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玄幻奇幻
  3. 我的胆子有点小
  4. 第6章 无耻老贼

第6章 无耻老贼

作者:

没到天亮,谢玄就被迫从饥饿中醒来。

身体对能量的渴望,显然不是几只巴掌大的小鱼能够满足的,器官们竭力抗议,希望得到更多能量。

谢玄自然是没东西赏给他们,但眼下也难再睡着了,只得起身准备小憩一会儿,待到天亮再继续赶路。

至于究竟去哪,他还没有想好。总之先离开这里肯定没错。

当初入世是为了寻找挥出那一剑的契机,可几日过去了,怎么感觉琐事缠身,离目标越来越远了?

他本想观摩世间剑术高手,取精华铸剑,几日来居然一个都没碰到。

不过世界之大,必不乏能人异士,以他多年来对剑术的领悟,只需要一两人就够了,再多也用不着。

看来还得继续努力啊!

谢玄感叹着抬起头,天边泛起一丝鱼肚白,破庙逐渐被照亮。

随着亮光,谢玄注意到昨晚赠鱼的两人已经走了。

他们有的甚是匆忙,东西都没完全收拾妥当,还留了些杂物还在破庙里。

谢玄一拍脑袋,昨夜光顾着瞎聊,居然忘了一件事。

城里不收难民了啊!

接头巷尾都有驱逐难民的告示,门外更是布满士卒,直接不准许难民入内。

看来这两位是免不了白跑一趟了。

唉。

谢玄轻探一口气,满心愧疚。

两人天不亮就启程去城里,估计现在已经碰一鼻子灰了吧。

罢了,人各有命,外一人家就是有办法混进城里呢?

想到这谢玄不再犹豫,继续沿着官道进发。

官道,既是帝国调兵遣将的根基,也是链接各处的枢纽。

城郡则是立于官道交界处,把手要道,这种粗暴的防守方式,在冷兵器时代却非常有用。

所以谢玄不需要知道城镇的名字,究竟在哪里,只要抓住一条路走到黑,就一定能遇到城镇。

剑术高手是不可能在家务农的,小村小寨也不需要他们,只有达到一定规模的城镇,才能负担得起职业武士,这也是谢玄寻找城镇的原因。

很快,他喜滋滋的看到一座城市的虚影,出现在了远方。

但看到了,和真的到了不是一码事。

望山跑死马,不是说说的。

好在上午日头还不算毒辣,借着官道旁的树荫,谢玄硬走几个时辰还不觉得怎样。

到中午,太阳高照之时,谢玄是真的有点顶不住了。

斗大的汗水落地便蒸发,官道上连个深些的痕迹都没留下。

且随着离城镇越来越近,附近更是连树荫都再难见到,想来是畏惧攻城,已经把附近的树林全部伐尽了。

这下连休息都不成了,与其在日头下坐着,还不如快些赶路早些到城里休息来的实在。

谢玄已经打定主意,到城里先找个差事混这钱花花,至于找高手的事情不用急,等有钱后再去也不迟。

熬了大半天,谢玄总算走到了城门前,毒辣的日头也恰好此时被乌云遮住,形成片刻阴凉。

谢玄可没空咒这不长眼的老天,因为他还有一关需要过,那就是排队。

巨大的城门紧闭,只留下一扇小门,堪堪够马车通过。

门口更是有不少士兵严加盘问,不少难民被提溜出队伍。

谢玄一边替被踢出队伍的难民默哀,一边担心着自己。

能来这座城的难民,估计也付出了不小代价,被驱逐出去,

基本是被判了死刑。

而他和难民没有什么本质性区别,难民的定义是没有身份证明的文件的人,大多数是因为天灾人祸,不得不背井离乡,而谢玄也没有能证明身份的文件,这就意味着在任何人眼中,他都是难民。

不过谢玄并不担心,他与难民有本质上的区别,那就是他会一点点剑术,到时候只需要稍加展示,进城不是手到擒来?

没准人家还得聘他做个一官半职,免得埋没了这一身剑术。

谢玄就做着这般大梦排到了队伍的最前方。

守门士兵从清早工作到现在,面对海一般的人群,内心已经是不厌其烦,一点没有好气的问到:“可有文书?”

谢玄怡然不惧,掏出早已准备好的说辞道:“我是来当兵的!”

“没有就,嗯?你说什么?”士兵也掏出早已准备好的说辞,可说道一半便觉不对劲,忙到:“你再说一遍?”

“当今天下大乱,我想从军报效朝廷。”谢玄说的不卑不亢,引得后面排队的众人纷纷侧目。

这种极品可不多见了。

再不看就看不着了。

谁都知道帝国快完了,现在谈报效朝廷,还不如谈报效高官来的实在。

就连守城的士卒都蚌埠住了,你提只剑就想报效朝廷啊,真那么容易帝国还至于这样?

“没文书赶紧滚蛋,城里不缺人。”士卒没好气的轰走了他,若是开了这先例,以后怕是人人都要报效朝廷了,那他这门还看个屁啊!

谢玄悻悻离去,心中暗自想到:

不用我,是你们的损失,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刚走出两步,背后的士卒像是改了主意般将他叫住:

“哎,别走,我怎么看你那么眼熟啊?你回头给我瞧瞧。”

谢玄脾气也上来了,刚才找你你不要,现在倒想让我回头?做梦去吧!

士卒见谢玄头也不回的加快了脚步,更坚定了心中的猜想,朝把守的士卒们喊道:“此人定是午城里杀官越狱的剑客,快追,别让他跑了!”

话音刚落,城楼上的士卒立刻起身,抬弓便射,目标直指谢玄。

这时谢玄还怎能不知,必是那狗县令做下的勾当,之前不想妄造杀孽放了他一马,居然在此处捅他刀子。

可此时后悔已晚,他只得狼狈逃窜,在守城军密集的剑雨攻势下,他很快被射伤。

挽弓之人力道很大,箭矢刺透了他的小腿,捅了个对穿,好在受制于摩擦力,箭身的木杆还卡在肉里,不会有血流出来。

谢玄拖着残腿,挥舞着剑鞘,不断格挡着箭矢,心中却总忍不住想拔剑出鞘。

他能感觉到,只需要一剑,城楼上就不会有任何弓箭手存在了。

另一方面,这会打破他与师傅的约定,剑心会受挫。

当他下山时,便暗中立誓,悟道之日,方是拔剑之时!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