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军事历史
  3. 大宋之水浒群英传
  4. 第14章 其臭如兰

第14章 其臭如兰

作者:

“叮叮当当...叮叮当当...”

风吹起佛殿屋檐下的铃铎声响,很是悦耳。

聆听着、记录着、诉说着这古刹斑驳岁月的点点滴滴...

在这佛门庄严肃静之地,仿佛能洗涤凡人心中厚厚沉垢。

崔道成闭目感受这一瞬的安静,迟疑一下,转身对着王伦扑到便拜。

王伦扶助道:“师兄这是何故?”

邱小乙轻声道:“崔大哥...”

崔道成暗用内劲,跪拜不起道:“俺与小乙自投身江湖,漂泊无依,如浮萍一般,浪荡不定,一心寻一个安身之所。可心中无笔墨,只有蛮力来使,成事不足,每每被人嘲笑、戏耍。

今日又因一时执念,幸亏哥哥舍命奉陪,让俺在此胡闹,险些误了二位兄弟。”

王伦心中一颤。

崔道成继续道:“天幸能与哥哥结识了一场,还望哥哥不弃生死情义,唯哥哥马首是瞻,放荡江湖!”

王伦忙跪倒对拜道:“师兄,折煞小可,若没有师兄护我周全,哪有此时王伦。”

邱小乙亦拜倒在地。

“望哥哥不弃。”

王伦感泣道:“王伦亦生涯磬尽,亲朋无一相顾,流落江湖,师兄肺腑之言,感同深受,愿我们兄弟不要猜疑,同富贵,共患难,江湖之大必有容身之地!”

崔、邱二人也忙道:“同富贵,共患难。”

三人历经生死,有了这过命的交情。

王伦道:“佛祖在上,天地为证,我们三人今日为情谊在此结为兄弟如何?”

崔、邱二人对望一眼,哈哈大笑。

“早有此心,不敢冒犯。”

王伦哈哈大笑。

三人就在佛前插香为誓言,结为兄弟。

......

结拜已罢,看着满地的尸体!

崔道成又道:“哥哥作何打算?”

王伦道:“先把尸首都扔到山涧里,我有知心话说与兄弟们听。”

“一切听哥哥言语。”

三人去角房拿了包裹,把赵强一伙人丢弃的兵器收拢起来,王伦挑一把腰刀,邱小乙背起一张弓,挂一壶箭,崔道成从几人身上搜出三十两银子都交予邱小乙保管,才把尸首都丢在深涧之下。

回到方丈处,点起蜡烛,围着桌子坐起。

邱小乙拿出一个包裹,欣喜道:“哥哥,这是赵强那厮身上的包裹,有很多银子、田产和房契。”

二人双眼冒光,喜笑颜开,早忘记了刚才的杀戮和凶狠。

王伦拿着厚厚一沓寺庙的田契和房契。

在宋朝,有田产的“主户”只占民户总数20%左右,其余大都是四处租种土地的“佃户”,也就是说,其实老百姓是没有地的,土地依然是世家和士大夫手中。

大宋的共治天下,说白了也是与士大夫共治天下,跟农民没有任何关系的。

宋朝是最富有的朝代,也是农民起义历代较多的朝代。皇室、贵族和士族拥有大部分金钱和土地,破产的农民和手工业者依旧挣扎在生死线上。不过想比历代历朝,大宋也有很多进步,农民没有地,作为佃户,以及鼓励商业,基层生存的方式也多了。

大宋确实算的上比较好朝代了,可相对后世,王伦,生在和平时代,没有经历过贫穷、饥饿、杀戮、战争等等,还是太过极度残酷了!

王伦看着崔、邱二人,以及田契和房契。

心中感叹:“宿命一词真的奇妙,

这一路走来,自己见了太多无奈。终究王伦还是要选择梁山吗?”

王伦对二人叹道:“我那日杀了酒店的歹人,今日又同二位兄弟杀了为恶不作的赵钱兄弟,冥冥之中是有天意否?”

崔、邱二人听了,想起前日三人在道观说“义”,今日佛前说“天”,冥冥真有定数?

“祸兮福兮,定有天数,哥哥何必烦恼?”

“即有天意,我就要为兄弟们谋个出身,安身立命,二人兄弟可否听我肺腑之言。”

二人对望一眼。

又是安身立命?

“哥哥但说!”

“我日前在酒店杀风九娘之事,青州想来发了追捕我的文书。今日我们又作下这等事情,虽然无愧于心,官府昏暗不明,岂能容下我等,不日,定会有追捕公文沿路张贴,派官兵捉拿,我们已是弥天大罪之人。”

崔道成哈哈大笑:“哥哥休怕,谅官府这些酒囊饭桶,又有何惧?”

王伦愁眉道:“寺庙无险可守,无人可用,不是久留之地。”

崔道成发狠道:“咱们兄弟三人的本事,何惧?多少做了弥天大罪的人都逍遥自在,咱们兄弟如何做不的?”

“如何做不的?”

王伦看着崔、邱二人,自己也有一些钻牛角尖,自己一直想当一个良人,可现实一直没给自己机会。

转而哈哈大笑道:“我们三人,一腔热血,一身本身,如何做不得?”

邱小乙道:“哥哥言下之意是有了计较?”

王伦起身拍了拍崔道成的肩膀说道:“我们兄弟本事,岂能埋没这空寺,草莽之中,如枯骨一般,碌碌无为?”

崔道成悻悻然,收了心中仅有的按捺情愫。

“哥哥说的有理,作何打算?”

王伦感慨沉吟自语道:“朝廷昏庸,有国难报啊。”

崔、邱二人心中咯噔一下。

“哥哥?”

王伦沉吟半晌,打起精神,郑重说道:“师兄的心思我是知道的,咱们兄弟身世浮萍,如果在这里与官府私对,终究双拳难敌四手,反而破了这清修之地,诺大的名寺古刹!

我思来想去,想去一处落草,接纳英豪,图一世快活,不知二位兄弟心下如何?”

邱小乙应道:“好则好,只是没本钱,不好成事。”

崔、邱二人的眼光还是做个打家劫舍小团伙,打不过就跑,逍遥自在。

王伦摇摇头道:“如何没本钱,咱们兄弟的名声就是本钱,一者召集志同道合之士壮大声威,劫富济贫,替天行道。二来安身之地,大碗吃酒,与兄弟们快意恩仇,作长久打算,不好过在此山野朝不保夕?”

二人听王伦之意,是早有打算了。

崔道成恭敬道:“哥哥所言极是,俺与小乙一路走来,也想找一处安身,见江湖上多是目光短浅之辈,不愿污了这清白之身。今日看着这诺大的寺庙,动了心思,想要修缮寺庙,也是一个归处,没成想事与愿违。”

崔道成嘿嘿的笑,有点落寞。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