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玄幻奇幻
  3. 我的胆子有点小
  4. 第2章 还挺狂

第2章 还挺狂

作者:

打赢了台上的军汉,谢玄不但没有一丝快感,反而非常忧虑。

师傅曾教导过,剑客应能从敌人细微的表情与动作中,察觉出敌人的意图。

而那个军汉,明显是急了。

估计自己会成为下一个出气筒。

虽然他根本没把军汉放在眼里,但也不想随便杀人,所以他果断跑路。

身法也是剑法的一部分,这方面谢玄自然驾轻就熟。

在挑事男人被拖走的刹那,谢玄就遁出了人群,头也不回的溜了。

待到军汉回头找他的时候,他早已经跑到城镇的另一头,影子都不见了。

军汉顿时气急败坏,下令全城搜捕谢玄,还在城门口贴了告示。

另一边的谢玄自然不知道这一切,以他有限履历,绝对无法想到人的气量会狭小到这般地步。

他反而在为另一件事发愁,还是没钱。

谢玄深刻的体会到了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没钱吃饭,没钱住店,就连讨碗水喝都扰人嫌,这就是现实。

他只得把一切归功于自己运气不好上。

谢玄落寞的行走在街道旁,望着四周一家家店铺,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

随后他就在一家茶摊遇到了熟人,之前拉住他不放的俊俏少年。

少年正在茶馆里悠然的品茶,时不时还和身边的人说说笑笑。

谢玄觉得,应该找这个男人借点盘缠,毕竟之前的事情是因他而起。

不过在人聊天时候借钱恐怕不太礼貌,谢玄就守在茶摊旁不远的地方,看着少年说说笑笑。

这一守就是小半天。

这人明显十分健谈,且颇有人缘,时不时就有人过来打招呼,搞得谢玄都羡慕了。

谢玄学剑肯定不是为了人前显圣,但这种好到爆的人缘,谁能不爱呢?

好在没等谢玄饿昏,少年终于完事了。

他用谢玄看着都墨迹的礼节和几日一一道别,与小二算了茶钱,独自朝一条小巷走去。

谢玄赶紧跟上,拍拍他的肩膀道:“兄弟,借点钱花花。”

谢玄敏锐的感觉到那人肩膀肌肉一颤,似乎受到了惊吓。

在他看清了谢玄的面容后,才松了口气。

“原来是你啊。”少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道:“你得罪人了,镇府在城门口贴了拿你的告示,你还不跑?”

“我为什么要跑?”谢玄反问道:“我一没投,二没抢,为何要拿我。”

少年表情呆滞,意味深长的道:“你那就呆在镇子里吧,我走了。”说罢便要走。

谢玄哪敢让他走,赶紧追上去道:“哎,你别走啊,我盘缠花完了,想朝你借些,过几日一定还你。”

少年只得掏出几文钱递给他,最后劝道:“我身上就这些,你拿了快走吧,赶紧出了镇子他们就拿不到你了。”

谢玄压根没听,只是感激的道:“你住在哪?改日一定还你。”

少年摆了摆手:“不用了,有缘再见。”

真是个好人呐!

谢玄朝他的背影拜了拜,转身跑到包子铺里去了。

待他吃到兴起的时候,就被逮住了。

原因很简单,在谢玄比武的时候,店小二就站在台下,看着他动的手。

谢玄一进店就被认了出来,小二偷偷报了官,没一会儿就来了一堆衙门的人。

这些人不由分说就要把谢玄带走,谢玄自然不会抗拒。

我又没犯事,

你能拿我怎地?

这是谢玄的原话,被顺理成章认为是对官府的挑衅,谢玄也被理所应当的关到了死囚房里。

当然,剑也被没收了。

傍晚,死囚牢里,几个狱卒压着谢玄进了狱室。

适时天下大乱,义军蜂起,造反动乱层出不穷。

而这里正是造反重刑犯关押的地方,大多数都属于等着问斩那类,毫无生的希望。

谢玄自然不知道这里的事情,他只知道自己是被冤枉的,干脆找了个舒服的角落盘着。

盘着到不要紧,要紧的是舒服的角落。

凡是监狱,必然等级森严,何况现在天下动乱,死囚房内强人更是数不胜数。

一个个都是将死之人,自然不会顾及其他东西,逞狠斗勇那是信手拈来。

而谢玄盘的地方,是整个狱室最舒服的地方,也自然是这里老大呆的地方。

老大顿时不乐意了,囚房里的规矩只要是个正常人也该懂吧,你这一具话不说就来是什么意思?完全不把我们这群亡命之徒放在眼里是吧?

他马上给自己的手下打了个眼色,示意手下试试这小子的能耐。

可怜的谢玄一天没吃东西,刚吃几口又被带到死囚房,这会儿刚要睡着,便被人粗鲁的踹醒了!

谢玄迷迷糊糊的看到眼前站着个高大的男人,男人的残忍的面容上布满了刺青和刀疤,宛如一头活着的野兽。

囚牢里的其他人也都不困了,都瞪大着眼睛等着看热闹。

他们大多数都经历过这个过程,出于报复心里他们要看着这个狂妄的小子挨一顿毒打。

哪知谢玄只是微微睁了睁眼,就马上又闭了回去。

谢玄实在是又饿又累,练剑十几年再累也有口饭吃,出来居然连口饭都没得吃。

又没钱住店,两天都在外面过夜,又冷又吵,根本睡不好。

再加上这地上的干草还挺松软,谢玄自然是沾上就着,被踹都醒不了。

牢里的其他人自然不会知道谢玄的想法,只当是在故意挑衅。

被踹了一脚都不正眼瞧人,简直是无法无天,实在是太狂了。

囚牢里的老大也面露惊色,进了这里狂的人海了去了,谁没点傲气。

可这么傲的,他还真没见过!

但是龙得盘着,是虎得卧着,这里只能是他说了算。

任由这人发展下去还得了?

他老大的面子往哪放?

这些死囚会怎么看他?

以后还怎么混?

想到这,死囚老大一把推来小弟,来到沉睡的谢玄前问道:

“兄弟,怎么称呼?”

回应他的只有死一般的寂静,和若有若无的呼噜声。

“好家伙,你够狂的啊?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能耐。”

老大怒气攻心,直接一拳朝着谢玄的脸颊轰去。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