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玄幻奇幻
  3. 巫师之途
  4. 第四章:弟子与觉悟(上)

第四章:弟子与觉悟(上)

作者:

巫师之途第一卷:一切的开始第四章:弟子与觉悟死寂。

所有人都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中。

没有人预料到了莫亚的举动,尤其是站在乌鲁斯身后的五名仆役,他们怎么也想不到,那个平常看起来无比老实的乌鲁斯的狗腿子居然会突然干出这种举动。

这家伙疯了吗?

他们如同用看疯子一样的眼神看向莫亚,根本不相信对方可以成功。

如果下跪就能让一个巫师收自己做徒弟,那他们早就给乌鲁斯磕破脑袋了。

他们的想法,莫亚自然是不知道的,此时的他正按照弗伦的要求站起来,安静地与对方对视着。

一滴滴冷汗从莫亚的额头上析出,如果有人这时候拍一下莫亚的后背的话,会发现他后背的肌肉异常的僵硬,这是莫亚过于紧张时的一种表现。

压力,无比巨大的压力。

在他的目光和眼前面带和蔼的笑容白巫师对上时,莫亚的身体忽然感受到一股无法形容的强大压迫感。

并非形容,而是切实存在!

耳膜,眼睛,甚至五脏六腑仿佛都在疯狂哀鸣,牙齿止不住地发出摩擦声,似乎下一秒他的身体就会因承受不住庞大的压力而炸开。

“还是太想当然了吗……”

莫亚感受着自己逐渐不支的身体,看着对方不为所动的表情,眼中浮现出一抹绝望。

“本来以为既然是白巫师,至少会给我说句话的机会,没想到……”

视线逐渐被鲜红所浸染,如果从旁观的视角看,会发现莫亚的七窍此刻正涓涌着一行行鲜血。

可就当莫亚即将昏迷过去时,那股压迫着他全身各处的巨大压力却忽然消失,紧接着,一道温和的光芒突然从莫亚头顶绽放。

莫亚顿时感觉自己仿佛浸泡在温暖的浴池中一般,身体不由自主地放松下来,五脏六腑以及眼中的剧痛快速平息,耳中的嗡鸣也逐渐消失。

“弗伦大人,这到底是……”

莫亚有些茫然地看着弗伦。

“你叫莫亚是吧,恭喜你,通过了我的测试,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弟子了。”

弗伦看着一脸茫然的莫亚,微笑着说道。

“等等,弗伦大人,您招收弟子的标准不是十八岁之前呼吸法达到山铜骑士水平,同时精神力达到正式学徒的标准吗?”

莫亚不解的询问到,他明明还没有取出储存在烙印中的精神力,现在的他,精神力完全就是普通人水平,根本不符合弗伦的要求才对。

“嗯?居然知道这个标准,乌鲁斯,你口风这么不严实的吗?”

听到莫亚居然一口道出了自己收徒的常规标准,弗伦眼中闪过一抹惊讶之色,然后一脸怀疑地看向对方。

“呵,把你那张和女人一样的嘴缝上都没我的严实,放心,我可以以我乌鲁斯的名誉和你担保,从没将你的收徒标准告诉过第二个人,甚至连自言自语都没有过,毕竟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我早就忘干净了。”

乌鲁斯不屑地嗤笑一声,无情地嘲讽着弗伦,接着看向莫亚,用沙哑的声音说道:

“不过,我也很好奇你小子是从哪得知这个标准的,我没记错的话,弗伦第一次来这的时候你应该还没……”

乌鲁斯说着,语气忽然一顿,似乎明白了什么,饶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古默,意味深长地说道:

“没想到,当时那一批奴隶里面,你才是最不老实的那一个。”

“我只是比其他人更明白在乌鲁斯大人您面前自作聪明的下场而已。”

莫亚朝乌鲁斯鞠了一躬,十分有礼貌地说道。

乌鲁斯认真看了眼莫亚,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

两年前,乌鲁斯将包含莫亚在内的那批奴隶带进来后,因为急着去给塔顶的弗伦送行的缘故,将他们扔在门口便不再理会。

而当时的巫师塔里并没有像现在的莫亚这般老资历的奴隶存在,结果便导致其他人全都趁机朝塔外逃去,唯独莫亚一人在发觉到不对后,果断选择跟上乌鲁斯的步伐,试图向对方打小报告来表示自己的决心,却意外在楼梯口处窃听到了乌鲁斯和弗伦的谈话,于是便有了今天这一幕。

之后等送走弗伦的乌鲁斯回到门口时,他便发现自己新带来的那批奴隶已经死得只剩莫亚一个了。

事实上,原本除开莫亚还有一个人活着的,但莫亚为了防止自己跟随乌鲁斯的事情泄露,果断选择将对方扔出了界限外。

“看来,你似乎比我想象得更不错?莫亚,能让乌鲁斯这家伙都觉得惊讶,说明你在打破常规上非常有潜力呢?

对了,叫我老师即可,你现在已经是我的弟子了,无需再用那些自降身份的称呼。”

弗伦扫了眼互相打谜语的两人,显然也明白了什么,微笑着夸赞了莫亚一句,同时朝莫亚问到:

“莫亚,你不是很好奇我为何这么简单就将你收做弟子吗?你觉得,对巫师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

莫亚心神当即一凛,明白自己必须认真回答好这个问题才行。

对巫师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

莫亚顿时陷入沉思中。

精神力?魔力?冥想法?

不,不对,答案应该不是这些。

莫亚开始在脑中思考记忆中乌鲁斯的一举一动,仔细琢磨起对方言行中的每一个细节,飞速地思考起来。

最后,在弗伦期待的目光下,莫亚缓缓吐出了自己的答案:

“是知识,探究更多的知识!”

弗伦满意地点了点头,身后的乌鲁斯也微微颔首。

“很标准的答案,没错,严格来讲,对巫师来说最重要的事物毫无疑问是知识,但实际上,还有一样东西也至关重要——”

只见弗伦停顿了一下,凝视着莫亚,一字一句地说道:

“——打破常理的觉悟!”

说着,弗伦站起来,走到莫亚身前,直到这时莫亚才发现,这个俊朗的中年白巫师竟然比乌鲁斯还要高半个头,导致莫亚在对方身前时甚至不得不仰视对方。

“知识,精神力,魔力,冥想法,这些东西,固然也十分重要,可纵观巫师的发展史,每一次推动巫师体系重大突破的,既不是精神力与魔力,也不是冥想法,甚至纯粹的知识其实严格来讲也算不上。”

弗伦说着,神情染上了强烈的激动之色,语气也变得慷慨而激昂,仿佛一位狂热的信徒一般。

“是的!没错!真正推动巫师发展的,从来不是其他的东西,而是都是打破常理的觉悟!

那些推动巫师体系发展的人,他们真正依靠的,并非强大的能力,也并非侥幸的运气,而是无惧一切的意志!

甚至他完全可以是一个连巫师都不是的普通人,但只要他有足够的觉悟,有敢于挑战无数强大者公认的公理的的勇气,便有可能成为点燃变革之火的柴薪!”

最后,弗伦低头看着莫亚。

“你,明白了吗?”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