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玄幻奇幻
  3. 我的胆子有点小
  4. 第1章 怪可笑的

第1章 怪可笑的

作者:

破败的城市间,闪过一道扛着剑的身影。

之所以叫扛着,是因为那剑实在太过巨大,不算剑柄就有一人高,甚至看起来就像块门板,斜靠在男人的肩膀上。

这看起来就异常沉重的剑非但没有减缓男人的速度,他甚至还能在下台阶的时候从容的做出两个标准的翻滚!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男人此时的注意力完全在城市的最深处,那里才是他唯一要去的地方。

断壁残垣旁盛开着数米之高的淡红花朵,男人只是瞄了一眼就走开了,直到有银色亮光出现,才让他的注意力稍稍被吸引。

一套旅行者的服饰,没用但贵在拥有,男人面无表情的将它收入囊中,继续向前。

直到一道布满雾气的淡黄门扉拦住去路,他才不得不停下脚步。

对此男人早有准备。

他先是掏出块刚烹饪好的煮蟹肉,就着一瓶子的滴露咽进肚里。

随后又掏出块银白色的十字架紧握在手心,单膝跪地虔诚祈祷。

直到金色蔓延全身,才终于心满意足的走了进去。

雾气飘身而过,男人进入了这座城市的最深处。

这里不再废旧城市的模样,而是无数扭曲根茎组成的角斗场。

而巨树的底部,红发独臂的女人,正倚靠着树身,像是在沉睡中等待着他的到来。

“......我做了好长的梦-”

“身体如黄金失色,血液陷入腐败.....”

女人起身,低声诉说着。

“堆积了不计其数的尸骸,就是为了等到那个人归来。”

她的声音逐渐高亢,低头拾起金色的义手,缓缓带上了头盔。

“......好好感受吧。”

“我玛莲妮亚,身为米凯拉的锋刃

战无不胜的理由。”

话音未落,一道残影先至,金色的义手紧握着长刀,跨越数十米,将男人砍成重伤。

没等男人气喘匀,义手的主人高高跃起,将刀举过头顶,片刻间无数灰色的影子将男人笼罩。

“充分感受到了吗?

何为“米凯拉的锋刃”玛莲妮亚。”

YOUDIED!

........

显示器上的字母,毫无疑问宣告了谢玄在艾尔环里的又一次失败。

“寄!这BOSS也太赖了吧?亏我还上了半天BUFF!”

“偷袭就算了,还搞读指令这一套?那水鸟是人能躲的?”

“卑鄙的女武神,我饶不了你!你等着!”

输了游戏的谢玄一时破大防,忍不住破口大骂。

如果此刻不是在公司,用工位上的电脑摸鱼,他早就把鼠标一扯当球踢了。

作为生活在蓝星大夏国的一名普通人,谢玄每天的时间除了工作睡觉就是玩游戏。

这么多年的游戏可不是白玩的,虽说不是什么攻略组的高玩,但他的阅历之深,远超其他玩家。

以他的敏锐直觉,一眼就能看出这个BOSS完全是为难而难,没有任何深意在可言。

“亏我看了预告片还满怀期待,呸,老贼去死吧!”

想到这,他当即一伸腿,准备给机箱来个狠的。

可惜还没等他出招,桌上的电话及时响起,救了电脑一命。

“嗯?十三个未接来电?还都是老板的?”谢玄懵了。

半秒的时间,他便脑补出了数十种可能。

坏了!该不会是在办公室摸鱼打游戏的事漏了吧?

不对啊,

公司的监控都在门口,里面也没有监控啊?

还是说老板可怜他独自守在公司,打个电话慰问一下?

也不对啊,慰问一下至于连打十四个电话么?

算了,先接了再说吧。

抱着破罐子破摔的态度,谢玄按下了接听。

“喂?老板?手机触屏坏了,刚好使。”

“小谢,你在公司吗?”

老板一点没提已经打了十三个电话的事,声音却有种说不出的急切感,身边还有非常嘈杂的人声,仔细听还有警车铃声。

“我在呢老板。”

“你赶紧走,快下楼!楼里有....”

话说到一半,没声了。

谢玄不用看就知道,肯定是他的劣质手机接触不良,耳朵碰到屏幕给挂了,这事不是一次两次了。

老板打了十四次电话才接,说到一半还给人挂了,他基本上可以和这份工作说拜拜了。

谢玄一时间有些无语,不过他还是准备听老板的,先下楼再说。

走之前还是要先把案发现场处理干净,或许老板宽宏大量,放他一马,到时候在因为摸鱼被开了,那可得哭死。

就在他准备拔下载满游戏的移动硬盘时,手指竟没来由的抽了一下。

紧接着谢玄仿佛被什么恐怖的东西盯住了一般,脊背发凉。

他定了定神,寻找恐惧的来源。

果然,有个谢顶的中年男人,正从门口看向自己。

只一眼,谢玄心率就飙到了一百三,还有继续上涨的趋势。

无他,唯害怕尔。

得益于频繁的网络冲浪,让谢玄一眼就能认出这谢顶男正是网上悬赏几十万的通缉犯。

以虐杀同胞著称,其手段之残忍,耸人听闻,堪称法外狂徒。

甚至一度成为各大自媒体的流量密码,霸占各大新闻首页。

仅仅是想到那些公众号里的打满马赛克的配图,谢玄就已经直冒冷汗了。

更别说眼前的谢顶男脸上还露出阴恻恻的笑,就差发出‘桀桀’怪笑了。

谢玄心里就俩字。

麻了。

他一个连恐怖片都不敢看的人,哪见过这阵仗啊?

老天爷你可别跟我开玩笑啊!

我不是那开不起玩笑的人,但是你开玩笑得分场合,讲分寸吧。

他谢玄不过是个一米八的壮汉,满身肌肉而已。

反观那猥琐的魔头,一米六的身高几乎全是骨架,一看就是练家子。

谢玄心中惨呼:“我命危矣!”

不过兔子急了还咬人呢,谢玄自然不会坐以待毙。

他还有张底牌,一枚能够拓印游戏里技能的徽章。

能随机拓印宿主游玩的游戏,并且直接作用于现实!

不过他还没有用过,毕竟这种东西要是被人看到的话,最好的结果就是被抢走徽章灭口。

坏一点可能被关进暗无天日的实验室里,整日做人体实验了。

所以谢玄一直不肯动用徽章的能力,可现在生死关头,却由不得他了。

眼前这个坎过不去就死了,还谈什么以后?

他暗暗下定决心,无视那怪笑的男人,偷偷掏出枚徽章,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瞄了一眼。

上面绘着某位战士用长矛向上戳的动作。

拓印成功了!谢玄狂喜。

这个图标正是他在刚才的游戏中使用的战技之一,狩猎巨人!

【挑战体型比自己大的敌人而有的战技。】

【压低身形稳住姿势,向前踏出,】

【接着顺势由下而上突刺敌人。】

在游戏里这能力可是人形怪物杀手!

任何人形怪被击中都会被挑飞,赖皮中的赖皮。

把徽章紧握在手心,谢玄那高悬的心终于能落下一寸了。

只需要靠近他,一个狩猎巨人将他挑飞,之后就算什么都不做,这高达两米的自由落体也够他喝一壶的了。

运气好没准直接头朝下人就没了也说不定。

说时迟那时快,谢玄不等男人有任何动作,抄起挂在桌边的雨伞,以最快的速度冲了过去。

嗯?这小子好大的胆子!男人心中暗惊。

谢玄明显已经认出了他,非但不跪下讨饶,还敢还击?

要知道,在隔壁的那群职员,仅仅是看到他的脸就已经吓得尿裤子了,更有甚至直接下跪磕头想求个活路,有反抗念头的都找不到一个。

不过惊归惊,男人自然不会让谢玄靠近。

“别动!”

他厉声喝道,是那沙哑的嗓音如同平地惊雷,极具威慑力。

呵!你让我别动我就不动啊?

谢玄心里冷笑,动作更是加快了几分,提着伞脚步不停,眼见已经逼近男人了。

如果不是公司里盆栽垃圾桶乱放,想必他已经把雨伞顶到了男人的下巴。

突然,谢玄的身体一顿,衣服上竟凭空出现了数道刀痕,伸出血液慢慢将白色的外套染红。

什么情况?男人离谢玄足有七八米,他是怎么伤到我的?

谢玄心中大骇,纵使他离男人已经只有几步,却也不能再往前冲了。

这诡异的手段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贸然继续靠近无异于自杀。

先认个怂吧。

谢玄将雨伞扔在地上,一脚踢开,随后高高举起双手道:

“投降了。”

嗯?这就惧了?

男人甚至想问他一句:“你刚才的那股狠劲呢?”

不过他对谢玄的动作还是很满意满意的,于是点了点头,指了指一旁的座位说:

“回去坐下,有件事,需要你配合。”

谢玄没理由不照做,因为严重的失血已经让他有些眩晕,创口的疼痛此刻也逐渐显现,现在的他已经站不稳了。

况且如果男人想要他的命,就不用这么繁琐了,这说明他活着对男人有用。

看来是要拿他做人质了。

想到这谢玄摇摇晃晃的回到自己的椅子上,手里扔紧握着徽章,目光扫向男人,看看他想说什么。

男人坐下,顺势翘了个二郎腿,一脸不屑的说到:

“你胆子挺大的,可惜我们之间的差距不是你那一身肌肉可以相比的。”

“我就是你们的神,有人想挑战神,你说可笑不可笑?”

谢玄附和着裂了咧嘴。

“太可笑了,呵呵。”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