆。”

“你太蠢了,一点都不像周叔叔。”

“行行,我蠢我蠢,矣,接个人好像偷鸡摸狗一样,你不累吗?”男子道。

“哼,要你管,我就不想让他知道。”徐莺莺大声道。

“我不是聋子,请小声一点,况且又不是我惹的你。”

“要是那小子惹你不高兴了,我找人把他砍成六七段,给你出出气。”男子淡淡说道,仿佛把人砍成几段很常见的事。

徐莺莺一下就慌了:“你不是乱来,不然我,我不理你了。”

听着荒唐又搞笑的威胁,男子笑了,不再调戏她:“礼盒也是他送的?”

“你怎么知道!”

男子呵呵一笑:“看你像个宝贝一样抱着,我能猜不到?”

“那白枫真有那么好,送个礼盒而已你就这样珍贵,一个WEIFI礼盒而已,上次我送礼物也不见你那么稀罕。”男子说着捂住胸口,故作心痛。

他早就注意到徐莺莺怀中的礼盒,样式虽然不错,但相比他之前送的礼物,只能算是平凡。

“反正比你周豪送要好。”

听到这话,名叫周豪的男子不乐意了:“不会吧,我怎么也是大科学家周天的独生子,芯海集团的太子爷,无数人羡慕嫉妒恨的存在,美女排队我还要挑一下,如今在你眼里竟比不上一个咸鱼脸的人。”

“论背景他比不上我,论样貌我自认比他帅那么一丢丢,他不就是比我高那么一点点吗?”周豪伸出肉眼看不小指盖,示意对方只比他高出那么一点。

“这点身高能加分那么多吗?”

“你比他帅?自恋的家伙。

”徐莺莺一脸不屑:“快点开车吧不要让我爸妈等急了。”

“矣,可怜我堂堂一个太子爷,如今竟沦为司机,还要被吆三喝四,可悲可叹。”周豪说完便发动车子。

周豪的可怜的样子,徐莺莺不为所动,两人从小玩大,十分了解彼此的性格,他就是喜欢的搞怪。

白枫坐上磁铁列车,去往A市最繁华的地区之一-天平街。

这里不仅仅有各式各类的高档店,还有A市最大的图书馆,网上没有查到有用的信息,他想到书馆看看有没有线索。

毕竟网上的信息是通过人上传,人的知识源自传承,传承太多来自书本,所以书上有信息网络未必有。

而且任何相信经过多次传递翻译,和原本或多或少存在差异。

一般这种问题都是难以避免的,毕竟人拥有丰富的想象力。

一句平平淡淡的话,经过大脑的幻想和推测,就会衍生出诸多不一样的版本。

他以前就在网上看到一个新闻,一条你家老公在挑粪的信息,经过多人传达后,变成你家老公在吃粪。

袁尚餐厅,天平街有名的高档餐厅之一。

一辆龙牌汽车在餐厅停车场缓缓停下,车上下来一男一女。

刚进门口就有服务员上来鞠着腰热情问道:“两位有预约吗?”

一家高档餐厅注重的不仅是食物的品质,还有服务。

“有,七号桌。”周豪回道。

“好的,请跟我来。”服务员马上前头带路,两人跟在其后。

七号桌临近窗边,已有两个人坐在那里。

一个中年男人双鬓微白,面露严肃,给人一种老学究的感觉,还有一个中年女人盘起头发仪态端正,两人时不时交流,不出意外两人是夫妻。

“莺莺,小豪这边。”两人尚未走近,在坐位上的便妇女看到他两。

“伯父伯母你们好。“周豪稍稍弯腰,对两位老人问好。

“爸,妈。”徐莺莺道。

原来两人就是徐莺莺的父母-徐佑明与应晓瑛。

“哎~快坐吧。”应晓瑛很热情道。

相比应晓瑛的热情,徐佑明回应简单无比:“嗯。”

简单一字,老学究的味道更浓了。

“我已经点菜了,你们坐下先喝杯茶歇一会儿,等一等就好。”应晓瑛道。

“好的,叔叔您打算呆多少天?”周豪喝着茶问道。

“不清楚,应该就几天吧,你爸没跟你讲吗?”徐佑明道。

“我没问他,您也知道,他开口除了骂我,还是骂我,我和他啊!有代沟聊不到一块。”周豪有些嫌弃地摇摇头。

家庭中,父子关系是一种很奇妙的关系,有的势如水火,有的打打闹闹,似朋友,似兄弟。

外人很难评判。

“周天也是为你好,你要多听听,要是别人,他还是懒得骂呢。”应晓瑛劝道。

周豪明白这个道理,可明白归明白,被骂多了,还是会不爽:“明白明白,您放心,我们不会有问题的。今天主角不是我,是叔叔,我们还是聊聊其他。”

徐佑明因为工作原因极少能回来,不是因为需要外出远行,而是因为他的工作有极高的保密性,目前他妻子和女儿并不清楚他具体是做什么的,只知道他很忙。

这次在袁尚餐厅吃饭也为了庆祝一家团聚。

至于周豪如他自嘲一样,只是充当司机。

但他能来参加徐徐佑明的家宴,足以说明两家的关系有多么亲切。

“不用管老头子。”熟人的面前,应晓瑛完全不给徐佑明面子,对徐莺莺道:“莺莺,我给你点一个你最喜欢的甜点风暴巧克力,你还要其他的蛋糕吗?”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