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玄幻奇幻
  3. 我的胆子有点小
  4. 第5章 连环套

第5章 连环套

作者:

令军汉没有想到的是,剑身与剑鞘仿佛被什么东西粘住了般牢牢固定在一起,用尽全力都无法分开。

“大人,且容我再试。”

军汉这次调整了个最适合发力的角度,连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可那剑就是不动分毫。

军汉拔不出剑,也就不再遮掩,直接朝门外喊道:

“动手!”

瞬间门便被打开,一句尸体腾空飞进了府衙。

军汉定睛望去,竟是他原本准备夺权所埋伏的军士,不知被谁斩下了脑袋。

此时,谢玄迈步进了屋内。

县令正坐于堂上,只见一人直入屋内。

此人身高八尺,眉目凛然,浑身浴血。

细细观之,身后仿佛弥漫着血海,无数尸体在海中哀嚎。

头顶逸散出一股丹青剑意,气势直冲云霄。

双手虚张,却似握住了众人的咽喉,衙内再无一丝声息。

唯有军汉手中的剑,晃动中产出一丝剑鸣,欲要出鞘回应此人的剑意。

军汉傻了,颓然的跌倒,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谢玄来了,那就意味着他的心腹都死了,身处乱世,有钱有城都不如有兵,没了兵他连狗都不如。

县令不会再有顾及,可以轻易地致他于死地,就连军中不满他的人,也可取而代之。

对他来说,和死了没什么区别。

谢玄先不去管他,着急取剑。

他索性径直走向了自己的剑。

剑此时已被军汉丢在地上,随着谢玄靠经,竟拔地而起,越向了谢玄。

谢玄右手虚握,剑便跳入他的手中,左右晃动,仿佛见到了老朋友一般。

他拍了拍剑,示意它冷静,转头看向在场的两人。

县令到底是老江湖,坐到这个位置并非偶然,在谢玄如虎狼般的注视之下,竟和颜悦色,面容毫无变化。

县令道:“早闻我县出了一少年英雄,不想被这贼屈言陷害,将我瞒在故里,若非壮士今日杀出重围,恐我县令之位也将被夺去啊!”

说罢他便摆出一副‘相见恨晚’的表情。

谢玄不疑有他,他自然不知道府衙的运作原理,没有县令发话,谁敢擅自抓他,一切都有县令的授意罢了。

谢玄道:“不知者无罪,只是伤及无辜,县令莫怪。”

县令赶紧借坡下驴,答道:“无妨,只是壮士可有栖身之所?如今奸贼作乱,兵祸不断,县里正缺人手,不知壮士可否。。。。”

“不必了。”谢玄摇了摇头:“大人好意心领了,只是再下野性难训,又在贵县造下如此杀孽,再难久留,就此告辞。”

说罢他一脚踹向倒地的军汉,径直离开了府衙。

待到谢玄走远,县令终于长输了一口气道:“来人,发海捕文书,捉拿此人!”

几个躲在暗处不敢动弹的小吏赶紧钻了出来,照着谢玄的样貌化了像,派快马发往各处。

不过并非送往朝廷,而是发去附近的城镇。

帝国如今外有强敌环伺,内有叛军山匪作乱,已尽名存实亡。

小城小寨若想生存,靠朝廷已不现实,只能靠临近州县互相依托,同进退才可存活。

所以在县令发布的通缉,也只能遍布附近几县之地罢了。

不过这也足够,谢玄没有马,出了城他能走多远?被擒是板上钉钉的事。

想到这,知县离了府衙,回家享受去了。

另一边,

谢玄已经出城了,不过身无分文,遇见沿路的茶摊酒肆也不敢进去,只能找些野果充饥。

找了一路,半个果子没看到,逃难的饥民倒是遇见不少,都是想去城里讨口饭吃的。

好在寻到一口清泉,至少有口水喝,不过水中见不到游鱼,想必已经被难民抓了个精光。

谢玄只得喝了些泉水,又洗净了衣物和结痂的伤口,继续沿着管道往外走。

此时已是傍晚,天色渐昏,难以赶路,他只得寻了个破庙落脚。

庙内坐着两个难民,正生火烤着鱼。

两人见谢玄衣上有创,背后有剑,还以为他是拦路的强人。

顿时心生警惕,停下动作摸上手边的武器。

谢玄有些尴尬,赶忙解释道:“我也是逃难的饥民,只想在这破庙里住上一夜。”

“若是不便,再下就此离去。”

说罢他便朝外走。

两人见状,起身出言道:“既然同是难民,理当互相扶持。再说出了这破庙,只怕再难寻顶瓦盖遮头。”

“多谢。”谢玄回头行了一礼,找了个角落靠着不再出声。

两人也不多言语,庙内只剩下柴火炙烤的噼啪声回荡。

谢玄偷瞄着烤鱼,暗自咽了咽口水。

鲜嫩的河鱼被烈焰一烤,焦香四溢,无需任何佐料,便能引人食欲大动。

两人看起来也是饿急,不做任何处理,便抓起还冒着热气的烤鱼往嘴里塞,好似两只享受猎物的豺狼。

这一幕在谢玄眼前,无疑是一种酷刑,他再也安奈不住,瞪大着眼睛看着两人。

背对着谢玄的一人只觉头皮发麻,好似被什么野兽盯住一般,回头看去,却是谢玄在黑暗中痴痴看着他。

那人权衡再三道:“我等也是饿极了,若是不嫌弃一并来吃吧。”

说罢他将剩下几条鱼里挑出个最小的递给谢玄。

谢玄哪还顾及大小,抓起鱼就是一顿啃,连着鱼骨嚼了个稀碎,一起咽进肚子里。

意犹未尽的舔了舔串鱼的木棍,谢玄站起身来郑重的道谢。

他本想拿些东西与两人换些鱼,可惜身上除了衣物仅剩下宝剑。

衣物还得用来遮风挡雨,剑是师傅所赐更不能舍弃。

思来想去,谢玄解下剑柄悬着的玉佩递给两人道:“在下身满身上下,仅剩此物,希望二位能收下。”

两人有些惊讶,他们只是惧怕谢玄背后的剑,却不成想谢玄居然肯用玉佩换鱼。

要知道他们之前碰到拿剑的强人,都是截了财物便走,哪有谢玄这般好说话。

两人赶紧在火堆旁让了个位置,招呼谢玄座过来一起吃鱼。

这一晚吃了三人都很愉快,谢玄吃了顿饱饭,两人得了玉佩,皆大欢喜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