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玄幻奇幻
  3. 我的胆子有点小
  4. 第7章 得救了

第7章 得救了

作者:

剑之道,深邃如渊,缥缈莫测。

无数人终其一生,仍难窥其貌。

谢玄年少练剑,刻苦从心,天纵奇才,师承大家,依旧有瓶颈不能突破。

往日里他不得要领,只知道苦练,死练,练破头皮也难以寸进。

受师命入世,仅仅几日,瓶颈居然有松动的迹象,甚至愈演愈烈!

恍惚间,他能感觉到曾经的那道剑光已经离他越来越近,触手可及。

只差临门一脚,他也能挥出那道光,那道他刻在骨子里的极致之光!

所以他绝不能拔剑!

不是对师傅的承诺,不是对自己的誓言,只是为了那一剑。

它要比生命更加重要!

谢玄收起未出鞘的剑,头也不回的跑,跑出了弓箭手的射击范围,跑出了守军的视野,甚至跑出了几里都没停歇。

城楼上的守军从没见过这种人,被射穿了腿还能跑,甚至跑的比普通人还快,骑马的士兵都追不上。

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连日来的种种危机,让这段长跑成了最后一根稻草,终于将谢玄的肉体彻底压垮,在狂奔了几里路后,他一头栽倒在地,人事不知。

说来也巧,谢玄之前见到的那位俊俏少年正巧路过此地,一眼发现了成大字型躺在地上的谢玄。

少年名为宋玉,无官无职,在这一代却颇有名气。

宋玉儿时酷爱读书,无奈家境贫寒,难以负担,只得在闲时偷偷学习。

一日京城有人免费授课的消息传到了他耳朵里,讲者为当代大儒,还是他同乡,宋玉便不远千里前去求学,果真受到了大儒的言传身教。

宋玉学到什么没人知道,大家只知道他回来后仿佛换了个人一般,并靠着人口口相传成了名人。

以上是大多数人知道的事。

背地里,宋玉在外拉投资,在内养门客,宋家庄内兵器堆积如山,粮食甚至够几十万大军的用度。

只待其一声令下,帝国内又会出现一个割据的诸侯。

宋玉在看到谢玄后大为吃惊。

自从给了谢玄钱后,他就再没关注过,他没想到这个毛头小子居然能活这么久。

毕竟乱世,死的最多的就是愣头青。

不过既然没死,宋玉也没有补刀的道理,谢玄的身手他见过,用好了是一股不小的助力。

宋玉赶忙让侍卫救起谢玄,并在官军没来之前将谢玄带回了庄子。

在庄内医者的精心照料下,谢玄很快醒来了,宋玉马上过来一阵嘘寒问暖。

宋玉亲切的慰问让谢玄浑身不自在,他当即道:“请问尊姓大名?大恩不言谢,待我后报。”

“在下宋玉,帮你并非为了回报,只是不愿八尺壮士,因小人含冤而死罢了。”宋玉面色诚恳,仿佛真的为了打抱不平一般,说道:“帝国败落至此,全因这等贪官污吏,他们谋害了多少义士啊!”

说罢宋玉捶胸顿足,仰天长叹。

谢玄对帝国没有任何感觉,但对宋玉却生出不少好感,此人先借他钱,又冒险救他这个通缉犯,让他不得不心生敬佩。

在连续遇到多个坏人后,这个好人显得弥足珍贵,珍贵到他暂时忘了剑,想留在庄内报答他的恩情。

不过他很快便否定了这个想法,他是通缉犯,留在这不是给恩人添麻烦么?

那岂不是忘恩负义之举?

谢玄道:“我有心报恩,只恐官府前来,连累了恩人。

宋玉岂肯放他走,当即道:“地方官府蒙蔽圣上许久,若他们敢来,杀了便是。”

话音刚落,一庄客推门而入道:“有队军士包围了寨子,说要找杀官造反的通缉犯,庄主你看。。。”

来的好快!

宋玉和谢玄的眉头同时一皱,谢玄抢先说道说道:“宋庄主,在下还是走吧!”

宋玉自然不会罢休,当即表示,既然救了,就肯定会负责到底,绝不会半途而废,就算个这些人拼了,也一定保谢玄周全。

背地里,宋玉已经骂娘了,他给附近各个县令每个月都要上不少银子,逢年过节更是如此。

结果查逃犯居然查到了他这里,查到谢玄倒是不要紧,只怕那些兵器与门客。

这些东西被发现了就意味着他公开造反。

那可是要被诛九族的!

所以绝不能放谢玄走,最好是把他拉上去送了,不然官军找不到谢玄,肯定要搜庄子。

想到这宋玉果断道:“救人救到底,我绝不会放任你不管,官军我会想办法解决!”

宋玉的话掷地有声,一脸要与官军拼了的架势,让谢玄感动万分。

感动之余,谢玄知道,不能再承宋玉的情了,否则真的没办法偿还。

谢玄道:“岂有自己做事别人抗的道理?官军你们不必去,我自去解决。”

说罢他直接起身,背上剑朝寨门走。

只听见背后宋玉喊到:“你走错了,寨门在另一边。”

谢玄:“........”

到门口时,谢玄借了匹马,出了寨子。

寨门外,黑压压的官军连成一片,估计有千人上下。

如此密密麻麻的军阵,却不见一点慌乱,反而极其严整,仿若浑然一体,布满了肃杀之气。

谢玄自然不是被吓大的,人再多也镇不住他,反而激起他的斗志。

得益于庄内调配的补药,谢玄精神状态和肉体强度已经恢复,这也是他单挑千余人的原因

谢玄拍马踏入阵前,望向官兵主将。

那人身高七尺有余,带着头盔看不出面貌,手中提着把剑,应该同样是个剑客。

谢玄没着急动手,他依旧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他要先为自己申辩一下。

他朝着阵中高喊:“且慢,可否听我一言。”

那主将道“讲。”

谢玄长话短说,解释道“我是被冤枉的,都是迫不得已,还望将军明查。”

主将问:“你可否杀了官吏?”

谢玄点头:“是,不过是他先犯我的!”

“莫言狡辩,按帝国律法,杀官便是死罪。”

说罢,那主将便策马上前,直取谢玄头颅。

谢玄暗骂此人是死脑筋,连句话都不听人说完。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