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玄幻奇幻
  3. 我的胆子有点小
  4. 第8章 惊为天人

第8章 惊为天人

作者:

谢玄气的想笑。

这件事已经搭上了几十条人命,眼前的这个人,依然不肯听他解释,还想搭上更多的人命。

而一切的源头,居然仅仅是出自擂台上的一次比武,军汉的嫉妒。

谢玄心中叹息。

帝国竟堕落至此么?

寨中,宋玉登高远眺,扫视战场。

附近十城六寨,大小官吏,乡勇恶霸,他无一不识。

来将是余城守将刘熊,传闻其有万夫不当之勇,两年前曾凭其剑术,大破判贼通天王,解余城之围,由此深得器重。

此人长期镇守城中,轻易不会出手,镇县联合军派他前来,足以看出对谢玄的重视。

另一方面也能看出,联合军已无人可用,至少是统军将帅甚少,才会派此人前来。

宋玉此时已经在估摸着利害关系。

帝国没落,群雄并起,谁都想成一方诸侯,伺机夺取天下。

这一切,都在他预料之中,为此他从京城求学归来后,便马上开始养宾客,屯粮草军械,其心思已昭然若揭。

只需要一个机会罢了。

而今,机会就在眼前,千余人的队伍,若能一口吃下,吞进腹中,也附近的镇县名存实亡,一方枭雄可成矣。

不过这刘熊甚是厉害,为联合军的心脏,此人不死,庄中门客尽出也是无用。

至于谢玄,他压根没当回事,充其量是引出刘熊的靶子罢了。

在他看来,谢玄不过是懂点皮毛剑术的强人,怎能与身经百战的刘熊相提并论?估计不到一回合就会被斩死吧。

还是早做准备吧。

“准备好弩箭,听我口令。”宋玉招呼着门客,伏于寨墙后,自己则继续盯着现场。

几十米距离眨眼变至,眼见谢玄即将被砍中之时,宋玉起身喊到:“放!”

霎时间寨墙上猛的站起七八名门客,各个手持巨弓,拉弓上弦,就要将两人射成刺猬。

千钧一发之际,战场之上响起一声沉重的对碰声。

谢玄的剑鞘,与刘熊的剑剧烈相撞,针锋相对的剑气,像一道冲击波,扩散向战场的四周。

拉弓的门客,顷刻间便被迷了双眼,几个反应快的闭上眼还是被冲击波撞了个跟头。

宋玉身旁的门客赶忙上前想为他挡住,宋玉却直接将挡住的人推开,望向战场。

战场上。

谢玄与刘熊策马对视,发现对方眼中皆有惊色。

刘熊惊讶于谢玄的实力,他知道谢玄有些能耐,但没想到居然这么强,强到居然能接下他半成力的一剑!这可是几年来,从未有过的事。

谢玄的关注点也在剑上,他惊讶刘熊的剑虽然费拉不堪,却还有一丝意境。

正是这一丝意,让这简单的一剑,威力直接增长了数倍,达到全新的层次。

谢玄一时间有些不忍动手,高手难寻,刘熊虽是庸手,凭借这一丝意,假以时日,未必不能成为一代宗师。

谢玄这边犹豫了,刘熊却不会犹豫,他探明了谢玄的实力后,便要开始正式进攻了。

他不能让谢玄有片刻的机会。

刘熊乃是自学成才,沙场中练就一身剑法,他的意是忠君爱国之意。

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县令们的勾当他不知道,也不敢知道,但猜到的那一点,也足够让他的意再难寸进。

他能骗过任何人,却骗不了自己的心,意就是人心,剑意便是心意,

这也是他不问青红皂白就要杀谢玄的原因。

再让谢玄解释一会儿,他的意就要散了。

刘熊的剑像密不透风的网,将谢玄捆在其中难以脱身。

他的攻击如狂风中的暴雨,要浇便谢玄的全身,而谢玄则是雨中的伞,顶着狂风奋力苦苦支撑。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谢玄将败之时,谢玄动了。

他一直在观察刘熊的意,透过剑鞘相撞中,他感受到了其中包含东西。

无法用言语形容,非要说的话就像是日食,漆黑的原点中透出一丝丝阳光,而意的力量,仅存在于那微乎其微的阳光之中。

谢玄不懂其意,但也没有继续研究的必要,他开始了反击。

剑鞘如游鱼般划过剑网,霎时间仿佛无懈可击的剑网,被拆解的七零八落。

刘熊满脸的难以置信,他不明白为何一直被压着打的谢玄,居然能破了他的攻击。

传闻绝顶剑客能在实战中顿悟,难道说眼前这个男人顿悟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这蝼蚁怎么能顿悟?”刘熊眼中闪过嫉妒之色,再度掀起剑网将谢玄笼罩。

然而此时的谢玄已经不是刚才,他心中已隐约明悟了几分,刘熊的剑道蕴含着杂质,绝非他所求的剑道。

既如此,已经没有在让着他的必要,谢玄抬手便是杀招。

凛冽的剑气过尘封的剑鞘,如六天之上落下的炸雷,瞬息之间掀翻了刘熊。

还没等众人看清,一颗人头便滚落马下,刘熊死了。

宋玉高坐寨墙上,看的真切,顿时惊为天人。

他目光注视着谢玄的背影,心中一片火热。

若此人为我所用,割据一方绝非难事。

宋玉马上下令:“点其人马,即刻出庄!”

刘熊虽死,然千余人马未动分毫,仍需整顿。

宋玉多年经营的声望起了作用,在他的威逼利诱之下,大半人马被收编,小部分不愿意的人,宋玉也准许他们回家。

连带庄客,一来二去宋玉走了近千人马,器械粮草充足,逐鹿天下指日可待。

不过他没有着急夺取空虚城镇,而是摆下酒宴犒赏谢玄。

准备拉谢玄入伙。

谢玄这边,杀了刘熊后就没什么事了,几个庄客告诉他稍等片刻,等会儿宋玉要摆酒庆贺。

宴席上,宋玉没叫旁人,只与谢玄摆了一桌酒宴。

庄内钱粮甚多,酒宴自然丰盛异常,谢玄这辈子没吃过这等好菜,左一筷子右一勺子,吃的是不亦乐乎。

酒过三巡,宋玉终于来口道:“贤弟可有事做?”

来了!

谢玄心中暗道,他虽然口中酒菜不断,却一直在思索宋玉的事情。

宋玉几次帮他,甚至救过他的命,提些要求自然是理所应当。

宋玉一直不来口,他吃的也不是滋味,此时宋玉主动说起他反而舒服许多。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