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其他
  3. 咒灵小姐的柯学进化论
  4. 第108章 米花町日常 12

第108章 米花町日常 12

作者:

当萩原研二走出警视厅的时候,路上的车流已经变得很稀疏了,附近行人寥寥,商铺也大多灯火熄灭,挂出闭店的招牌,上了门锁。

这是一个黑沉的夜晚,月色如钩,群星黯淡。

半长发的刑警揉了揉脸,掩住口鼻打了一个小小的哈欠。

几年前,他记得自己即使熬一整个通宵,只要在第二天上班前稍稍眯上一小会儿,第二天就还是精力充沛。现在却已经没有那样的精力了,工作到一点多已经就困意上涌。

果然还是老了吗,萩原研二释然地想到。

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在今年之前,自己的心中都有一团火在烧着。

虽然尽力在父母姐姐和小阵平的面前不露出异样,可萩原研二心知,自己这几年的状态是有问题的。

少年时的他还和松田阵平调侃过那些工作狂一心扎在工作里,不懂得享受生活的美好。

但自从五年前的那件事发生后,萩原研二就完全体会到了另一种心境。

埋头在工作中失去自己生活的人,不一定是因为不懂生活的美好。

事实也可能恰恰相反。

美好的事物消失后,生活就变得苦涩起来,不再是享受,倒像一种无害但持久的折磨。只有用工作麻痹神经,才能勉强控制着自己不去回忆曾经拥有过什么。

而现在小沙罗回来了,萩原研二的重心正在悄然无息却迅速地向生活的一端倾斜。工作又回归了原本的意义,不再是逃避痛苦的手段。

所以,二十八岁的萩原研二通宵工作也觉得无所谓,而马上三十岁的萩原研二,却在加班结束那一刻就立刻想回到那个不再空荡的公寓了。

萩原研二从兜里拿出手机,查看了屏幕上的时间显示,发现已经是凌晨时分,尚且不算是接近黎明。

小沙罗应该已经睡了吧,刑警心想道,嘴边露出一丝微笑。

深夜就是容易让人多愁善感,萩原研二摇了摇头,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萩原研二的公寓距离警视厅的位置不算很近,但因为凌晨时分交通比较顺畅,所以也在半个小时内就抵达了公寓楼下。

整栋公寓楼只有一两户亮着灯,萩原研二的这栋公寓的居民都算得上是熟悉,一眼就看出了这几户亮着灯的公寓住的都是年轻人。

刑警耸了耸肩,并没有在意。他在二十出头的时候,还会通宵唱k,导致第二天嗓子都不舒服。

年轻人的活力总是很可爱的。萩原研二上楼的时候,在心中愉快地想道。

不过……

像小沙罗这样夜里不怎么睡觉,白天也早早起床的人,果然还是不太对劲吧,要不要带她去医院看看?

这么胡思乱想着,萩原研二从兜里掏出公寓门的钥匙,轻手轻脚地将钥匙对准锁孔,然后小心地转动。

因为怕打扰沙罗,所以他尽量让整个过程发出的声音降到最小。

推门进屋,借着楼道中的光线,萩原研二看清客厅里并没有人。

他暗暗松了一口气,心想,沙罗应该是在休息了。

可下一秒,刑警浑身都僵硬起来。

他的目光落在沙罗的房门前。

门是开着的,里面一片静默,没有传出丝毫的响动。

连呼吸声也没有。

良久,萩原研二想,也许是沙罗睡觉本身就很轻,而且喜欢开着门睡觉呢,也不是没有可能。

他迟缓地转身关上公寓的门,然后走到沙罗的门前。没有贸然探头往里面看去,而是在门框附近驻足,侧耳听房间中的声音。

还是没有任何动静,只隐约传来簌簌的风声。

刑警知道沙罗有的夜里会偷偷溜出去,但这是几天之前的事情了,萩原研二这一周的工作很忙,导致他们还没有好好聊过这件事。

虽然知道这种可能性的存在,萩原研二的心跳却还是焦躁地加快了许多。

失去小沙罗已经变成了他内心深处的恐惧,他不确定自己看到一个空荡的房间后,会有什么样的感受。

萩原研二闭了闭眼,在黑暗中沉默着。

良久,他才下定决心,向门口迈出一步。

“......”

鸢紫色眼睛隔着房间内几米的距离,对上了窗外的两个青绿色光点。

他的窗户外面,有一个人,并且萩原研二能看到的,只有一个脑袋。

来人只有脖子和头是在窗框以上,脖子以下的位置都被墙体遮住看不见,正脸也被长发挡住。

只有两点青绿色的暗光隐约可见。

从萩原研二的角度看来,就像是一颗银白色的脑袋正悬浮在自己家的窗外一样。

要知道,他住的可是八楼啊。

如果不是那抹青绿色实在太熟悉,让萩原研二立刻意识到那是沙罗的眼睛对微弱月光的反射——

警察觉得自己可能会发出一声丢脸的尖叫。

但依旧,这幅情境也没好到那里去。

萩原研二用几乎变调的声音,艰难地喊了一声:“小……沙罗?”

声音虚弱而颤抖。

听到声音,那个银白色的脑袋疑惑地歪向一边,头发顺着重力落下来,总算是露出了小半张惨白的面孔。

属于沙罗的那种空灵飘渺的声音从窗外传来:“萩原,你今天醒的有点早。”

她的声音中居然还有点惊讶。

萩原研二:……

警察不堪重负地抹了一把脸,沙罗熟悉的声音让他的恐惧完全褪去了,取而代之的是惊慌失措。

“危险,小沙罗——”

萩原研二刚冲到窗边,想把沙罗拉上来,却看到沙罗伸出五根纤长的手指牢牢扒住窗框,然后一用力。

下一瞬间,萩原研二就看到沙罗已经完好地站在他的面前了。

顶着几乎已经死机的脑袋,萩原研二下意识地按照刑警的思维观察了一番沙罗的周身穿着,片刻后麻木地想到:

小沙罗居然是穿着白色的裙子爬上来的。

真的不会被当成都市怪谈吗?

刑警不堪重负地抹了一把脸,想道。

不过他现在倒是完全不困了,睡意已经消散地无影无踪。

——全是被沙罗吓得。

主要是因为她的失踪,还有一部分是因为她从窗户里冒出的脑袋。

偏偏沙罗对着都无知无觉,看着萩原研二失去表情的脸,她疑惑地想了一会儿,恍然大悟。

“抱歉萩原,我今天回来晚了,没想到你已经醒了。”咒灵乖乖承认错误道。

“没事,但是……等等小沙罗,不是,那个……”

萩原研二语无伦次地说道。

沙罗歪头看看他,却完全看不懂这个人类在干什么。

萩原身上没有散发出太多的负面情绪,不过他看起还是怪怪的,咒灵想到。

于是,她用自己最熟悉的方式安慰了萩原研二。

沙罗走上前两步,在漆黑又安静的房间里,在初夏轻盈的夜风中,抱住了萩原研二。

“……”

僵硬片刻,萩原研二轻轻叹了一口气,在这个略微冰凉的怀抱中放松下来。

半晌,警察牵住沙罗的手,看向她的眼睛:“小沙罗,我们聊聊,好吗?”

“你不用继续去睡觉吗?工作的时候打哈欠会被上司看到的。”沙罗认真地说道。

萩原研二:……

“没关系的,最近太忙了,半个搜查一课都在打着哈欠上班。”刑警耸了耸肩。

在刑事部,一旦忙起来,睡眠不足是常有的事情。

“而且明天是周末,我不用上班。”萩原研二微笑道。

沙罗点点头:“那好。”

于是,萩原研二牵着她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并打开了客厅的落地灯。

暖黄色的轻柔灯光立刻洒满了整个客厅,沙罗的银发在灯光颜色的点缀下,笼罩着一层浅金色的光晕。

咒灵的眼睛随着萩原研二的动作而动,当萩原研二坐在她的旁边时,沙罗的目光立刻落在他的身上。

通常,沙罗在看什么东西,其实也只是在发呆而已,意识根本不在面前的事物上。

她的目光经常是空洞的,没有焦点,也根本没有任何情绪。这样缺少人性不带感情的注视,通常会让人感觉到不寒而栗,或者被冒犯。

萩原研二却感觉,每一次被沙罗注视着,自己都感到十分安心。

警察知道,沙罗也是一样。

她喜欢自己看着她。

与沙罗对视片刻,萩原研二轻声说道:“我能问小沙罗几个问题吗?”

沙罗点头。

“但你之后要去睡觉,大叔们加班猝死的几率很高的。”她认真地强调道。

萩原研二表情凝固了片刻,挣扎着问道:“小沙罗觉得我已经是大叔了吗?”

——等等,他起初不是想问这个的。

沙罗的视线顺着他的腹部一路滑到发际线,然后给出了一个让萩原研二松了一口气的答案。

她摇了摇头。

警察轻松地说道:“谢谢小沙罗关心,我加班的时间不算多,不会有事的。不过既然沙罗这么说了,以后我会减少加班的。”

“因为,我超级享受和小沙罗在一起的时光。”

萩原研二认真地看着沙罗说道。

鸢紫色的眼睛中闪烁着柔和的光芒,像是废墟中看似熄灭的火种重新被点燃。

沙罗缓缓点了点头。

根据她的观察,萩原研二没有啤酒肚的痕迹,发际线的状态也保持良好,但男人的眼角已经出现了几道浅浅的皱纹,又因为几个小时的加班而显露出了些许的疲惫。

这些都是只有人类会出现的情况,咒灵原本对这些的认知是很模糊的,直到她在萩原研二的身上看到了这些痕迹。

在她的眼中,萩原研二是独立于人类的另一个类目。

但萩原研二是人类。

“人类很脆弱的,你要小心。”

咒灵平静地说道。

“……”

又来了,小沙罗的“非人感”。萩原研二想到。

眼前的女孩总喜欢把自己排除在人类之外,在此之前,警察认为这只是因为沙罗的反社会人格。

但现在看来,萩原研二有种奇怪的感觉:

——事实也许远不是这么简单。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