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修真仙侠
  3. 我的重生太危险
  4. 三、我爱学习

三、我爱学习

作者:

浏览全部信息。

张扬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怎么就平平无奇的世界突然开挂,技能点全都点歪了。

根据脑海中这个世界自己旧日记忆。

这个世界的自己虽然年纪小,但是天赋好,嗯,曾经天赋好。

高中入学的时候是一名小天才。

高中,全称高级灵气修行学院中等培训,简称高中。

考入高中后,没两天就拖了后腿。

考上高中的有很多人。

能考上重点高中的百里无一,可以说是万里挑一。

修炼天赋本就是百里挑一,何况修炼速度与能力相关知识,这样就刷掉一大批人。

能够在这样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不得不说其天赋真的很优秀。

不过好运似乎到此为止。

高中生活没到三个月,张扬体内灵气疯狂倒退,最后甚至气血能量开始流失。

求医问药,张父张母不知带着张扬跑了多少地方依旧束手无策没有办法。

医师们无一不在告诉张扬的父母,这孩子,没救了,等死吧。

心灰意冷的张父张母带着张扬回到了家,没想到张扬气血消退到一定程度,竟然不再流失,奇迹般的让张扬活了下来。

唯一的缺点就是张扬的胃口越来越大,像是无底洞,可是不再有生命之尤,无数医者高呼生命的奇迹。

这苟活于世的张扬别说修炼,活着都是万幸。

在这个世界普通人生存太艰难了。

普通科技相当于上辈子的2012年,但是大部分科技都是灵能,这个与原来世界相隔一个等级,实现了等级的跨越。

只不过大部分灵能科技物品只存在修士或者国家军队。

毕竟普通人接触这个没有什么用,也无法供养灵物的消耗。

每一个修炼者每年消耗的财力远远超过普通人一生所消耗的极限。

每年国家都会补贴一部分钱财,大概每个月二十个金币,每次实力进阶补贴翻倍。

普通人一年辛辛苦苦也才赚到五六个金币,二十个根本花不完。

可对于修士而言,一枚辅助修炼加速吸纳灵气的灵石就要五金币,好一点的甚至更贵,修行之路不进则退,每个月修炼最少要两枚,这还是没有什么过多消耗的。

若是有比斗,炼器,炼丹,等等其他方面的用途这一点金币根本不够用,所以日常修士过得生活都紧巴巴的。

除非对自己实力有一定的信任,可以去国家武馆接任务,赚取奖励。

只是任务都相对比较危险,大部分都是清除为祸一方的妖邪。

大部分都是实力强大。

而张扬在曾经三年前也启灵成功,因为无法修炼不用刻意买灵石增加修炼速度,每个月拿着二十金币,就是白拿。

真的,真的花不完啊,太多了。

张扬难过的猛吸了一口饮料,味道不错,有点像爽歪歪,叹了口气:

“这样废柴的我,也只能安心好好享受生活,不能当一个奋斗逼,我真的好想努力。”

张扬难过的嘴角像是盛开的花。

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十点,叹了口气,太远了,回学校看来是来不及,时间根本不够。

也就只能自主学习,努力追上其他人的步伐。

张扬点开珍贵的学习资料。

这个世界就是好,从来没有什么提醒,甚至没有和谐圣光,都是高清步兵。

热爱学习的张扬立刻兴奋起来。

从日韩到欧美。

张扬学习态度端正,积极认真,孜孜不倦。

神情激动心中高呼: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

经过了小半天的学习,张扬有些疲惫。

这次不用翻墙,出了网吧门,往右转身,从斜对面的大门回到高中。

没理会大花愤愤不平的小眼睛。

趴到到床上就开始睡觉。

见到张扬回来,大花立刻上前,也没有什么想报复的想法,主要是张扬坑众所周知,坑人又不是一次两次,不记仇的上前提醒:

“哎,扬哥,上午老师找你,你人不见了。

张老师还说等我们见到你,让你赶紧过去找她。

估计是要收拾你,你要不先去看看吧,不然下午估计更严重。”

张扬摆了摆手:

“没事,天塌下来都等我睡醒再说,别吵我,再吵我揍你啊。”

见张扬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大花刘明也不在说些什么。

张扬这混蛋样,从认识他就这样。

开始的时候天赋不错,修为进步也挺快,还不是那么明显。

后来天赋消失以后,就彻底放飞自我。

对于张扬满不在乎的模样,大花很是佩服,一副看出征勇士的模样看着张扬,眼神颇有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怜悯。

随即不再多言,让张扬好好睡一觉。

下午也不知道多惨。

张扬昏昏沉沉的闭上双眼。

转瞬间张扬来到另一片天地,置身于虚空,之手可摘星。

只是漆黑昏暗的天空散发着幽光。

荒芜孤寂的地面遍布裂痕,充斥着压抑,死寂,空荡荡的令人恐惧。

暗红色的河流在沸腾。

远处天际散发一缕亮光,像是即将破晓。

可除了淡紫色雾气升腾天地之间空无一物。

天空中淡紫色的气流开始在张扬头顶汇聚,逐渐凝实,像是要凝结成太阳,天地开始散发着紫色的光芒。

张扬想要伸手触碰,整片天幕突然碎裂,一张丑脸出现在张扬面前。

是大花,张扬下意识的转头,另一张更丑的脸映入张扬的双眼,张扬瞬间清醒。

耳畔大花的声音也逐渐清晰:

“扬哥,走了,走了,再不走就迟到了。

下午第一节是灵物讲解,听说魏老师刚从妖兽密林深处回来。

带回来不少东西,这回有灵物,我们偷点吃,去晚了说不定就没了!”

说着张扬迷迷糊糊掏了件衣服套上,被拉往教室。

跳脱的三人没人发现张扬小腹丹田处不时闪烁紫色光芒。

一路上全被大花刘明带着。

二人都是启灵二级,力气是普通人的三四倍,带张扬跟玩一样,更何况是两个人带。

张扬就这样迷迷糊糊被逮到教室。

一进教室,像是急刹车,戛然而止,刚刚还生龙活虎的大花二人瞬间蔫了下来。

悄咪咪的带张扬想要从教室后没溜进自己的座位,没想到还没等成功就被一双大长腿阻挡。

纯白的裤子,露出凝脂一般细嫩的小腿。

笔直的双腿在纯白的裤子下若隐若现。

连带着勾勒出里面小裤裤的形状,三角型,我看刑!

半月形的臀比张老师那已经熟透的蜜桃还是差了一点。

凶器更是差了一大点。

不过也不是没有优点,嫩啊,小荷才露尖尖角!

还有那堪堪一握的腰肢,杨柳腰,一把刀。

年少时代的少女就是纯净,如白莲般清澈。

再继续往上看,看到的却不是张扬期待甜美笑脸,而是怒目瞪圆。

死死的瞪着张扬。

身旁大花和刘明这两个坑货,看到班长万晓丽的注意力没有望到自己身上。

一个矮身就急忙从另一边划了过去。

不讲义气的东西!

张扬心中暗骂!

随即脸上浮起一抹笑容,心想着一个小姑娘,对于自己这个老流氓还不是手到擒来,轻声忽悠过去?

对着面前的小姑娘打起招呼:

“嗨,这不是我亲爱的大班长吗?怎么有空来找我了,你不忙着学习修炼考一个好重点学院了?来来,坐,这么热的天,我给你扇扇风?”

说着,热情的把愤怒的万晓丽按在座位上,又是扇风又是递水,让万晓丽晕乎乎的。

对于面前的小女孩,记忆中的张扬是爱了又爱。

爱呢,是因为这……这漂亮,身材好,说话好听,那个男人不爱。

何况张扬不止一次逗她说喜欢她,她每次就冷着脸把自己赶走,拒绝。

害的张扬在她身上丢脸好多次,被大花嘲笑不自量力。

明知道自己身体不好,还一次又一次的劝自己努力,锻炼身体,说不定就恢复了。

像极了上辈子她劝自己学习时的样子。

执拗又认真。

完全让人恨不起来啊。

好一会万晓丽才从海底捞般的服务中苏醒,只不过开始眼中的怒气已经消失,只剩下严厉中带有一丝关切的反问:

“上午你干嘛去了!怎么后来就不在了!”

“老师叫我出去罚站了,你又不帮我求情,我只能站一上午。

老师把我忘了也就忘了,没想到我们这关系你居然也能把我忘记,不提醒老师把我叫回来,太难过了,你还这么问。”

张扬看万晓丽气呼呼的样子不仅不生气甚至还有点想笑,随即逗逗她。

“你放屁!第二节课下课我就去找你了,别说门外,操场我都找了一圈,你的影子都没有,你还说你在罚站?!!!”

“淑女,淑女。”

万晓丽吼过一群人回眸,张扬急忙提醒。

“哼”

万晓丽冷哼。

张扬闻声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本想逗逗她,她说门外没有,自己好说再操场罚站来着。

没想到这傻丫头还真找过自己,预判了我的预判,这就有点尴尬。

不过这点尴尬对于老司机张扬而言根本不是什么事,转眼间张扬就平稳情绪,抓住万晓丽的手,抓到眼前,眼神饱含深情反客为主的:

“难得啊,那你这么关心我为什么我跟你表白的时候不答应做我女朋友,现在说这么多,你是不是后悔了当初的决定?你直说,我可以考虑再给你一个机会。”

张扬这个老色批一下就抓到万晓丽的弱点,让她忘记自己的过失,手不停摩挲,一股淡淡的薰衣草清香沁入张扬口鼻,万晓丽反而陷入羞愤。

这么直接的动作,让万晓丽脸腾的一下羞红。

想要继续教训张扬的话都忘了,小脸像是涂了腮红,让张扬食指大动。

万晓丽红着小脸清啐反驳:

“你咋这么不要脸,全校的人都说你坏,果然名不虚传!”

张扬脸皮不红不白的反驳:

“这叫盛名之下无虚士。”

“那叫臭不要脸!你但凡把你这不要脸的劲用在学习上,哪怕一点也好”

“你明知道我……”

“是,你是不能修炼了,但是你哪怕不能修炼,学好文科,做个药师,医师,哪怕地师都可以啊!”

“行吧行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其实我也很爱学习的,真的。

只不过我从来没有碰到一个优秀的人带领,学习是需要氛围的,不信你看你身边都是什么人,我身边都是什么货色。”

说着张扬无奈的看了看不远处的大花和刘明。

顺着张扬的目光望去,万晓丽沉默了,显然,她认同了张扬的观点。

不远处的大花刘明同时望向张扬,眼神充满疑惑:我谢谢你啊。

沉吟了半晌,万晓丽有些纠结的小脸点了点头,轻声对着张扬甩下转身跑开。

“那,只要你不放弃自己,我会帮你的!”

望着万晓丽的背影,张扬这老色批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这十几岁的青春就是好啊。

笑眯眯望着万晓丽离开后回到座位。

睡了一觉,那种抽离,模糊的感觉已经完全消失。

脑中的记忆也已经完全融合,再也没有看书看电影的那种阅读感。

一切记忆都已经融合。

自己在班里班外作威作福,到处树敌。

不仅没被打死,还活蹦乱跳甚至有很多人怕自己,成为教室后排专属四大景观座位拥有者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自己阴,更是因为自己天生神力。

准确的是,自己天赋消失,身体变差,没有修炼的能力之后,力气越来越大,直至到一定程度后才不再增长,但也根本不怕那些修为高的,启灵两级三级的人。

很奇怪,但是张扬也不清楚为什么,更没有跟人解释,所有人都只当做张扬天生神力,或是这人贼坏,阴险。

万晓丽走后,张扬就回到了自己专属的位置。

身旁两个货立刻把张扬围了起来,一个给张扬揉腿,一个给递水。

狗腿子模样显露无疑,讨好的问道:

“扬哥,你是怎么做到的?教教我们呗?”

“什么啊?左边用点劲!”

张扬一边指示他们,一边随意回道。

刘明立马插话问道:

“就是,就是你怎么和那个班长聊得那么开心的啊,班长平时那么严肃,扬哥,你用的什么办法,教教我们呗,放心,我们绝对不跟你抢班长嫂子,只要能让我们脱单就行。”

“对对!”

大花在一边迎合。

闻声,张扬眉头紧皱,身子都做正了很多。

望着刘明,叹了口气。

又看了看大花,叹息声更重。

拍了拍二人的肩膀:

“你们都挺好的,人好,又老实,我要是女孩我肯定嫁给你们。

只是,你们唯一欠缺的就是我这张帅脸,这你们学不来的。”

听着张扬前半段的话刘明大花还挺开心。

听完之后大花一把推开张扬,刘明也把递给张扬的吃的喝的饮料拿了回来,一边说道:

“要说不要脸还得是你啊,张扬!”

张扬嘿嘿一笑,-伸手要抢刘明手里的零食,刘明一闪,躲开,张扬大叫:

“饮料我都对嘴喝了,你还要喝不成,给我啊。”

刘明回头冷笑:

“丢了都不给你!”

就在刘明冷笑瞬间,张扬快步上前,不仅仅把饮料抢了回来,连带着零食都拿到了手里,一扫而光。

看着刘明惊愕的脸,张扬大笑着后退:

“哈哈哈,上当了吧,这就叫兵不厌诈。”

“是吗?”

一阵清冷的女声在张扬的身后响起。

张扬回头,发现一道熟悉的靓影,只见那道靓影见到张扬转身后继续说道:

“笑得那么开心啊,来我办公室说给我听听,我也笑一笑。”

说着转身就向门外走去。

张扬还没什么反应,大花刘明则突然像是一只斗败的公鸡低着头不说话。

见张磊走后才活了过来,

教室里传来大花和刘明哈哈大笑声。

“这就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恶有恶报!”

张磊回身一个侧目扫过,二人瞬间老实。

大声说话变成小声嘀咕。

反观张扬依旧那不着四六的样,一步一履的跟着张磊的身后。

一边走张扬心里一边暗骂那几个傻子,懂个屁,就知道傻笑。

这样正大光明研究屁……

研究艺术的时候,哪里是受罪,是享受好不好。

心中暗自低语:

“这小张老师有点过分了,这蜜桃有点诱人犯罪啊!”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