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科幻灵异
  3. 良人美梦最长眠
  4. 第7章

第7章

作者:

“瓜老师,有人找你。”黄不群一边敲着门一边说道。

“算了,罗轩宇,你各人先回去上课了。”瓜老师朝我说道,随即走了出去。于是,我被完美地卡在了崩溃与非崩溃之间。

既然瓜老师叫我去上课,我就去上课好了。我神志不清地向教室走去,身体依旧不停颤抖,眼前也总是浮现出一些黑色的小点。现在到了教室门口了,我的身子却不听使唤,迟迟没有进去。下节课是什么课?是化学课,是穆老师的课。不!我不能看见穆老师,我不能进去!

我这样想着,眼前更加发黑,但我正在努力克制住我自己。我向左转,顺着楼梯下去,一层、两层,下到不能下的地方,还在像之前那样旋转着走,心里只想离上面的教室、办公室远一点。眼前这扇门矮得出奇,推门而入吧,里面黑洞洞的,应该是个杂物间。也好,我就藏在这里面,再也不出来了。

当四周都暗下来,我的泪水也抑制不住开始往外喷涌。在黑暗的环境中,人的其他感官就会变得敏感,心理也会变得脆弱。小时候的我怕黑,每次头露出被窝,眼睛睁开,就会看到那恐怖的窗帘。我感觉那窗帘像是连接异世界的门,将会有鬼魂从里面飞出来,卡住我的咽喉,将我撕碎。可是为什么我会那么惧怕窗帘?窗帘背后到底有什么?

害怕至极,父亲责骂我根本不像个男子汉,母亲认为这没什么,反而是陪在我身边,等我睡着后,再默默离开。一想到这里,我竟然哭出了声,哽咽在小黑屋的墙壁上四处碰撞回荡。母亲为什么死去了?因为参加了马拉松比赛。她热爱运动,但那是搬家之后。为何要搬家呢?以往的事情如流水般涌入我的脑海。化工厂、李子浈、精神科、父亲、王衍钟……一切的一切都在这一刻记了起来。

家,我是自己走回去的。打开房门,父亲冲出来,一脸惊愕。

“轩宇!你哪样个在这里,我差点就报警了!”父亲的脸上说不出来是苍白还是土黄。见我没反应,又说道:“你们瓜老师说你整个下午都不在,你是不是晚饭都没吃?我马上给你煮!”

“爸爸,我不想上学了。”我说道。

“为啥子不去上学唉?你在学校遭人欺负了吗?”

“爸爸,你还记不记得到李子浈,就是之前化工厂里面运进来的那个病人,后来不在了。”

“是啊,哪样介了?”父亲一脸疑惑。好一会寂静,突然一下,父亲抱住我,痛苦地说道:“轩宇,爸爸对不起你,我顺到你妈的想法搬家,又要让她去参加马拉松比赛,爸爸对不起你啊!但是,你总该是要上学的,你妈妈希望你有知识出人头地,你不能辜负你妈妈,也不要辜负我啊!”

“爸爸,这不是你的问题,要是没有李子浈,我们家也不至于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但是李子浈本来都不晓得哪样个来的,这是天灾不是人祸,这就是命啊,我们命恁个苦,以后不晓得要受好多罪。”我说。

父亲再一次陷入沉默,若有所思。站了一两分钟,转身走进厨房。食材的香气渐渐从里面飘出来。

“来,吃饭,不要想了,你明天还是去上学,别人哪样介对你,哪样介说你,都不要管了。你是有客观因素在里面的,你就把一切当成是他们的错,你没得哪样错。”父亲端着碗盘走过来。

一听到这,我的眼圈火辣辣的,泪水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做啥子,男儿有泪不轻弹。

再伤心也要忍住。”父亲依旧是这么说。或许他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只是习惯性地将字吐了出来。

我无力地吃着。第二天依旧上了学,但是没有撑几节课,就自己将自己关进了小黑屋。瓜老师当然不知道我在什么地方,他或许知道我母亲去世的事情,但是不知道我之后经历的一切对我影响有多大。

正当我在小黑屋里面失声痛哭,矮矮的房门突然开了,一位清洁工,腋下夹着两个圆形的扫地机器人走了来。我立起来,哭红的眼睛直勾勾盯着他。那人吓得跪倒在地,扫地机器人也从腋下滑落出去,滚了几米远才停下。定了神,才说:“同学,你是哪个班的?哪样个在这个地方?”这声音被路过的一位老师听见了,引得她过来查看。

“罗轩宇!你怎么在这里?”眼前的是我们英语老师。见我一脸颓废的样子,赶紧拉我上去,对办公室的那些人说:“找到了!”

“你跑哪里去了?”“你哪样个不来上课?”“发生啥子了?”一时间,这种声音充斥在办公室里面。不出所料地,我又失控了。我冲出办公室,顺手抽出了消防箱里面的灭火器,开始砸一切我目光所及的东西。力气耗尽,我再一次坐在墙角,陷入了一片寂静。

“罗轩宇,我必须要找你家长谈一下。”瓜老师冷冷地说道。

来的不仅仅是我父亲,还有一份处分通知。以我现在的状态,消除处分是办不到的。人有了处分,就有了污点,这个人也就等于废了。只听瓜老师说道:“轩宇爸爸,你儿子简直就像疯了一样,课也不上了,还拿外面的灭火器砸墙,砖都掉了好几块。这种学生要是以后出社会哪样个得了……”

父亲不语,只是低着头。

“轩宇爸爸,你好歹说两句噻。”瓜老师又说。

父亲嘴唇颤抖许久,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话:“确实不好意思,是我管教不力。我今天还有点忙,我们改天再聊。”说完,离去。

瓜老师转身对向我,说:“下节课是化学课,快去上课了。”

什么?化学课?上课?不!我不要上课,我不要上课!我四肢疲软地坐在地上。四周的一切事物似乎都现出了最恐怖的样貌。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