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科幻灵异
  3. 星海坠人间
  4. 第32章 石门

第32章 石门

作者:

砰。

王存义又是一记重锤,一块石砖终于承受不住粉碎掉下。

洒落的碎屑在里面作响。

明明他们做了多次检查,石墙后面应该是实心,然而事实证明里面是空心的。

但之前进无论是机械、他和乔希鹏都发现不了,其原由尚未可知,也许要把石砖拿回研究,才能发现具体原由。

一锤接一锤,一块又一块石砖掉落,一个漆黑的大洞慢慢显现人前。

后面的乔希鹏见到大洞,一激动扯下几根胡子:“来了来了,有发现。”然后跑到洞前,完全不顾危险。

王存义一把拦住这个激动老头:“教授你不要太靠前。”

乔希鹏可是重点保护对象,万一嘎了,可就不好交待了。

“没关系的,以我多年的经验来看,现在肯定不会有危险,就算有也是等会了。”

这话说得大家一头黑线,什么等会有危险,不知道好的不灵,坏的灵吗?

“居然是个洞。”乔希鹏用手电往里面照,看清楚墙后的东西惊了。

里面一条不知通往何处的通道,他以后墙后就有东西呢,没想到是通道。

好奇心顿时被激活。

魏武平好奇跟上来,几人一起看着大洞。

“有点深啊,完全看不到尽头。”乔希鹏手电照着打量道。

洞半径有五十厘米,人进去是毫无问题,周围是很常见的黄色泥土。

“现在怎么办,请示上头?”魏武平道。

“请示个屁,我们就是来查原因的。”乔希鹏情绪有些兴奋,一个多次探擦没有通道,还是藏在主墓室里。

里面到底藏着什么,想想都让他激动。

“王队长你怎么看。”不管糟老头,魏武平想征求王存义的意见。

“不用看,我们就进去吧,你们不好奇里面有什么吗?我跟你们说,无论发现什么,我们都是第一见证人,想想吧,如果找到稀世珍宝,我们还有机会摸一把。”乔希鹏糟老头子诱惑道。

“不太好吧,感觉有些危险啊。”魏武平听到稀世珍宝有些心动。

不是想私藏贩卖,而是能摸一把。

毕竟博物馆里的只能看,如果发现皇位,还能坐上去过一下皇帝瘾。

“孬种,人生就应该波浪起伏,勇于冒险追求刺激。”乔希鹏抓住魏武平的肩膀不断摇晃。

“可以发条信息通知上面,然后我们进去探索。”王存义提出一个折中的方法。

“好主意。”乔希鹏赞道:“准备好,我们马上进去。”

老头子摩擦双掌,甚是兴奋.....

“局长,皇陵有新的消息,他们在主墓室发现一条新通道。”段宇平匆忙走进局长室。

签好最后一份文件,闵国和才抬头:“里面有什么东西。”

“他们还没有进去,发信息只是为了通报一声。”

“让那边做好准备,无论发现什么第一时运过来。”

言下之意是同意乔希鹏他们进入通道。

“是。”

王存义等人收到指示,拿好装备已进入通道,一行人正缓慢前进。

“小心点,可能有机关,阿嚏。”乔希鹏擦擦鼻子,洞内流的寒流防毒面具也顶不住。

“几千年了,机关还能用吗?”魏武平鞠着身子问道。

“不要小看古人的智慧,我很负责任告诉你,我年经探索一处墓地的时候。有人不心碰到机关,

一直暗箭从墙内射出直入他的胸口,当场毙命。”

乔希鹏指头胸前:“看到没,就是这,嗖的一声就射穿了他的心脏,血哗啦哗啦的流,五分钟人就没了,想救都没法救。”

乔希鹏诠释用玩笑一般的语气陈述了一桩极为血腥的例子。

众人听得头皮发麻,手脚变得小心,毕竟五分钟就挂了,死的也崩快了。

“万事小心,不要操之过急。”王存义在前面拿着盾牌一边探索一边缓慢前进。

在狭窄而又冰冷的通道爬行,光亮全靠头上小电灯,时不时给一股冰风迎面吹来,一种极度压抑的感觉在心头,他们根本不知过去多长时间。

“哎哟,干嘛停下。”魏武平不小心撞上前面的人,本能抬头又撞上石块,不禁口吐芬芳:“我草了。”

“变宽了。”走在前头的王存义道。

“什么变宽了?”

“通道。”王存义伸头环顾四周,前方的通道不再狭小变得宽阔,成年人站立行走毫无问题。

四周也不是泥土,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黑色的石砖,他认真打量却认不出何种材料。

拿出一根照明棒丢出去,微弱的亮光在幽黑的通道上宛如一颗夜晚中的星星。

又掏出伸缩棒左敲敲右敲敲。

确定没危险,王存义走出洞口,打开一只电灯炮放在地上,对后面的人道:“暂时安全,慢点出来。”

“终于不用弯着腰,累死我了。”魏武平走出通道,不断拍打自己的肥腰,运动对于胖子人都是一种折磨,更何况是趴着运动。

“嘶~这是什么东西,不像黑曜石啊,而且好新,不像古代的东西,这色泽真是一块好砖。”乔希鹏人高胆大贴在墙上,已经在研究墙上黑色石砖。

“我看看。”魏武平听到连乔希鹏都不认识,顿时大感兴趣,用手一摸:“这砖好冻啊,刚才的寒气会不会就是它搞的鬼。”

“有可能,这里好像不是尽头啊!”乔希鹏迷起浑浊的双眼,试图看到更远的距离。

王存义拿出一枚子弹用力甩了出去,不一会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

“看来还有一段距离。”

“那继续走啊,不过要小心点。以我多年的经验,这种宽敞的单通道最适合设置陷阱了。我说那个倒霉同事就是在类似的通道被箭射死的。”乔希鹏摸一下冰冷的黑色石砖道。

不同前面的狗洞,密封又整齐的单通道是设置陷阱的理想场所,无论是箭羽、滚石、毒气弹等陷阱在此地能发挥百之两百的效果。

魏武平咽一口沫,摸了摸身上的防弹背心小心翼翼问道:“箭应该射不穿防弹衣吧?”

“不能。”王存义勿庸置疑道。

他们身上穿的防弹衣连枪都打不穿,近代复合弓只能留下浅浅的痕迹,更不用说古代的弓箭。

“那就好,那就好。”

魏武平刚悬着的心刚放下,又王存义接下的话重新拉起。

“虽然弓箭射不穿防弹衣,但是它保护不了脑袋,万一射中脑袋,估计五分钟都撑不了。”

真是一位耿直的大头兵,你就不能闭嘴吗?魏武平无声吐槽。

“走吧,人之命天佑之,该死的还得死,不该死的怎么都死不了。”乔希鹏说完,带头着就走了。

你都半只脚入土了,当然阔达,但我还年轻啊!我还想多活几年呢,魏武平一边心里吐槽一边跟上。

一行人沿路做上标记缓慢前进。

今天他们一整天都在地上工作,没吃多少食物,刚刚爬完狗洞,现在又在不知通往何处的地道连滚带爬,不少人已经神色疲惫。

好在他们很快就结束了这种痛苦,通道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长,他们来到一扇门前。

借助灯光,众人看清这是一扇刀削一般的石门,中间刻着一把从上往下的巨剑,材质与墙上的石砖有些差异。

乔希鹏小心翼翼查看石门:“怪哉怪哉,从未见过的材质,既不是花岗岩,也不是闪长岩,古代有这东西吗?”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