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科幻灵异
  3. 星海坠人间
  4. 第17章 单相思

第17章 单相思

作者:

对于应晓瑛的‘自作主张。’

徐佑明倒一脸平静,可以说是毫不在乎,出于工作原因他很少在家,家中一直是两母女生活,一切事务自然都由应晓瑛作主。

虽说不用妻子挣钱养家,但一个人照顾家庭也是很辛苦的,因此他多少有点愧疚。

所谓一家之主的名头他并不在意,相反能有一个贤内助看好家庭,他倍感欣慰。

当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徐佑明认为自己亏欠她们母女,所以他们就能开心就可以了。

“不用,今天我已经吃好多蛋糕了,还有剩下的。”今天白枫送的礼盒,她吃剩两个,换而言之,上班的时候她吃三块了。

女人在外光鲜的模样,在背后你无法想她们为了一丝美丽有多疯狂。

甜食是发胖的重要原因之一,女人除了脸蛋,最重视的就是身材。

徐莺莺自认不是那种令众女人嫉妒的任吃不胖体质,所以无论多喜欢蛋糕甜点,一天之内还是要控制饮食。

“吃过了?”应晓瑛没有多想,以为她今天在某个地方自己买来吃了。

知女莫若母,她很清楚女儿点喜好。

以前经常劝她不要多吃,她还是会偷偷买来吃,日子长了,也不再多劝,偶尔叮嘱她要少吃而已。

应晓瑛向周豪:“那小豪你是要吃吗?”

“谢谢伯母,不用了,我不喜欢吃蛋糕。”周豪连连摆摆手。

“那我退了吧。”徐佑明家不缺钱,只是应晓瑛不喜欢浪费,这是多年的生活习惯。

他两个老家伙都不喜欢吃蛋糕,周豪也不喜欢吃,既然没人吃自然选择就退了,何必浪费粮食。

对应晓瑛的作法,周豪认为很对,若是再早些年,他可能会说,一块蛋糕而已用不着多少钱,不用退了。

人都来到高端的餐厅,一块小小的蛋糕还退来退去,年轻人会感觉掉面子,尤其在面对服务员时,有些人的眼神确实令人恼火。

但现在周豪已经没有这种感觉了,没必要,面子?有那里可丢面子的,为什么要浪费,浪费本身就是一种令人不耻行为。

世界的资源真是无限的吗?谁都没有本事证明资源是无限,出身科学世家的他,很清楚这是不可能的。

好比我们每天都有鱼有肉有菜,人们似乎觉得它们用之不绝,周豪不敢苟同,能量是可以循环

但世上还没有人制出永动机,仿佛就是一种提示。

“我们家嘴叨的小妮子又看中那家蛋糕了,讲妈听,妈路过可以帮你带。”应晓瑛非常清楚徐莺莺对糕点有极其苛刻的要求,一般货色她看都不会看。

“呵呵,伯母您以后不用担心她会没蛋糕吃了。”周豪低头看着手机,随口说道。

“哦?怎么说?”应晓瑛朝周豪问道。

“当然是有人投喂...”周豪还没说完突然感觉脖子发凉,仿佛被穷凶还恶兽盯上了。

他缓缓偏过头,发现徐莺莺光正用杀人般的目光正死死盯着他。

周豪瞬间明白自己闯祸了。

‘完了完了,她居然没有把白枫的事告诉两老?藏着干嘛啊!这下完了,打乱她的计划估计又得受苦受难了。’

看徐莺莺的样子,根本没有把白枫的存在告诉两老。

尽管他想不通,但徐莺莺肯定的自己的规划,现在打乱她的计划,以后肯定埋怨自己的。

两人关系从小就好,他像一个在哥哥一样照顾着徐莺莺,

自然看不得她伤心。

绝对不是因为她在两个家庭相当受宠,怕自己父母知道之后会迎来一顿臭骂。

“小豪,话说一半可不礼貌哦,是谁投喂我家莺莺啊!”应晓瑛淡淡问道。

周豪看看应晓瑛,对方稳如泰山,悠哉悠哉喝着咖啡,看似漠不关心的样子,但他知道,不说清楚是跑不掉了。

转头又看看徐莺莺,发现她也在悠哉悠哉喝着咖啡,不停斜视着他。

顿时脸上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心里暗道不妙,不妙啊,这下该怎么圆过去?

无了啊,无了啊。

“小豪你看她干嘛!是我在问你。”

两人表情被两位长辈尽收眼底,两老阅历丰富,已经察觉事情不一般。

“呃,这个,这个这个...”周豪支支吾吾说不出一个所以,应晓瑛也不催促,只是慢条斯理在喝着咖啡。

徐佑明同样没有说话,静静看着周豪。

被两老盯着,周豪如芒刺在背。

世上有很多种施加压力的方法,但总结就是两个词-气势和底气。

一个简单例子:一个长年被哥哥指导和资助的弟弟,在哥哥面前几乎不敢大声说话,原因是弟弟在哥哥长期教育下,潜意识慢慢地认识自己低哥哥一等,加上一起被哥哥资助内心产生的愧疚感,自然气势不足,底气也不足。

这个时候弟弟犯错,哥哥只需一个眼神,弟弟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这种情况要弟弟增加底气才会有变化,最简单就是弟弟有能力养哥哥的时候。

现在周豪的情况也差不多,气势完全被压制住了,头上都冒出冷汗。

徐莺莺见此情形,叹一气,明白是隐藏不住了,便主动说道:“是我同事。”

她确实有自己打算,现在她白枫只是简单的同事,以后有没有发展还不清楚,所以她想先不告诉父母。

她是那种任何事有九成把握之后,才会通知家人的女性。

“同事?我好像听你说过啊,是叫,叫白什么来着。”应晓瑛微微仰头回想着,她在做饭时貌似曾经听徐莺莺提起一次。

当时,她很认真在做饭,隐约之中听到徐莺莺提起她的新同事,只是新同事,她也太放在心上,事后也没有追问,因为她知道女儿不喜欢他们管得太严。

后面提起时,徐莺莺总是不经意把话题带过,现在回想才发现不对劲啊!

“叫白枫。”徐莺莺已经做好心理准备,打算全部交代了。

接下来,他们问什么,她都会如实回答,反正他们早晚也会知道。

心中也有些懊恼,方才一听到白枫,不自觉反应太大了,让两位老人看出问题。

若是刚才淡定一点,说不准就能在无意把话题带过。

不过被周豪爆出也好,至少以后能少点心理负担。

“对对,叫白枫,你跟他只是同事!”应晓瑛盯着徐莺莺的眼睛问道。

显然刚才周豪与徐莺莺的‘眉来眼去’一般说词已经无法让两老信服了。

“是,只是我...”徐莺莺有点说不出口。

“只是你喜欢他?”应晓瑛直截了当问道。

一直主家,她慢慢习惯雷厉风行,一切事情知晓前因后果,她便给出建议或者处理方法。

徐莺莺小脸微红,咬紧下唇点点头。

应晓瑛明白了,作为过来人,徐莺莺的样子分明就是坠入爱河的酒鬼,还是那种喝到五分的醉的酒鬼,迷迷糊糊的。

“那他喜欢你吗?”

此言一出,徐莺莺有些愣住了,因为她也不知道啊!

她没有亲口问过白枫,而对方又没有对她表白。

这一愣,让应晓瑛哭笑不得,问道:“你不会是单相思吧!”

大家还在看: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逆天丹帝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宠婚蜜爱: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