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科幻灵异
  3. 良人美梦最长眠
  4. 第2章

第2章

作者:

随后第二天,我着实打不通父亲电话了,便开始担心起来。我心想我一定要去医院看一看。

到了,一人问我找谁。“罗长庚。”我答道。那人便摇了摇头说:“罗医生今天有事出去了,这下下儿回不来,你找他哪样?”我无奈,只好离去。忽然又灵光一闪,想起了送到这里来的那个男子,便问之。说:“在12号病房,你是他家属吗?那你赶快过去。”

这人说话的语气,使我大抵开始察觉到事情不对了。这样的语气我是定然是听到过的,只是唯独是在我奶奶去世时,一位主治医师说出来的。我虽然不是那男子的家属,但人之寿限,生之末路,总会使人怜悯。我“哦”了一声,便急匆匆地向12号病房跑去。没有见到奄奄一息的人,反而是一个半躺在床上的“精神小伙”正瞪大了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他好像认识我一样,一见面表情就不对了,嘴里还隐隐约约念叨着什么,听起来像是重复一个词。我疑惑,昨天在化工厂,他是没有机会看见我的脸的,从被发现到抬到车上,一直都是处于昏迷状态,眼睛从来没有睁开。

“你们认得到吗?”护士问道。我本来不愿细细端详一个人,但这个人让我感觉太奇怪,故我盯着男子不放,也没有回答护士的问题。护士则继续说:“这个人像是精神受了刺激,我问他话,他不答应,所以现在我们连他是那个都不晓得。那他又认识你,你晓得他叫哪样名字不?”

“不。”我摆摆手说,“我跟他也不多认识。昨天120是我打的,他恐怕就没见过我这个人。你们要是真的想晓得他是哪个,采他的指纹或者DNA那不是更好?你问他他不说,我奈得何吗?”护士拉我出来,小声说:“弟娃儿,我们也想啊,但是我们根本近不了身,除非等他今天晚上睡着,取他几根头发。你说话也注意点,搞不好,他还要发狂哩!他既然好像认得你,你去问他,万一问出来些?”

我于是从了她的话,便走进房间。那个男人里起身来,眼睛瞪得挺大。我壮着胆走更加近了,那男人也用手撑着病床往后缩。“你能听懂我说话吗?”我用普通话问。男人没有反应。我再把这句话重复了几遍,又用英语、日语,依然是没有动静。我又尝试着用当地方言和少数民族语言,终于,他默默地点了点头。

我便认定了这个人是哑巴,翻出了纸和笔,说:“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写在这上面吧!”他却摇了摇头。我又问:“您家住在哪儿?是住在C市吗?”他迟疑了半天,写道:“兀兒濧郡妖樹府妖樹市。”这是用繁体字写的,我原封不动地将其打在搜索引擎上,却根本找不到这个地方。我让男人好好想想,男人却两手摆成一个“?”的形状,连连摇头。气急败坏的我只好头也不回地跑出医院。

回头,碰到了王衍钟,说:“你知道那天在化工厂我们抬进去那人不?真是个疯子,问他话不答应,我认为可能是哑巴,叫他写,你看看给我写了啥子东西?”我便把那张纸拿出来给王衍钟看。王衍钟挠挠头,说:“这是哪样啊?这又是郡又是府的,还这么多生僻字,我心头默要么是古代穿越过来的,要么是外国人。”我又气呼呼说到:“那里是外国人,我看是外星人。这个地方根本没得啊!”王衍钟笑道:“真是撞了鬼了,恐怕是一个架空世界入迷的精神病患者嘛。”

“行嘛。”我说道。刚要走,王衍钟问道:“你来医院就是为这事?”我两手一摊说:“这人我非亲非故,

我为哪样介?我来是找我老汉的,一天不见人……”王衍钟急忙说:“那你快回去,我看到他在往你屋走!”

哦豁,遭了,父亲工作明明很忙,然而特地赶回家一趟,肯定是知道我去化工厂,这下回去有得挨骂的。但是又不得不回去啊!

进了屋,母亲便是对父亲一顿痛骂:“你看你这儿子,一天没把他管教得好,居然跑到那化工厂去。那化工厂可是有鬼啊,老汉以前在的时候没跟你说过吗?这灾舅子,跑过去是要给我们全家招得恶鬼附身啊!”

父亲一脸不耐烦,说:“哎呀,莫一天神不神鬼不鬼的,现在哪个还迷信那种东西?小宇啥子时候去的化工厂?上午吗?”

“那不是哪样?上午去了下午才回来。”母亲火气未消地说。父亲面露愠色盯着我。“中午饭都没吃,老远我就听到救护车在哪里乌拉乌拉叫,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出事了。”

“啊呀!”父亲突然高兴地叫起来,转过来对我说,“这样个说,你打的120?”

我得意地点了点头,说:“就是我打的!”

母亲疑惑不解。父亲说:“昨天中午,我们医院从化工厂送来个昏迷的人,开始叫也叫不醒,但是一查毛病也没得。今天虽然醒了,问他不说话,也不知道叫哪样名字,怪得很。刚刚去办了手续,转精神科了。你看我屋儿子还是挺有出息的,才10岁都会打120,他们学校的老师也还是没白教!”说着说着,父亲脸都笑红了。

母亲没有办法,无奈地摸了摸我的头,说:“好嘛,小宇,下回莫去那种地方了,让人恐惧得很。”我苦笑着点了点头。难道打个120还不是正常五年级学生能够自己做的事情吗?

父亲突然又问:“那当年那化工厂被炸没了的那人叫什么名字?”

“李子浈啊,李子的李,李子的子,浈嘛……左边一个三点水,右边一个贞洁的贞。唉呀,你爹真没跟你说过吗?我都记得比你清楚,真是的。”母亲回答说。

不知怎的,这个晚上我突然更加恐惧窗户外面的化工厂了。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