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其他
  3. 龙族:从凡人归来的路明非
  4. 第八十二章 斩杀(二合一,祝大家新年快乐!)

第八十二章 斩杀(二合一,祝大家新年快乐!)

作者:

在上杉绘梨衣盘问那十几个人的时候,路明非已经分出一缕神念附身在了狙击手身上。

狙击手是一个约莫二十五六的青年,长了一张普普通通的白人男性相貌,扔到人群中基本上找不到。

他骑着摩托在半路就把装着狙击枪零件的箱子往路边的垃圾箱一扔,回到城区就直接进了一家成衣店。

等他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一副短袖衬衫七分裤,头戴遮阳镜,脖挂拍立得,脚踩拖鞋的游客打扮。

他对自己的行动显然非常自信,完全没有担心被追踪的样子,甚至还自言自语道:“切,什么s级混血种,垃圾。”

接下来他就像是一个真正的游客一样在城中游玩起来,路明非跟了一会儿,没发现什么有用的信息。

便将注意力从他身上收回,反正有神念附身,到时候再看也不迟。

至于那把狙击枪,在他离去后不久,箱子中的机关启动,黄色的液体渗出,将零件腐蚀殆尽,倒显得非常专业。

“路明非,我觉得这件事似乎并不简单。”

楚子航沉默良久,最终还是选择了开口。

如果是上杉绘梨衣将带鱼直接击杀,甚至是在屋内大开杀戒。

他都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反正如果是他来做这件事,大概率会同样暴力。

可是,带鱼死得太蹊跷了。

这个地方虽然说黑帮很多,非常混乱,但是对于武器的管控其实非常严格。

这样一说,似乎有些怪异,明明黑帮有很多枪械,甚至连ak47这种自动步枪都出来了,怎么还能算是对武器管控非常严格呢?

然而就是非常严格,因为这种丧心病狂的贩毒帮会是没有底线的,如果能够搞到更好的武器,他们不可能舍不得花钱。

可实际上,他们连一件防弹衣都没有,面对上杉绘梨衣驾驶的防弹车,也没有拿出某些影片中的火箭弹。

这些已经足够说明他们的一切发展,基本上都处于某些人的掌控之中。

楚子航继续说道:“根据资料,带鱼已经掌控蜉蝣城超过三十年,这么长的时间他们能够生存下来,很明显是某些人纵容的结果。”

“可是这些人应该是知道混血种存在的,他们没有理由阻止我们追杀死侍,更没有理由击杀带鱼。”

“因为死侍会影响他们的利益,而带鱼身死也会影响他们的利益。黑帮的权力交接本就混乱不堪,现在这种情况恐怕要更加严重”

路明非微微点头,楚子航反应很快,一下子就捋清了里面的逻辑。

一个稳定的黑帮绝对比十几个混乱的黑帮所带来的利益要大,所以绝对不会是那些对带鱼知根知底的人所为。

“是一个第三方,一个知晓我们身份的第三方。”楚子航缓缓说出自己的推论,“他们并不是冲着带鱼来的,他们是冲着卡塞尔……或者你们来的。”

说到这里,他身子前倾:“路明非,事件已经脱离了掌控,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够允许我向学院求援。”

路明非摆摆手:“事情确实脱离了你的掌控,但没有脱离我的掌控,这是绘梨衣的任务,卡塞尔学院没有干涉的权力。”

楚子航沉吟片刻,问道:“莫非你还有帮手?”

路明非说的话他自然是相信的,但是如此远的距离,路明非是不可能知道那个狙击手是谁的。

既然路明非没有说谎,那只能是这边还有他不认识的帮手。

也许是路明非这段时间新认识的混血种也说不定?

“你可以这样认为。”

路明非不知可否,说完便不在言语,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到屋内。

上杉绘梨衣的询问还在继续,但基本上已经接近尾声,却并没有问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这几个小头目甚至连那些死者的姓名都能搞混,更别说什么爱好和行为习惯了,只能说出大概的长相和年龄。

上杉绘梨衣环顾一周,很是无奈,原本这件事一帆风顺,她已经顺利见到了带鱼,却没想到带鱼就这样简单死在了自己面前。

现在她也想到是第三方在针对她或者卡塞尔,但是不太明白这种针对行为的目的。

如果是针对她的话,直接攻击她不是更好?

如果是针对卡塞尔那更加不合理。

杀死带鱼无非是延缓一下那个失控混血种的死期罢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个死侍的理智会越来越低,最终一定会放弃潜伏,直接大开杀戒。

至于黑帮死人,对上杉绘梨衣或者卡塞尔也没有什么影响。

毕竟在卡塞尔或者上杉绘梨衣眼中,他们也该死。

最后一个小头目正低头说着他知道的事情,上杉绘梨衣却有些心不在焉,她心中隐隐明白了狙击手的目的。

那个狙击手真正关心的……是那个死侍。

死侍必死无疑,但是死侍存活的时间对他很重要,他需要死侍尽可能活得更久!

那样他就可以完成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

“我……我说完了。”

最后一个小头目说完后半天不见上杉绘梨衣开口,于是下意识提醒了一句。

“嗯。”

上杉绘梨衣轻轻点头,又摇了摇头,这些人说的信息太散乱,甚至互相之间还有些矛盾。

这些人见到她这副表情,一下子都紧张了起来,因为以前带鱼老大教训人的时候,也经常这样。

点点头肯定一些并不重要的没有实际利益的东西,然后摇摇头说“你这样做让我很难办啊”、“如果不处理你我还怎么管理大家呢”,然后杀人鲸就会上前把那个倒霉蛋砍死或者枪毙。

他们左右对视了一下,有几个人眼中闪过一丝疯狂。

机会稍纵即逝,与其等待眼前这个杀神的审判,不如先发制人。

疯狂者们左右瞥了瞥,基本上都明白了各自的想法,不约而同地将身旁的人往上杉绘梨衣身上一推,然后猛得朝一旁的会议室跑去。

那里有可以让他们拥有自保之力的东西,原本是带鱼专属的,可现在带鱼已死,自然也就归他们了!

被推向上杉绘梨衣的人,脸上闪过惊恐和愤恨,却为时已晚,面色狰狞地鼓起勇气想要拼死一搏,嘴唇蠕动开始吟唱言灵。

“死。”

上杉绘梨衣面色平静拔剑横斩。

伴随着轻灵悦耳的女声落下,扑上来的人口中才吐出几个音符,拳头才刚刚抬起,黄金瞳便瞬间黯淡。

他们身形一顿,胸口浮现出一缕血痕,鲜血狂涌,无力地瘫软在地上,眼看是活不成了。

楚子航感叹:“无论看多少次,这种控制力都太恐怖了。”

路明非微微一笑:“尚需努力。”

一击解决替死鬼们,上杉绘梨衣微微下蹲,大长腿猛地发力,朝会议室冲去。

她挽出一个剑花斩断门锁,一掌击出,会议室的大门被直接击飞,在里面传来一阵东倒西歪的闷响。

路明非打开车门:“走吧,在车上看不见了。”

楚子航点点头拿上村雨下车,不过他并没有跟着路明非往里走,而是转过身提着村雨警戒外面,毕竟这里还留下了几个举着双手放弃抵抗的人。

逃进会议室的几人,此时脸上满是疯狂,眼神中带着欣喜、恐惧、忧虑、愤怒等等情绪。

他们手中都拿着一根空的无针注射器,显然已经将某种东西打入体内。

上杉绘梨衣柳眉微蹙,红色的双眼将他们一一扫过。

这些人的气息有些古怪,又有些熟悉,似乎有某种东西要在他们体内苏醒。

“哈哈哈哈哈哈哈!”

离她最近的一人十指仿佛痉挛般扭曲,浑身剧烈颤抖,脸上青筋如同蠕虫般鼓起扭动,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另一个人也发生了同样的变化,笑容癫狂:“哈哈哈哈!带鱼这个蠢货,有这种东西,早拿出来不就好了!”

“就是啊!”又有一个人开口,“抛瓦!这就是抛瓦!有这种力量,什么‘黑帮屠杀者’,什么狗屁反黑队,老子一个人就能干翻!”

上杉绘梨衣终于明白他们身上发生了什么,他们注射了某种药剂,在强行增强血统。

世界上确实存在这种药剂,她以前注射的就是血统抑制药剂,那么有血统增强药剂也是很合理的。

但是这些药剂并不是真正的进化,无法从基因层面增强或者减弱龙族血统,只是改变体内的龙血比例罢了。

这种提升受原本的血统层次限制,能提升一小阶都很难,但哪怕是这种程度,他们也不能称为人了。

“我有一点点同情你们。”

上杉绘梨衣平静地开口,其实她并不是真的同情眼前这些人,只是莫名想到了自己罢了。

这些人的无知,和曾经的她一模一样。

“闭嘴,你这个婊子,等老子拆了你的骨头,会好好疼……”

离上杉绘梨衣最近的人感受着浑身的力量,早已无法束缚血脉中的暴虐。

这一刻他心中的所有欲望都被无限放大,看着眼前上杉绘梨衣完美的容颜和矫健有力的身躯,淫邪之语肆无忌惮地脱口而出。

“呃……”

还没等他说完,路明非眼中寒芒一闪,他便再也无法说出任何话语。

上杉绘梨衣无奈道:“路师兄,这是我的任务。”

虽然她心中也对这些污言秽语厌恶至极,但还不至于到这种程度。

路明非闻言举起双手投降:“我也没做什么,只是让他说不了话而已。当然,我并没有限制他使用言灵。”

“那样最好。”上杉绘梨衣点点头,眼神淡漠,像是在看一群死人,“不要误会,我只是同情你们的无知。”

“你们对混血种的世界一无所知,误以为依靠小小的‘进化药剂’,便能够与一出生就站在混血种尽头的皇对抗。”

“什么狗屁皇!老子才是皇!”

“呸,老子才是皇!”

“等把她杀了,老子再把你们也杀了!”

……

上杉绘梨衣不再言语,静静等待他们出招。

杀死他们很简单,但是能够提供这种药剂的人并不简单。

至少也是能够与蛇岐八家的媲美的组织,才能有财力和实力研究量产这种药剂。

上杉绘梨衣只想用实力告诉他们,这些费劲心思的药都是垃圾。

最后五人全部完成了龙化,他们皮肤浮现出暗青色,脸上长出稀疏的鳞片,眼睛变为金色的竖瞳,手上长出长长的锋利爪子,看上去就像是某种有鳞的怪物。

“什么狗屁皇,老子已经不怕你的眼睛了!受死吧!”

终于有人忍不住出手,身形化为一道残影,利爪朝着上杉绘梨衣狠狠抓去。

出手的并不只有他一个,在他之后又有两人扑了上来。

剩下的两人则站在原地吟唱起言灵,空气中有着火星和雷光闪过。

上杉绘梨衣身子微微下蹲,风衣的下摆触碰地面的一刻,已经有三个死侍扑到了眼前。

叮叮叮!

上杉绘梨衣的手快得连残影都看不见,寒璃剑在她面前形成一片剑光屏障。

三个死侍伸进来的利爪被瞬间搅成粉末,如同一片血花般绽放,手臂断口露出带着淡淡金色的血红骨骼,他们根本没能完成龙骨化。

冲上来的死侍还没有反应过来,寒璃剑就已经搅碎了他们的心脏,同时戳穿了他们的颅骨。

没等他们的残躯落地,吟唱言灵的两人已经完成了分头行动。

咚咚咚咚……

躯体、头颅洒落一地,然后是鲜血喷涌,会议室的地面被染成一片血红,一如往日。

前一刻还不可一世的五个小头目,还没来及的享受强大力量带来的权势,就追寻他们的老大而去。

上杉绘梨衣轻轻振剑,仿佛要将上面的血迹洒尽,虽然剑身本就净如白雪,但她下意识就想这么做。

“走吧,这里没什么好问的了。”她收剑转身,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又回头,“这段时间让你们的人老实点,不要离开蜉蝣城。”

“否则你们大概等不到‘黑帮屠杀者’来杀你们的那天!”

她可不想这些人到时候干扰自己,如果不是自己实力不够,她早已大开杀戒,将这些人斩草除根。

本就放弃抵抗的三人看着这血腥的一幕,强忍着呕吐连声应是。

上杉绘梨衣上车,路明非和楚子航也默默跟上。

“消息有些散乱,我想找个专业的人问问再说。”上杉绘梨衣发动防弹车往回开,“这个地方,应该没人比丽萨警官更懂蜉蝣城黑帮的了。”

楚子航:“确实如此,事实上从她双亲死于黑帮之手后,她就一直关注着这个地方,整整二十八年。”

“……”上杉绘梨衣一怔,叹了口气,“原来丽萨警官背负着这样的过去。谢谢你,楚子航同学。”

楚子航一本正经:“我只是希望你会好受一些,毕竟第一次斩杀死侍,往往都会有些不适。”

“我并没有什么感觉。”上杉绘梨衣略微思索,肯定道,“确实没什么感觉。”

这一点与她的言灵倒很是相配,言灵·审判,神灵站在云端俯瞰凡人,审判罪恶,又怎么会感到不适呢?

路明非呵呵一笑:“本就不需要有什么感觉,像他们这样的渣滓,一次死亡并不能偿还他们的罪恶。”

“……有道理。”楚子航表示赞同。

“路师兄帮我打一下丽萨警官的电话。”

“好。”

路明非掏出苹果,拨通了丽萨的电话,电话却一直无法接通。

“绘梨衣,丽萨警官的电话无法接通。”

“什么?”上杉绘梨衣一惊,“遭了,看来丽萨有危险,我们得赶快去警局!”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