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科幻灵异
  3. 星海坠人间
  4. 第24 酒

第24 酒

作者:

人家好心前请你,你倒好不仅破坏别人的场地,还要为你擦屁股免了其他人的单。

不说对方是不是你朋友,冲他肯为你擦屁股,白枫也不可能让他独自承担全部损失。

“哎~”聘投连连摆手。

“白先生你当我是什么人,我聘投虽然不是什么大物人,但是我。”聘投说着使劲拍几下自己的胸口,一言一字地说道:“一口唾沫一口钉,说免费就免费,如果因为发生一些无关的紧要的情况,我就不请了,那别人怎么看我,夸大海口?临阵退缩?。”

聘投不断摇头,言语之中十分感慨:“这样做不合适,不合适啊!”

“汪汪。”大黄好像赞同地叫唤两下。

“哈哈,白先生你看,大黄都认同我说的话,果然是大黄了解我啊!不枉我养你十来年。”聘投抚摸着大黄的狗头笑道。

白枫闻言,内心感到纠结,这不符合他的原则,思量半会,还是决定接受对方的好意,道:“谢谢了。”

但心里算是认下这个朋友了。

“白先生太客气了,就跟我之前说的,权当交个朋友,我觉得啊!能结识白先生这样的人,区区一两个沙包算得了什么,值得,很值得啊!”

“你以后不嫌弃我地方小,随时过来玩,不过下次就不是免费的了。”聘投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道,令人不知真假。

“谢谢,聘老板叫我白枫就好了。”被人先生,先生叫着,白枫很不习惯。

“那我就逾越一步了,我看白枫应该比我小,你要是不介意可以叫我投哥,或者聘老板也行,就是不要叫全名就好了。”

聘投不愧是生意人,说话让人感觉很舒服。

“投哥,你刚才说,你养大黄有十年了?”大黄的变化,白枫很在意。

不外其他,狗相比人的寿命算是十分短暂,一般在十到十五年。

十岁的狗大概相当于人八十岁,八十已是人的垂暮之年,已然被无情的岁月带去青年的活力与生机。

失去细胞的活力,皮肤松弛无力黯淡无光,身上带有微微腐败的气息,生命即将走到尽头。

这是大自然的规律,所有生灵必须遵守的铁律。

大黄之前垂暮的样子就很好反应这铁律,但它之后的模样诠释着另一种状态,一种重获新生的状态。

到底是什么逆转了大自然的铁律,是药物吗?不可能,我们渺小的力量根本无法抗衡宇宙一般的定律。

数千年来,我们孔孔不倦研究各类方法,寻求只存在于神话当中,永生不灭的存在,但每一次的结果都在告诉我们,永生是虚无的,它只是金字塔顶端的人不愿意放弃尘世中的权和利,在疯狂中产生的幻想。

白枫更在意聘投之前说过的一句话:“前几天不知道为什么掉毛了。”

前些天,掉毛。

两个关键词,白枫瞬间联想到自己的状况,他大胆猜测前些天应该就是4月6日发生地震那天。

细思极恐,那么4月6号究竟发生什么事?

地震完全不足以说明现在的情况

“嗯,应该....应该是十一年了吧。”聘投回想道。

白枫看着毛发柔顺,双目有神的大黄,那里像十一岁的老狗,分明是一只正值壮年的狗。

“我记得以前大黄身体不好,现在为什么......”

“怎么说呢?我们边说边喝点,你看怎么样?”聘投打开白色箱子,

原来里面装的是冰块和啤酒,他拿出一瓶递出去。

看来聘投真的有意结识白枫。

“谢谢,我不喝酒。”白枫道。

“白枫啊,我开这家店五年了,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开一家这样店吗?”聘投没有劝,自己打开一瓶啤酒的喝一口,自顾自说道。

白枫摇头,表示不清楚。

不过他好奇为什么要开这样的店,用来发泄的店并不常见。

“那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要学习道德和读圣人言吗?”

白枫继续摇头,想听听聘投的高见。

聘投露出微笑,淡淡道:“因为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只恶魔啊。”

“人本质就是动物,但我们却单独将‘人’从动物中划分开来,因为我们认为,通过进化我们获得了更高层次的理智和情感。它们可以帮助我们压制潜在的动物本能,同时通过学习,我们能进一步压制,所以我们觉得人是全新的物种,不能称之为动物。”

“只是啊,更高的理智和情感衍生出比动物本能更可怕的东西,那就是人独有的恶。”

“恶意是极其可怕的情感,它是不像一只狮子为了食物残忍的撕咬猎物这种为了生存的纯粹恶,人类的恶意是莫名其妙的,甚至没有根据可言。”

“比如:有些人看到其他人过得比自己好,忍不住诅咒对方,还有人看到别人不爽时竟有一刀想捅死他的想法........”

“所以我们学习圣人言和道德来制约心中的恶,但我们终究不能消灭它。”

“人生十有八九不如意,在外,我们低声下气像条狗只为多赚几块,在内,上有老,下有小,中间带老婆。大家都很累,一不小心就是大吵一架,最后无论结果如何,我们都输了,无时无刻我们憋着一口气。”聘投猛灌一口啤酒,继续道:“这一口气就是唤醒心中恶魔的良药。”

“所以啊,我才开了这家店,目的是让大家有个出气的地方,不过发泄归发泄,我们还是得做个人人啊。”

原来如此,白枫想不到聘投开店目的居然是这个,心中不由涌起一股敬佩之意,原来这就是横副中的金色的人字蕴含深意。

“来我这里的人,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图新鲜进来看一看,另一种就是你这种。”

“我这种?”白枫不解道。

“呵呵,没错,就是你这种,老话说的好哇!熟能生巧,几年下来我见人不少,看人也有几分准。”

“男人啊,一生只会为三件事烦恼,一是钱,二是情,三是钱。”

钱,情,钱?“第三为什么还是钱?”白枫不解问道。

聘投注视白枫,看着他脸上挂着不明所以的神情:“白枫你生活很不错吧?工作也是顺风顺水吧?”

白枫没有回答,但脸上的表情说明一切。

“以后你会懂的。”聘投拍拍他的肩膀道:“所以,你来这的理由,我猜是因为二吧。”

二?我是为了情?白枫陷入自我怀疑。

他因为看到餐厅那一幕感到难受,不开心才来这里的,他没有想过自己为什么会难受。

难道自己对徐莺莺抱有其他情感吗,他不清楚,只是看到他们一起相笑甚欢样子,自己就无法控制内心的情绪。

愤怒如爆发的火山无法控制。

聘投在一旁默默看着白枫皱起眉头,冥思苦想,心中不由感叹,白老弟你的人生还是一张白纸啊。

递出一瓶啤酒到他跟前,道:“试试?或者你会有收获。”

盯着面前冒着白气的绿色瓶子。

这次白枫没有拒绝,爽快打开狠狠地闷一口,啤酒涌进口腔的瞬间。

好冷,白枫先是感觉到冻和苦,然后是一股特殊的发酵味,俗称馊味,最后残留在口中的还有一丝丝甘甜。

“怎么样?”

“还行。”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