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玄幻奇幻
  3. 我的胆子有点小
  4. 第10章 我去

第10章 我去

作者:

帅帐内的谢玄,就像被老师点名做题的溜号学生,脑子里一片空荡,全是问号。

这么多豪杰在此,为何单独点他的名字?

难道说宋玉有心让他在众人面前建功?

他不想建功啊,只想钻研剑术,与宋玉结拜是出于无奈啊!

那日宴席上的拒绝后,谢玄能感受到宋玉深深的失望感,这让他很不舒服。

思来想去,他给自己出了个馊主意。

他不愿受人管束,只要和宋玉结拜就行了,从此以后他们互为兄弟,便是平级了,应该不会受到约束了。

另一方面,按师傅所说,他想挥出的那一剑,与义字息息相关,与宋玉结拜,也有助于他领会这个字的含义,以便精进剑道。

与世人接受的忠君爱国思想不同,谢玄从小身边就只有师傅,接受的教育也只有剑,其他的东西只知道一个皮毛,对万物的理解多半要靠脑补。

所以他还是想不明白为何要派他为先锋。

众人也窃窃私语,先不乐意的是跟随宋玉多年的门客们。

这些人有的是宋玉从挖墙角来的,有的干脆是听说宋玉的大名前来投奔。

他们被宋玉花费巨资养在寨子里数年,不事生产只练武术,今日终于有报答的机会,怎能拱手让与旁人?

就算他是主公的兄弟也不行!

寨内集团主打的就是资历老,不讲道理就是要做先锋。

令一边,投诚宋玉的原县镇班底也不乐意了。

现在他们都因为是降卒的事,一直被这些老人戳脊梁骨,要是让这些老寨子人建了功还得了?岂不是要把他们踩进地底,拽下脑袋当球踢?

要做先锋也得他们来做!绝不能让这些老人做!

这是原县镇队伍给出的答案!

原本沉默的新兵集团一听乐了。

看你们的意思好像先锋已经是你们的了,难道不知道我们新兵集团人最多么?

你们两个一个倚老卖老,一个苟且偷生的鼠辈,有什么资格和我们斗?

先锋必须让新人来做!

看着三方人吵的不可开交,谢玄松了口气,心道:

这下总不能还用我了吧,没啥事我就先回了,这才刚弄清楚点剑意的眉目,得赶紧趁热打铁才行。

正当他打算趁乱开溜之时,探马迈进帅帐。

“禀主公,刘飞前锋以至西北方五里处,仍在向我军靠近。”

宋玉皱眉道:“统军将领是何人?”

“据说是刘飞的义弟,刘昂。”

“可有人听过此人?”宋玉向帐内众人问到。

“没听说过,这刘飞何时有了个义弟?”

“想来是的无名鼠辈吧,不值一提。”

“刘飞为何不派他的侯冲,李猛做前锋,难道这个刘昂比两人还强?”

“既然如此,诸位就同我一起看看此人的能耐吧。”宋玉也不点将了,直接率众人朝西北方布阵,迎战刘昂。

半个时辰后,两军对垒在战场之上。

刘昂军中,缓缓走出个黑面将军,持戟点向宋玉军的方向喊到:“我乃是通天王义弟刘昂,哪个是宋玉,出来受死!”

话音刚落,谢玄身边便有一将按耐不住,拨马上前。

谢玄认得他,刚才倚老卖老就有他一个,只是不知实力如何。

此人刚一上前,不到一回合,便被刘昂斩于马下。

“哈哈哈哈,就这点能耐,也敢为将?”刘昂大笑道:“还有哪个不怕死的,

尽管来!”

首战受挫,影响却并不大,仍有目光期待的望向宋玉。

宋玉骑白马立在军前,看着张狂的刘昂道:“谁敢诛杀此獠?”

话音未落,又是一将冲向刘昂道:“小将愿往!”

此人刚一近身,便被刘昂一戟斩成两截,彻底死了。

宋玉心中一凉,两军对弈,看似是斗将,实则是斗势。

连输两阵便是极限,若再输一阵,恐怕就要兵败山倒。

那接下来该谁去呢?宋玉有些拿不定主意。

另一边的刘昂,见宋玉军中不在出人,便肆意道:“怎么不敢来了?莫非你们都是娘们不成?”

紧接着他又用戟随意的指了指宋玉的方向,嘲讽道:“你就是宋玉吧,果真弱不禁风,跟个娘们似的。不过我们大王就好这口,等下我便活捉你,献与大王!”说完他便哈哈大笑。

谢玄原本还能忍住,听到这是真忍不住了。

你竟然骂我兄弟是娘们,看我不弄死你!

他朝宋玉喊了声:“我去。”也不管其答不答应,直接冲到阵前。

谢玄这一动不要紧,宋玉急了。

在他看来,今日虽然折了两将,但吃下刘宏仍是轻轻松松。

刘昂只是先锋,几百人罢了,而宋玉可是两千人具在,等会直接不分青红皂白碾过去就完事了。

要是把谢玄折了,那才是吃大亏。

看着谢玄出阵,他心猛的悬起。

“贤弟不可!”宋玉赶紧喊到。

见谢玄听不到,他又朝身边的人道:“快,杀过去!”

宋玉身边的战将纹丝不动,呆愣的看向战场道:“不用了主公,刘昂死了。”

其余诛将也大多难掩惊色。

宋玉抬头,只见谢玄正笑着朝他走来,其背后的草地上,刘昂已然身死。

然后他就看到,前一秒还在笑的谢玄,忽然从马上栽了下去,背后插着跟箭,生死不知。

“贼将休放冷箭!”

“弟兄们杀!”

转眼间,刘昂军全军覆没。

而这个消息,也很快传到了通天王的耳朵里。

“你说什么?刘昂这个废物居然让人给杀了?”刘飞一脚踹飞传信的败兵,恶狠狠的道:“那人是谁?”

败兵被踹的口吐鲜血,哭着道:“天王,我真不知道啊!”

刘飞拾起桌上的板斧,在墙上蹭了蹭,说道:“既然不知,还留你何用?”说完不等败兵解释,便一斧砍下其头颅。

“来人,把这人头吊到车上,再有败军回来,也同样取头吊起,不用再找我了!”

“是。”

刘飞像是不解气,又踹了几脚那头颅,才心满意足的离开帅帐,回到自己的帐篷。

那里早已有十几个美女等候着他。

大家还在看: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