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玄幻奇幻
  3. 把你的剑放下2
  4. 二十九、

二十九、

作者:

“也就是说除了你们这些个关卡守卫……诺,吃几口补补营养,”乔维掏了一块肉干塞给对方,又往自己的嘴里塞了一块,半信半疑道,“除了你们,其他人没想法子溜出来乐呵乐呵?比如给你们塞点封口费什么的。”

“嗨,”肾虚狱卒摆了摆手,嚼着肉干含糊不清的愤然道,“错了错了,从头至尾都错了,你当关卡守卫是肥缺呢?”见对方愕然默认,他又连连摇头,显得很是痛心疾首,“截然相反啊!”

“啥意思?”

“从这到流莺小巷多远啊,一来一回半天就过去了,而且还不一定能恰好遇到好货,你说人家干嘛要舍近求远、舍本逐末啊!”

“舍近求远?”

乔维心中一动,想到了监狱狱卒们的所作所为,这种想法刚出现,立时就从对方的言语中得到了验证。

“监狱里关着这么多的女佣兵,几乎个个都是硬脖子,吃起来肯定比那些柔柔顺顺的流莺有味道多了,而且现在还抓了整个复兴会的人,唉!里边现在肯定就在玩着呢!”

没有其他的人出入,那也就是说冒名顶替的计划不能用了,大门守卫相互之间肯定是熟悉的,毕竟平时低头不见抬头见,但外来人想要进大门怎么可能不抬头?而且就算进了驻地,看情况监狱那里也不好进,“那你怎么不想办法进去尝尝味?”

“人家说了,‘等咱们挨个玩舒服了,也让你们这群傻帽试试。’”肾虚狱卒主动伸手朝乔维要了块肉干,吃得咬牙切齿,“那就轮吧,但他吗的,按照进去过的伙计所说的那种玩法,那得轮到何年何月啊,而且里边男男女女加一起将近有两千人呢,每天消耗那么多的粮食,城主大人不可能白养着他们多久的。”

正说着,前边出现了火光,那里应该就是半坡驻地的大门了,乔维让对方踩灭了火把,被光明驱退的黑暗瞬时就卷土重来将夜行人包裹其中,周围虽然还不至于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但十几步以外的事物都已经无法用肉眼分辨。

“前面就是夜宿监狱了,伙计,我该如何帮助你?”

“我还在想。”

乔维搂着对方继续朝着大门那边走去,直至接近了安全距离的极限才下了小道,藏身于某株散发着浓郁尿骚、屎臭味的灌木后边。在他的温馨提示之下,肾虚狱卒全程都没敢发出什么响动,毕竟背叛商会只是小事,抵在脖子上的利刃才是大事。

就如肾虚狱卒所描述的那般,驻军们在半坡平地与斜坡的边缘处立了一排两三人高、顶部削尖的木桩充当墙壁,驻地内的可见度绝对不低,来自于众多或移动、或静止的火把的光亮,正透过墙壁上那一道道粗细各异、长短不一、歪歪扭扭的缝隙泄露到了草地之上,形成了一条条不断变换着形态、明明灭灭的光斑。

移动火把的人肯定就是巡逻队,他们脚下的铁靴踏在地上造成的震动乔维就是趴在外边都能通过腹部感受得到,巡逻队的数量应该不少,驻地指挥官大概是被复兴会的夜袭搞得紧张过了头,又或者只是不想在晚休之前让太多的士兵闲下来惹是生非?

木桩围墙在那个位置被两座用木头临时搭建起来的哨塔所隔断,两塔之间相隔八九步远,中间的则是由大概手腕粗细的树枝拼接而成的两扇大门,门前还摆着一排齐胸高的拒马

地上大片大片的黑印应该是之前打斗留下的血迹

监狱小道上有火光正在向这边靠近,

那是火光发出的光

再次确认肾虚狱卒嘴里已经问不出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乔维突然就动手了,在捂着对方口鼻的同时,手中的利刃迅速地改变位置抵住了对方的枕骨下方,猛地使劲,利刃就伴随着噗嗤一声微响刺穿了头皮与肌肉,肾虚狱卒枯瘦的身体猛然僵住,两眼一翻那张黑脸就彻底地失去了生机。

“血肉苦痛,原地飞升。”

为了避免粘上太多的血,匕首被留在了尸体的头颅之内,乔维轻轻地放下了肾虚狱卒,凝神屏息地朝那一小拨往监狱这边走的人靠了过去。

来的人都是全副武装的佣兵,总共有六个人,走在前边的那个没打火把也没带头盔的家伙大概就是头领,得益于周遭寂静无声的环境,这种猜测很快就在探听中被确认,头领的名字叫做昆汀,很耳熟,维稍稍回想了一下,终于在怔楞中翻找到了关于对方的信息。

在将昆汀这个名字跟布勒弗斯的昆汀联系起来后,他立即就带着这个意外之喜回到了肾虚狱卒的尸体附近,估算着昆汀等人到达监狱驻地哨卡的时间,迅速地换上肾虚狱卒的衣物和装备

然后快步赶向哨卡,在黑暗与火把所营造的光明交接处回到监狱小道,乔维尽量做出平静的样子,调整好呼吸,大步走向监狱的大门

其实乔维刚抬腿迈入光明就被两座哨塔之上的两名狱卒注意到了,反光的银甲与高大的身材证明了这不是他们等待的人。

但大概是基于乔维那肆无忌惮的姿态、毫无威胁的人数以及身上反射着火光的银色甲胄等原因,哨兵们暂时也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敌意——其中一个正弯腰低头和门内的其他人汇报情况,另一个则开口问道,“你是谁?”

乔维抬头上瞥,用对方能听得清但又不会传得太远的分贝沉声命令道,“作为一名狱卒,你现在要做的不是问我是谁,而是赶紧让人出来把我面前这玩意搬开!”

站在哨塔上肯定早就看到了那些沿着监狱小道越靠越近的火把,他说着的同时指了指两扇木门之间透光的缝隙,说话的语气逐字变得严肃,“昆汀大人准备到了,如果你想要让城主大人的昆汀走了那么远的路过来,却还得绕过拒马,然后再去钻那条比女人两腿间还窄的小缝的话,咱们或许可以这样多聊一会。”

“昆……昆汀大人来了?!”

从哨兵突然抓着护栏微微前倾身体的表现来看,这个名字还是挺有威力的。毕竟只要是夜宿联合商会的人,名义上都效忠于布勒弗斯,而昆汀是布勒弗斯的侍卫长

另一名哨兵仍在和下边沟通着什么,大概是在现场转述

“是的,”乔维回头瞅了瞅监狱小道上的火把,态度更加严厉,声音却更小了,“还不快点,你是瞎了还是聋了?!”

“好好好!”

这名哨兵忙不迭的点头,也转身弯腰和门内的人沟通,他们大概是在拖时间,又或者派人回去通报,但在没确认那些举着火把的人究竟是什么身份以前,单凭一个陌生狱卒的三两句话就想让他们把大门打开这种事实在是强人所难。

狱卒们还在窸窸窣窣地商讨着什么,乔维却已经转过身背对大门不再作任何言语,监狱小道上走过来的人越来越近,当这种距离拉近到某个能轻易地分辨得出前方之人究竟是在前进还是在后退的程度时……

乔维迈开了脚步,被夜幕润色过的步伐与身形看起来像是迎向昆汀等人,又像是走向小道边的某棵低矮的灌木,在监狱狱卒们看不到的角度,乔维的双手弯曲在小腹上,那种动作很容易就让看得见的人联想到解裤腰带。

一个在夜幕中边解裤腰带边走向路边灌木的男人准备要干点啥呢?那一定就是要大、小解了。

乔维并没有真的离开监狱小道走向哪株灌木,他那看起来一直有些低垂着的头突然转向了昆汀等人的方向,像是愣了愣,然后继续保持着同样的行进速度朝对方走了过去。

等到昆汀的脸重新清晰地出现在眼前时,乔维慌里慌张地朝昆汀行了个标准的军礼,说话的语气里饱含着恰到好处的激动,分贝却被压制在一个安全的范围内,“昆……昆汀大人!”

“你是谁?”

“您的崇拜者,大人。”

“嗯?”

昆汀脸上的疑惑更重了,若不是被对方那热切的态度、言行所影响,换成平常他肯定是要呵斥这种故意避实就虚的回答的,好在跟着过来的狱卒也还算激灵,在恰当的时候唱了个黑脸。

“我其实是监狱驻地看守大门的守卫,刚才也不知是怎么回事突然就想出来小个解,不过在看到昆汀大人之后,我就知道是什么原因了,大概是神明响应了我的请求……”说了一堆,眼看昆汀身后的“黑脸”又要出声喝止,乔维语气一转,恍然道,“昆汀大人是要进去吧,我这就去让人给您开门!”

话刚说完他转身就走,没走两步却被人出声制止

“等等,”昆汀饶有兴趣地问道,“你崇拜我什么?”

“崇拜您什么?”乔维缓缓转身,眼神中再次毫无吝啬地奉上了自己的崇敬之意,“您是四阶初期的顶尖强者,夜宿城第一元武,如果不是因为您的震慑,狼人为何一直不敢进攻夜宿城?”

“额,”昆汀和身后几人对视了一眼,哈哈大笑,摆手道,“行了,你去吧!”

“好嘞!”

乔维打了个响鼻,调头再次朝不远处的驻地大门快步走去,事情顺风顺水,但刚才临时起意的小聪明已经到此为止,不可能总有空子可钻,剩下的只能由随机应变去应付

还没走近,驻地大门那道透光的缝隙就已经悄然变大,并从中陆续钻出来六七个人,最后一个没有带头盔的,十有八九就是大门守卫的队长,乔维凑过去和对方说赶紧搬拒马、开大门。

“……关于抱歉什么的就千万别提了,说那些废话只能是继续浪费昆汀大人的时间,你如果真的存了什么歉意的话,就应该拿出点实际的行动来……”

队长大人不住地点头,眼睛却一直瞟向乔维的身后,等昆汀几人走进了,狱卒们终于动了起来,搬拒马的搬拒马,推大门的推大门,乔维闷头加入其中

大门打开之后,铁靴踏地声猛然变大,监狱驻地透过门框展现给陌生人的,并不是一个豁然开朗的画面。

原本虽然不大但还算视野开阔的半坡平地已经遍布白色的营帐与木头搭制的营房,前者一人半高,数量较多,后者有的将近两人高,数量较少,它们混杂在一起,却整整齐齐地扎在大门后这条直通监狱警备房的小道两侧。

而穿梭其中的,正是一支支步调并不如何齐整的巡逻队,大门打开时恰好有一支巡视到这附近,队伍里的狱卒纷纷朝这边望了过来,不过倒是没有停下脚步,总体来说,巡逻队的数量不少,好在晚休时间即将来临,届时他们统统都会被值夜的四支队伍替换下去。

乔维虽然在观察里边的情况,但其实却几乎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身侧的交谈之上,那两人要是突然来一句“你们的那个伙计不错哟!”或者“万分抱歉,之前没给您的先头兵开门!”之类的话,那就只能跟他们撒哟娜拉了

从声音不大不小的交谈声中得知,昆汀是替费恩过来参与审讯的,三两句话后就直接让对方派个人去通知监狱长到警备房见面,门卫队长当然是满嘴应好,而某乔维则装模作样地帮助手忙脚乱的大门守卫加快速度。

所谓人多力量大,昆汀和门卫队长还没说上几句话,预示着大门正在打开的[吱呀吱呀]声响就停止了,而随之终止的短暂交谈之中也并没有出现那种要命的对话,看得出来交谈的双方都不大愿意多说些什么,在此之后,主动结束谈话的昆汀朝门卫队长笑了笑,就带着另外几人大步走进了驻地。

等他们全部都通过驻地大门后,乔维不声不响地跟了上去,一时兴起,他在经过行注目礼的门卫队长身前时还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甩了个[你干得很好]的眼神以示鼓励。

“昆汀大人!”

乔维再次假装自己是某类狂热信徒,追到扭头回望的昆汀身侧恳请道,“大人,请让我在前边帮您开路吧!”

其实以昆汀的身份走在驻地里,又哪里需要什么开路人,那些偶尔出现在身侧的巡逻队看到了费恩的昆汀,基本上都会行礼,就算有不认识的,在同伴的提醒下也会赶忙弥补自己的无礼。

不过或许是因为乔维灼热的态度起了作用,昆汀不仅没有拒绝,反而还回以一笑,“怎么着,又要小解又要开路,你不会是在大门那站得无聊了吧?”

“那当然不是了,驱使我这么做的其实是一股纯粹的使命感!”

“你一个普通的狱卒,竟然还有使命感了?知道使命感怎么写吗?”一个跟着昆汀的佣兵冷笑道

那还真不懂,但是,“不懂写就不能有吗,难道我举剑挥向敌人之前还得学会铸剑?”

“这……”

“或者还得会挖矿?”

“……”

那佣兵一时不知如何接话,昆汀则呵呵直笑,笑着问乔维,“那你的使命是什么?”

乔维眼都不眨,“那当然是成为和昆汀大人一样的人物。”

“……哈哈哈!”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