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玄幻奇幻
  3. 我的胆子有点小
  4. 第4章 各怀鬼胎

第4章 各怀鬼胎

作者:

牢中的差人,非职业军人,多是官吏的家仆,平时并无训练可言。

遇真章的时候,难免露出马脚。

谢玄一入差人阵中,便觉情况不对。

原本对方人多,装备整齐,本想拼个死活,却怎知这群人竟毫无配合。

牢内狭窄,加上差人众多,根本无法施展。

谢玄靠近后,更是估计伤及自己人,不敢砍杀。

反倒是谢玄毫无顾忌,毕竟四周都是敌人,打哪都是打。

一时间牢房成了羊圈,谢玄则是扑进圈中的恶狼。

杀的差人狼狈逃窜,就连躺在地上的尖嘴差人都无人再管,只知道逃跑。

看着众人逃走,谢玄怒火渐渐退去,心中一凉,暗道:

刚才被尖嘴差人激的怒火攻心,竟杀了几个官差,岂不是坐实了造反的罪名?

城里是不能再待了,得赶紧离开,寻其他地方落脚。

不过被抓时剑被收走了,不知道现在在哪里,得先寻回来才行。

谢玄赶忙抓住一人问道:“可知我宝剑在何处?”

那差人见谢玄连杀数人,浑身沾满鲜血,宛如一尊魔头,正想逃命。

好死不死的被地上截断的小腿绊了个跟头,顺势被谢玄所擒。

听到谢玄的话时更是欲哭无泪。

他一个狱卒,如何能得知这等凶徒的利器所在?

可再看谢玄的双眼,分明容不得他诡辩,如果不说个地点,只怕地上的几具尸体,就是他接下来的下场。

“嗯?”谢玄见差人还在思索,分明是知道宝剑在何处,故意拖延时间想等援兵,此等狡猾之人,没有留下来的必要。

说罢就要抬手取了此人的性命。

差人已经被吓得尿了裤子,好在智商在线,连忙解释道:“好汉饶命!不是我不说,而是那县令大人看上了您的剑,若我与你说来的消息被他知道,只怕性命也是不保。”

这句话当然全是假话,差人完全不知剑的下落,更不可能在县令那里。

但谢玄杀出死囚牢的消息传出,所有当差的人,都落不着好下场。

谢玄得罪不得,县令也得罪不得,仓皇之间,他便想到一条妙计。

借谢玄之手杀了县令,到时城内大乱,自然无人追究他们的过错。

而谢玄杀害朝廷命官,断难活命,他只须躲几日,待到新县令上任,还不是继续过着神仙般的日子。

差人解释后,谢玄觉得确实有理,不疑有他,当即饶过差人,朝府衙而去。

很快,城内就出现了这样一幕。

路上一浑身是血的少年大步朝着府衙走去,四周行人见状,纷纷躲避,生怕摊上官司。

而身后,则有十几个差人远远的跟在后面,不敢靠近。

面对差人的跟踪,谢玄毫不在意,只等在府衙内找到宝剑,便逃之夭夭,天下之大,何处没有容身之所?

想到这,谢玄加快了脚步,很快到了府衙。

府衙门口早已兵马林立,不仅有衙役,差人,还有几十官兵。

为首的官兵朝谢玄吼道:

“站住!府衙重地,闲人免进!”

说罢几十官兵便摆开阵势将他团团围住。

谢玄一惊,这为首的官兵声音听来甚是耳熟。

仔细思索,原来是擂台之上的手下败将。

谢玄当即安奈不住,哈哈大笑:“手下败将,拦得住我么?”

那军汉顿觉面上挂不住,

即刻传令手下活捉谢玄。

顷刻间,几只刀光便向谢玄划来。

谢玄身形一扭,如水中的游鱼,灵活躲过。

回身以手为剑,斩下几颗头颅。

如此一幕,普通士兵只怕是已经被吓破胆,但这些官兵却岿然不动。

他们皆是军汉的心腹,也是他的私军,常日里赏赐不断,此时不惧效死。

谢玄斩杀十余人,便已觉得有些吃力,四周的士兵依旧毫无惧色的往前冲。

转瞬间,又有十余人倒在了谢玄脚下。

军汉的心在滴血,这些心腹培养不易,大乱已起,他还要靠这些人取得一地之位,不想却在谢玄手里折了这么多。

他马上改了命令:“不必活捉,把他给我碎尸万断!”

官兵收到命令后,不再留手,枪剑挥动,直接朝着谢玄的要害招呼,谢玄顿感压力倍增。

他此时手中无剑,直面数十名披甲的士兵,本就处于劣势。

再加上两日只进了半餐,身体虚弱,身法也难免受到制约。

竟被刀剑伤了几个口子,鲜血横流。

伤痛与饥饿同时袭来,谢玄的精神竟也开始恍惚。

军汉远远望去,见谢玄摇摇晃晃,几次差点跌倒,顿时心中大定,大喊:“取此獠首级者,赏黄金十两!”

军士听到赏钱,斗志更胜,不要命似的与谢玄拼杀。

而军汉则回到府衙内,向县令禀报:“县令大人容禀,逆贼已被团团围住,不消片刻便可拿下。”

县令高座堂上,轻抿了口茶,点头道:“这要多亏你来的及时啊。”

军汉跪地,不敢抬头,他自然能听出县令话里有话,暗中点他结仇于强人,连累了他。

但他已经不再在意,因为他带兵前来,保卫府衙只是一个方面,另一面便是要杀死县令,自己来做。

天下已乱,群雄并起,区区一县令之死,根本掀不起波澜。

莫说朝廷现在已经派不出县令,就算能派出,到时他已坐稳县内,掌握兵权,大家是听他的呢?还是听新县令的呢?

想到这,军汉顿觉热血沸腾,仿佛功名大业已在掌握。

他当即道:“我在市井中寻得一宝剑,听说县令酷爱兵器,想献与大人。”

说罢他令士卒捧来一青木盒子,现到县令桌前。

“大人请看。”军汉打开木盒,露出其中宝剑,县令顿时吸了口气。

此剑之锋,就算他收藏兵器几十年,也未曾见过。

锐气竟透过剑鞘,呼啸而出,仿佛要突破限制的蛟龙,出鞘之日,便是化龙之时。

“果真是好剑,何不拔出一见。”县令搓了搓手,指了指木盒。

军汉等的就是他这句话,一手握住握把,一手握住剑鞘,便要将剑抽出。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