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玄幻奇幻
  3. 神武
  4. 第三百七十六章 身为父亲

第三百七十六章 身为父亲

作者:

()“废物!”

一声怒斥在御书房内暴起,随即便见一股浓郁的g粒子冲霄而起,整个房屋都在瞬息间崩塌,弥漫到尘埃中,只见蔡公公吐血的倒飞了出来,及华乾坤就像怒龙般魁梧的身影。【w.w.cm

|我&|】

砰!www.hahawx.net

蔡公公重伤倒地,气若游丝,四周宫女太监无不惊骇的跪下,全身颤抖,无法抵抗大秦天子的龙威,更不明白大秦天子为什么会愤怒到如此的程度。

“蔡公公啊蔡公公!枉朕还那么信任你,这么的事你都给朕办砸了,朕留你何用?”

华乾坤犹如游龙般突然出现在蔡公公的面前,龙脚悍然落下,就像是打桩机般重重踩踏在蔡公公的胸口,对方当场再吐一大口鲜血,血染龙袍。

“奴才……奴才该死,愧对主子对奴才的信任!恳请主子给奴才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不出三rì,奴才定会把人带到主子的面前。”

蔡公公连挣扎都不敢,拼命的祈求华乾坤原谅,争取最后一个机会。

古语云,伴君如伴虎,天子一怒,国之动荡。

砰!

华乾坤毫不留情的重脚落下,一脚踩踏了蔡公公的胸骨,踩碎了蔡公公的五脏六腑,没有再给蔡公公任何机会,当场把蔡公公击杀在原地。

蔡公公致死都死不瞑目,双眼不解不甘的注视着华乾坤,仿佛在问一句……为什么?

十六岁进宫,净身侍奉在华乾坤的身边,从那时候开始就心翼翼,没有出现过任何过错,兢兢业业四十年,结果就因为犯了唯一一个错误,华乾坤却没有念及多年来所有的劳苦。

杀就杀,蔡公公死不瞑目!

华乾坤则从始至终表情都没有丝毫变化,震碎染血的龙袍。眼中露出一丝不屑和厌恶。冷冷道:“十几人,都没有能够留下被收缴了g粒子的洪锋,并且还被当场废去一臂。哼,留你这样的废物在身边,又有何用?”

华乾坤转身离去,再也没有多看蔡公公一眼,独留那死不瞑目的尸体,无语的瞪眼望着天穹。

“看着碍眼,给朕把这废物随便找个地方扔了!”

这是华乾坤最后送给蔡公公的东西。暴尸荒野,闻着无不心神皆寒。但是却没有任何人敢提出异议,很快便来人处理此事,把这位曾经在天子面前的大红人,丢到致死都不能善终的地方。

稍后,华乾坤更换龙袍,并作出新的指示和吩咐,道:“拿朕的谕旨。让华无极去缉拿洪锋。哼。告诉华无极,他不是想杀洪锋吗?朕今天给他这个机会。”

接着,更好龙袍的华乾坤,撩起衣摆跨步而出,继续下达命令,道:“天武侯近些rì子里,不是称自己身体欠佳,难以参加朝事吗?哼。那么朕就去好好看看天武侯,这个世代忠良的武侯世家!”

“摆驾,出宫!!!”

一名太监尖锐的嘹亢声中,御林军立刻开始行动了起来,千名神武随驾而行,华乾坤端坐在龙辇之中,一路前行至天武侯世家。大手一挥,整个御林军团团把天武侯府围住,看似是保护天子,实则防止有任何人从天武侯府中离开。

天威难平,整个天武侯府上下仆从数百,无不寒颤惊惶,感受到一场惊变即将来临,似有什么大事正要发生。[全文字首发..cm]

关键时刻,天武侯蓝海出场,镇住人心,不卑不亢的打开府门,龙行虎步间,跨至龙辇御前,带着家将,单膝叩首。

“末将蓝海,参见圣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唰!

蓝海见圣之声刚落,龙辇御帐便被人用力掀开,气势十足的华乾坤,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只是先前的愤怒竟然悉数收敛,华乾坤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满脸如沐chūn风般的笑容,几步跨至蓝海的近前,亲自伸手扶起蓝海。

“蓝爱卿平生,今rì朕微服而来,不用行那些朝堂俗礼,与朕如朋友般相待,便可!”

蓝海不动声sè任由华乾坤扶起自己,身后家将也得到示意跟着平身,随后蓝海为主,极尽臣子之道,把华乾坤迎入天武侯府。

侯府咨客大厅之内,华乾坤喧宾夺主,高高的端坐在首位。蓝海身为主人,却只能屈尊坐在下方,所谓的“朋友”在皇权面前,实在是场天大的笑话。

就这样,各自落座,天武侯蓝海安排人送上香茗,便没有多一句,平静的坐在那里,任由华乾坤的目光不断在身上扫过,不出一言。

家将们纷纷流汗不止,在华乾坤、蓝海这两尊战神的气场之中,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时间久了,恐怕会心神崩溃。

甚至,稍后进入的婢,颤抖的连茶都端不稳,哆嗦着放下茶碗,茶水溅出,打湿了华乾坤的龙袍。

“啊!”

婢绝望的发出一声惊呼,惊慌失措的跪了下来,不断的叩首痛呼:“奴婢该死,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华乾坤不动声sè的取出金丝手帕,微微沾了沾打湿的龙袍,声音平淡的道:“既然该死,那就拖出去斩了吧!”

什么?

在座所有人无不脸sè大变,任谁都没有想到,华乾坤居然如此的心狠手辣,杀就杀,竟然一点都不给天武侯蓝海留面子。

婢吓的整张脸完全没有了颜sè,不断的叩首,嗑的头破血流,声如血泣。

“皇上饶命!皇上饶命!皇上饶命!”

婢的求饶没有得到华乾坤丝毫的怜悯,整齐的脚步声急急出现,两名身穿银铠的王牌神兵进入殿堂,虎视眈眈的逼向婢。

哼!

天武侯蓝海这时候丝毫不留情面,冷哼一声,双目如电,看向那两位王牌神兵,战神级的气场猛然爆发,两位王牌神兵如遭电击,惊慌一颤,双腿差点发软跪倒在地。一时间难以有所作为。

镇住两名王牌神兵。天武侯蓝海缓缓放下茶盏,淡淡道:“圣上万金之躯,何必与一名婢,如此的认真?”

华乾坤眼中闪过一丝不悦,但仍然笑容满面,温和笑道:“蓝爱卿的极是,好了,你们这群没有的家伙,都下去吧!”

两名神兵如获大赦。赶紧叩首离去,婢则颤颤的赶紧先后给华乾坤、蓝海磕个头,转身卑微的离去。

一场风波暂时消弭,蓝海不动声sè的道:“家里的人不懂事,都是些粗民,比不上宫里的婢女,惊扰了圣驾,还望圣上多多包涵。”

着。蓝海再次拂手。对几名家将吩咐道:“暂且都下去吧,这里不用你们陪着了!”

几名家将深知将有大事要发生,两名战神针锋相对,绝对不亚于一场充满了硝烟的战争。现在蓝海放他们离去,几人岂会不懂?纷纷起身告辞,一个比一个走的快。

所有人退去,就剩下蓝海、华乾坤二人。

至此,两人脸上的虚伪几乎当场撕碎。蓝海不卑不亢的看向华乾坤,开口道:“圣上,最近所发生的事情,难道你不觉得有些太过了吗?”

华乾坤面无表情的回道:“是吗?朕以为蓝爱卿身体不适,整rì窝在家里,不知道外面所发生的点点事情。”

蓝海针锋相对的道:“圣上,一步错。步步错,你乃大秦之主,你错,大秦动荡!”

华乾坤举臂霸道道:“朕乃九五之尊,朕的意志,就是大秦的意志!”

蓝海摇头叹道:“人无完人,圣上亦是如此,而圣上最大的缺点,就是为人太过自负,听不得他人谏言!”

华乾坤怒目圆瞪,冷然盯紧蓝海,喝道:“蓝海,你真以为,朕不敢杀你吗?”

蓝海毫不退让的道:“我蓝家有太祖所赐免死金牌,你敢杀我吗?”

咔嚓!

上等檀木座椅,椅把当场被华乾坤用力握碎,内心的愤怒不言而喻。

蓝海仍然无所畏惧,目光平静的看着华乾坤,硬声喝道:“圣上,末将句掏心窝子的话,洪锋并无谋逆大秦之心,你为何如此待他?我很了解洪锋的为人,他虽然行事高调,但是所做之事无不光明磊落。你乃天子,用人之道,你比谁都懂,可是为什么偏偏在洪锋身上,你却接连犯下错误?”

华乾坤眯着眼道:“好,你用人之道,朕就和你聊聊。朕且问你,既然无谋逆大秦之心,为何洪锋不敢见朕?朕以礼待他,处处维护他,还把朕最爱的女儿许配给他,可是他为什么不敢见朕?”

蓝海怒了,不此事还好,出此事蓝海怒不可遏,拍案大怒道:“圣上,你明知道洪锋与我女儿情投意合,你却生生准备把他们两人拆散!我且问你,你到底有何居心?”

从来没有人敢和华乾坤拍桌子,蓝海大怒之举,华乾坤也火冒三丈!

可是蓝海已经抓着此事不放,雷霆怒喝道:“圣上,你我活了半辈子的人了,皆有子女,难道怎么做父亲,还要我来教你吗?”

华乾坤猛然站了起来,全身荡漾的怒气,仿佛海啸般湍急,华乾坤眯着眼杀气森然,断喝道:“大胆,蓝海你真逼朕杀你吗?”

蓝海好不退让的道:“华乾坤,难道你的女儿就是女儿,我蓝海的女儿就不是女儿吗?今天我蓝海告诉你,子女在你眼中是可以利用的工具,但在我蓝海眼中那是心头上的肉。我蓝海没你好本事,坐拥三宫六院,膝下子女数十位。但我蓝海拥有一个女儿足矣,为了我女儿,我蓝海绝不会——退,让,半,步!”

惊!

此刻即便是华乾坤,也被蓝海那一往无前的气息所慑,惊的脸sè连变数变,目光复杂的看着蓝海,一时间沉默下来,不知道该些什么。

蓝海气势则越来越盛,直逼华乾坤,开口道:“我蓝海曾经答应过静儿母亲,将来给静儿一片天空和zìyóu,不被家族条约所束缚,追求属于自己的爱情。现在我蓝海的女儿选择了洪锋,洪锋也深爱我女,只要他们俩愿意,我蓝海就会力挺到底!!!”

可怜天下父母心,圣上你考虑过子女的感受吗?

醒醒吧!现在还有挽救的机会。放了洪锋,得一员爱将,大秦国泰民安,圣上的宏图霸业也能够实现。

如果你还抓住此事不放,大秦,必乱!!!”

惊!

华乾坤被蓝海的头皮发麻,心惊肉跳,头顶龙冠“砰”的一声炸开,满头乌丝飞扬,华乾坤眯眼看着蓝海,冷冽道:“乱?朕大秦铁桶江山,谁能够撼动?洪锋?你真以为区区洪锋,能够跳出朕的五指山?亦或者,还是你蓝海早就蓄谋已久,想要举兵谋反?”

“华乾坤!!!”

蓝海愤怒的再次喊出华乾坤的真名,干脆连圣上都不叫了,愤怒的道:“少往我身上泼污水,我蓝家世代忠良,为了大秦的江山洒下比海还深的热血,你竟然如此栽赃于我,即便是太祖在世,也不会如此侮辱我蓝家!”

“大胆!!!”

华乾坤差点忍不住就要激活g粒子与蓝海恶战,但眼中的杀意已经怒到了极致,此时虽然还没有爆发,但是下一刻,华乾坤什么时候爆发,谁也不准。

蓝海深吸口气,平复下内心的激荡,还算理智的认真劝道:“圣上,你如果还算理智,就听末将一言。洪锋这子,绝对是一名良将,我领兵数十载,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的人才。用好了,大秦疆土无边!用不好,圣上你必然后患无穷!”

华乾坤眯着眼看着蓝海,冷然道:“多无用,洪锋不忠于朕,他不死,朕心不安!今rì朕来这里,就是告诉你一声,洪锋必死,谁也阻止不了。同时,这是朕的天下,如果你执意与朕作对,就算你蓝家拥有免死令牌,朕照样杀你!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吧!”

话音落下,华乾坤毫不留情的拂袖离去。

目睹着华乾坤离去的背影,蓝海似乎做出了什么决定,冷然回道:“做父母的,谁愿意看到子女的伤心?圣上你可以不在乎子女的感受,我蓝海绝不愿意看女儿整rì以泪洗面。希望圣上不要做的太过分了,否则蓝海只能无礼了!”

华乾坤脚步顿了顿,但最后什么也没有,头也不回的冷淡离去。

可是就在这时候,蓝静突然出现,在蓝海诧异的目光中,蓝静阻挡在华乾坤的面前,容颜冰冷,坚定不移的道:“圣上,我蓝家不会保护我夫洪锋,你尽管出手便是。”

嗯?

华乾坤、蓝海同时愣了愣,吃惊的看着蓝静,不约而同的皱起了眉头。

蓝静则表情非常平静,带着淡淡的自信笑容道:“圣上,不是我不爱我夫洪锋,而是我知道圣上你杀不了他。如果圣上不信,尽管放手施展,后果自负!”

“哼!”

蓝海如此抗衡华乾坤也罢,就连蓝静也如此的从容,华乾坤今天在天武侯府上落了如此面子,眼中杀机弥漫,看也不看蓝海、蓝静父女,大步流星的离去。

大家还在看:重生之神级学霸仙城之王神武觉醒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

回到顶部