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言情穿越
  3. 长安之上(讨逆)
  4. 第897章 归来的动静

第897章 归来的动静

作者:

——宁兴有人说我是想做武皇第二,我想说,与君临天下比起来,我更想自由自在的活着。想看书便看书,想出游便出游。闲来为自己做些书签,做笔墨……

哎!

杨玄仿佛看到长陵站在身前,那憧憬未来的模样。

——权力是很美妙,可世间事,每当你获得了什么,必然会失去些什么。我不想为了权力而失去我的本性。

女文青都很偏执吗?

——子泰,何日能再同游?

最后一句让杨玄莞尔。

他若是去北辽,那是自投罗网。

而长陵来北疆问题不大。

他把书信收好,回身问道:「长陵可有话交代?」

许多话都不能放书信里,否则一旦被拦截,事儿就麻烦了。

果然,詹娟说道:「有。大长公主问,你多久没作诗了?」

杨玄捂额,「许久了。告诉长陵,她在宁兴尔虞我诈,我在北疆也好不到哪去。暂且没有诗兴。」

詹娟犹豫了一下,杨玄负手看着她,「还有话?」

詹娟点头,「大长公主颇为孤独。」

「谁不孤独呢?」

看着昏黄的天边,杨玄想到了自己。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和目标,他的目标是讨逆。

若是没有杨略和怡娘、韩纪的存在,他哪怕知晓了自己的身世,定然也不会去讨逆。

这不是他不孝顺。

而是他对那位父亲没有印象,没有感情。

为他报仇,为何?

那些所谓的仇恨,他无法感同身受。

在走上这条路后,过了许久,他一点一滴的获知了当年的事儿,那些情义、仇恨,这才慢慢背负在了肩头上。

这是他,作为孝敬皇帝的儿子,讨逆责无旁贷。

但旁人呢?

身边的人中,杨略的态度最坚决,若是选择如何处死伪帝父子,杨略定然会选择活剥或是千刀万剐。

但杨略的来信中,渐渐少了鼓动,催促更是见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无声的关怀。

注意身体,别频繁出征,让麾下去,让南贺去。

公事让信任的人去做,郎君你只掌总。

别累着了!

记住,别累着了自己!

越往后的书信中,杨略就越啰嗦,总是翻来覆去的叮嘱他别累着,别伤神。

可他管着这一摊子事儿,能不伤神吗?

随后便是怡娘。

怡娘只是盯着他的日常,什么早饭吃少了,可是饭菜不对胃口?厨子可是懈怠了?若是,那么就拿去祭天。

或是盯着他的作息,发现他熬夜了,便会各种暗示,比如说令人送了宵夜去,传达她的话。

——郎君,怡娘说,蜡烛贵着呢!

当年您就是这么提醒孝敬皇帝的吗?

怡娘还为他看着后院,每日站在屋檐下,双手拢在袖口中,默默看着每一个人的动向。

至于讨逆,怡娘这几年很少提及了。

杨玄甚至觉得,她希望日子就此维系下去,看着他生一堆孩子。孩子们长大,她也老了,就带着孩子们去玩耍。直至某一日,躺在床上安然离去。

讨逆是职责,但她更想看到自己的小郎君能活的轻快一些。

曹颖和韩纪实际上是一类人,文人最大的愿望便是被重用。

杨玄看了许多史书,包括那个世界的。

他发现一个问题,帝王总是和文官容易发生冲突。

为何?

他琢磨了许久,后来琢磨出了自己的一点看法。

对于文人来说,农人,工匠,武人……自己以外的阶层在他们的眼中都是蠢货。

没有我们,大唐万古如长夜。

他们觉着自己是明灯,是彩虹,智慧能照亮夜空的存在。

时日久了,他们就觉得自己类神。

优越感爆棚后,他们会不自觉的俯瞰帝王。

这怎么看……也是个蠢货啊!

当这种心态生出来后,再难掩饰。

权力怎么能被蠢货执掌呢?

于是他们会和帝王争权夺利。

在这个过程中,十成人中会扑街九成,成功的那一成中,起码一半做了反贼。

权力到了最后,就是一条路!

要么走到头,要么,就被人弄死!

如过河卒,不能后退一步!

曹颖和韩纪以后会不会走到这一步?

杨玄笑了笑。

剩下的人中,老二是个没想法的,杨玄要讨逆,那么他就讨逆。杨玄哪日说要去钓鱼,他把刀子一丢,欢呼道:「去砍鱼头了!」

老贼是个名利心重的,一心想光宗耀祖,为盗墓贼这个行业注入新元素。

宁雅韵呢?

杨玄实际上并不担心老帅锅会反感自己的真实身份,他只担心老帅锅会觉得事儿太麻烦,把玄学带入深渊。

所以,许多事儿他有意无意的暗示,老帅锅也有意无意的说些什么……子泰,你头上长角了;子泰,你长尾巴了……

还有许多人,赫连燕,姜鹤儿,屠裳,裴俭……无数人,每个人的理想都不同,目的也不同。

如何把这些不同的人捏合在一起,这是他的责任。

没有人能理解他的深层想法。

孤独常伴!

他想到了帝王。

帝王好像也是如此吧!

面对国家,他需要捏合所有的阶层来冲着一个方向使劲。

这个难度之大,让人崩溃,难怪帝王多短命。jj.br>

我呢?

杨玄仿佛看到自己坐在御座上,下面无数臣子行礼。

整个天下都在嗷嗷待哺,外敌在虎视眈眈,内部还有二五仔随时准备反水……

太难了!

但总得要做啊!

他幻想了一下自己的未来,然后,先前被长陵影响到的负面情绪,迅速消散。

写了回信给詹娟,杨玄看着天边落日,突然有些想家了。

晚饭后,他和宁雅韵出来溜达。

詹娟在后面些,姜鹤儿作陪。

「杨副使……」

「是秦国公。」

姜鹤儿微微扬起下巴,把小得意显摆出来。

「节度使了?」

詹娟有些失落。

杨玄去长安的消息传到了宁兴时,生出了不少猜测,有人说他这一去安全没问题,但很有可能彻底和长安闹翻。

这是普遍的心态。

然后,有人建言出兵,被皇帝劈手一玉佩,砸的满脸飙血。

大军不是说走就能走的,调运粮草补给,少说得一两个月。同时还得调动军队集结。

这些动静瞒不过北疆的探子,消息一传到北疆,北疆随即会固守,令人快马去长安报信。

不消说,杨狗会急速赶回北疆,杀气腾腾的要和北辽做个了断。

这是其一。

其二,杨狗去长安,大唐内斗要开始了,咱们看戏不好吗?

「对啊!还是秦国公。秦!」

姜鹤儿再度强调了爵位。

「宁兴也有不少国公。」詹娟反击道。

「呵呵!都是一群吃祖宗饭的家伙。」姜鹤儿笑呵呵的。

两个女秘书的争执传到了杨玄和宁雅韵的耳中,二人莞尔。

「你让玄甲骑先回去,自己为何停留在此地?」

按照宁雅韵的了解,杨玄更愿意紧急赶路,在天黑前赶到桃县。

「先前有锦衣卫的人来禀告,一股马贼往这边来了。」

「遣人绞杀就是了。」

杨玄轻声解释道:「他们随行带来了一个妇人,怕是不简单。」

「难道是送嫁?」宁雅韵笑道。

「送嫁也好,回娘家也罢。」杨玄按着刀柄,看着天边最后一抹昏黄,「我离开北疆许久了,好歹弄个动静,让对面知晓。」

距离这里七八里的地方,百余骑正在缓缓而行。

一个看着五十多岁的妇人单独一骑,但周围有两个马贼看守。

「吃晚饭。」

马贼头领说道。

所谓晚饭就是干粮。

妇人得了一张饼,饼很干,她嚼的很吃力。

首领却有酒,他拎着酒囊过来,站在妇人身前。

妇人抬头,脸上写满皱纹,惶然道:「贵人……」

「这里接近桃县了,明日我的人会去城中寻你的小娘子,寻到之后,会用你来交换两个人。你觉着,自己可能值那两个人?」

首领冷漠说着,仰头喝了一大口酒,长长的叹息。

妇人低下头,「奴,奴不知呢!」

「不知,那你就可以去死了!」

酒囊就在妇人的头上,缓缓倾泻。

酒水淋下来。

秋季的草原,一早一晚温度不高。

妇人瑟瑟发抖,「奴不知呢!」

「是个废物!」

首领转身而去。

两个马贼悄然回来。

「兄长,咱们发现了个营地。」

「多少人马?」首领眼前一亮。

「百余骑,有不少大车!」

「百余骑。」首领看看麾下百余人,为了能顺利潜入北疆,他把大多兄弟留在了老巢。

「出其不意!」一个马贼说道。

「对,出其不意!」

首领看了妇人一眼,「此行主要是用她来换人,若是……罢了,不耽误事。咱们先去偷袭营地,成功后,明日派两个兄弟进城寻人。」

「妥当!」

就在不远处,两个锦衣卫默默看着他们,摇头退去。

退到了说话听不到的地方,其中一人说道:「这批马贼入境就被发现了,指挥使的意思,看看他们想做什么。今夜,看样子他们要弄些动静出来。」

「主要是那个妇人,否则早就动手了。对了,那个营地是谁?」

「副使!」

子时,马贼们开始行动了。

一行人缓缓接近了营地。

首领仔细打量了一番,低声道:「准备。」

两个马贼留下来看着妇人,其他人上马。

「看着有钱!」首领舔舔嘴唇,「没想到来干活竟然还能遇到肥羊,老天待我不薄啊!」

他缓缓拔刀。

长刀指着营地,喊道:「杀肥羊啊!」

「杀肥羊啊!」

百余马贼欢呼,策马而行。

营地里有些喧闹,能看到人影幢幢,以及人马的嘶喊。

乱作一团啊!

马贼们熟练的抛出绳套套住栅栏,随即打马一拉。

栅栏倒下。

马贼们冲了进去。

噗噗噗!

点火的声音密集传来。

火把照耀中,数十人簇拥着一个男子站在前方。

「我本想夜里去偷袭,没想到你们竟然来了,得,省事!」

说着,男子摆摆手,身后有人吹响了号角。

呜呜呜!

「杀了他!」

首领高呼。

几个马贼狂野的冲了上去。

男子没动,神色有些诧异,显然是觉得马贼们的胆子太大了。

他身后几个弓箭手张弓搭箭。

从拿出箭矢,到张弓搭箭,到放箭,三个动作快若闪电。

而且,箭矢都没落空,每一箭都射中了马贼的要害。

这特么……都是射雕手!

一支商队有一个射雕手就能满世界吹嘘了,五个……五个射雕手那是一个实力部族的存在,不是他们这等小股马贼能去袭扰的。

「撤!」

首领把肠子都悔青了。

可刚准备掉头,身后传来了马蹄声。

一个个大汉拿着长长的陌刀,看着他们就像是看到了羔羊。

十余马贼冲杀过去。

刀光闪过。

战马长嘶奔逃,马背上的马贼无一例外都变成了两半。

「我的神!」

这是一群杀神!

老子的命好苦!

首领喊道:「掉头,擒住首领做人质!」

他带着剩下的马贼掉头,准备去擒获那个男子。

「胆略不错!」

杨老板举手。

身后数十人齐齐张弓搭箭。

看着他们那整齐一致,且快的吓人的动作,首领浑身一凉。

不会都是射雕手吧?

哒哒哒!

战马加速了。

「放箭!」

数十箭矢飞来,几乎都未落空。

首领有些修为,避开了一箭,喊道:「饶命!」

他下马,高举双手,「是哪方好汉?兄弟严好人,兄长报个名,兴许咱们认识。」

「你还不配。」

王老二过来,一脚踹倒他,回身问道:「郎君,要活的还是死的?死的人头算不算钱!?」

杨玄:「……」

那边两个马贼逃了,留下王花在那里有些绝望。

「下马,过来!」

王花下马,步履蹒跚的跟着护卫走过去。

她看到一个护卫一巴掌拍倒马贼,然后单膝跪在马贼的背上。马贼的脊椎骨不知是断裂还是什么,声音很脆生。

好凶的一群人啊!

她被带到了杨玄身前。

「见过贵人。」

周围火把很多,视线很清晰。

妇人的脸上颇为粗糙,皱纹不少,眼窝深陷,看着就让人想到了劳碌了一辈子的乡村老妪。

「姓名,目的!」

杨玄说道。

妇人不敢隐瞒,「奴叫做王花,此次来,他们说让奴见到小娘子。奴十多年就没见过小娘子,奴真的想她。只求见上一面,奴死了都心甘。」

杨玄蹙眉,「你的小娘子是谁?」

王花抬头,眼中闪过期冀之色,仿佛在发光。

「赫连燕!」

求票!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